幸福國度真的幸福?我在美國看見的真相

幸福國度真的幸福?我在美國看見的真相

我坐在公車站的椅子上,心情有些複雜。這裡是西雅圖的南邊,是大多數移民聚集的地方。這裡的房子與車子都稍顯破舊,與微軟總部所在地Bellevue簡直是兩個世界。公車站牌旁站了幾個黑人與西班牙裔人,我旁邊坐了一個亞洲面孔的伯伯。我環顧四周,心裡暗自嘆了一聲:這才是美國。

每次回去,台灣的同學都會好奇地問,美國是什麼樣子?這是大家印象中的樣子:光鮮亮麗的好萊塢、屹立不搖的矽谷與華爾街的高樓大廈,與不同領域中世界第一的大企業。來自各個國家的商學院同學們,穿上西裝,一個比一個有自信要征服美利堅合眾國。國際學生們心中都有一個美國夢,期望自己終將能成為下一個馬雲或比爾蓋茲。

然而,身為新聞系的學生,我卻在一個又一個採訪中看到了美國的另一面。並不是每個領有美國公民身份的人都能住在漂亮的大房子裡,甚至不是每個美國人都有美國公民身份。成千上萬的美國人,穿著來自南亞或東非的傳統服飾,擠在小小的破舊公寓裡,不好意思出門,因為沒學過什麼英文,連上餐廳都不知道怎麼點菜。他們的美國夢很簡單:能有個安安穩穩的家就很幸福了。但這樣的聲音卻鮮少被主流媒體聽見。

剛剛採訪完兩個來自不丹的家庭,與可愛的不丹小妹妹Bandana擁抱說再見後,突然想起小時候曾看過關於不丹幸福國的報導。這一切都顯得很諷刺。

不丹,在媒體報導中,是個幸福的國度。帥氣的國王俯瞰著這世上最後的香格里拉,藏傳佛教的傳統與純樸的村民相襯著,也因此吸引梁朝偉與劉嘉玲在2008年時到這塊人間淨土舉行世紀婚禮。

但事實是如此嗎?

截至目前為止,不丹的難民超過10萬人,而他們國家的總人口數也不過70多萬。90年代,不丹國王實施種族清洗政策,要求境內所有不丹人民必須穿著厚重的傳統服飾,女性必須剪頭髮,唯一的宗教信仰是藏傳佛教。但不丹境內有一群尼泊爾人,在數百年前移入不丹之後便一直保持著尼泊爾的傳統文化,信仰印度教,說尼泊爾的語言。此令一出,等於是不丹政府將境內的尼泊爾籍人趕出不丹。

這一趕,讓超過六分之一的不丹人口被迫遷移至尼泊爾的難民營,成為無國籍的人。大多數的難民在聯合國的幫助下,已被安置到各個國家展開新生活。年僅三歲的Bandana他們家,就是被安置於美國的8萬名不丹難民的縮影。

據Bandana的爺爺形容,在難民營的生活非常困苦,每次要生火煮飯都得燒傷自己的手。更大的代價是肺部疾病,因為他們沒有乾淨的燃料可以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說這比抽菸的負面影響更嚴重。由於在難民營裡大家住得很密集,又都是竹造的房子,季風的季節來臨時,火災非常頻繁。儘管各個國際NGO介入幫忙,提供教育與食物,但物資與幫助都很有限。他們沒有身份,亦不被尊重。被自己的國家趕了出來,也不被尼泊爾承認,哪裡都去不了。

「我寧可在美國過著窮人的生活,也不要在尼泊爾過著沒有身份與尊嚴的生活。」另一位難民Dhanapati對我說。於是大批的難民決定到其他國家另尋發展,大部份選擇來了美國。

來美國後的生活依然辛苦,但比起難民營,已輕鬆許多。目前他們最大的挑戰便是建立自己的社群圈子,與適應當地的生活。年輕一輩的,有些從基層工作做起,有些從高中開始就學,成為美國的新移民,一樣有著各種各樣的美國夢。

我看著年僅三歲的Bandana,頭上點著印度教的標誌bindi,想著她長大後,會對這段歷史有何想法呢?她的奶奶說,一定讓她知道自己是不丹人的身份,並且將這段故事傳承下去。

Bandana的家庭,只是無數個美國移民故事的冰山一角。雖然美國的種族與移民問題還有許多討論空間,也先不論美國的動機是好是壞,但至少我在那些移民故事中,看到了美國的包容。來美國之後,我遇見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大家在同一塊土地上有著不同的美國夢,也因不同的理由留下。

所以美國是什麼樣子呢?我學到了多元文化不是非黑即白,也不是只有膚色之分,而是真正去尊重與傾聽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們背後的故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