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賽局理論」看北市選戰的「三國演義」:各方的上中下策博弈,與最關鍵的變數 ──「荊州」選民

從「賽局理論」看北市選戰的「三國演義」:各方的上中下策博弈,與最關鍵的變數 ──「荊州」選民

作者聲明:本文希望藉由本次台北市長選舉中,不同政治集團的博弈,再對照「三國鼎立」的歷史,向各位讀者朋友介紹「賽局理論」(game theory)的觀念。

因此,本文不會試圖引導大家作出任何針對特定候選人的投票行為,文中亦不會牽涉到政治主張、意識形態的優劣比較。也請具強烈政治人物偏好者勿「對號入座」,認為我刻意在批評或讚揚某政治集團或人物。

(不只是)聊聊政治:談「賽局理論」的核心觀念 

隨著民進黨宣布確定自提人選,年底的台北市長選舉,如今幾乎已經確定,將是「三強鼎立」的態勢。

「選戰策略」可以從很多角度、理論切入討論,本文將主要集中在「賽局理論」,並引用三國的歷史來作為對照、印證。各位讀者也可以從本文中列舉的實例,將「賽局理論」的核心概念,延伸應用在日常生活中 ── 換言之,本文絕不是政治宣傳,也不只是與大家「聊聊政治」而已。
    
首先我們來談談,「賽局理論」是什麼?

「賽局理論」又稱「博弈理論」,是一種探討決策方式的科學理論。賽局理論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當你(人、組織、企業或國家)在進行決策、擬定方案時,必須同時考慮「對手的策略」,並做出應變。

先舉個生活化的例子:早年台灣在春節假期結束「收假」時,幾乎都是在假期的最後一天塞車,但近年卻轉變為年假倒數第二天塞車(註一) ── 這是因為早年塞車的經驗,讓大家近幾年提早在年假倒數第二天出發,返回工作所在的城市。

換言之,若我是從台北開車南下返鄉的人口之一,在收假時要避免塞車,就得考量「對手們」(與我同樣狀況,也同樣不想遇上堵車車潮的人)的「策略」(提前一天或提前兩天駕車返回台北)而做出應變 ── 以近年的狀況來說,這時的「最佳策略」,可能反而是選擇在假期的最後一天駕車北返。

我曾在之前的文章中說過,在投資或職涯選擇上,不要「一窩蜂從眾」,也是類似的道理。


「選美理論」與「西瓜效應」、「棄保效應」

另一個在經濟學上著名的例子,是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舉的「選美理論」:假設在某選美活動中沒有評審,採用觀眾票選決定。而投票給「選美冠軍」,亦即選出「眾人認為最美的女性」之投票觀眾,可以參與抽獎 ──

在此情況下,身為參與的觀眾,若想要取得抽獎資格,第一個層次(不考慮別人選擇)的思考:「我自己認為哪位女性最美」可能幫助不大;第二個層次的思考:「別人會認為哪位女性最美」,才是能否選出冠軍、參與抽獎的關鍵。

這個「選美理論」的概念,不只被廣泛運用在行為投資學(behavioral finance)、甚至國際外交、軍事博弈等領域上,本身也會繼續延伸出更多層次的思考(例如:「別人」會認為「(其他的)別人會認為哪位女性最美」⋯⋯到最後其實有點類似「繞口令」,如軍事上的「反制」與「反反制」、「反反反制」)。

但其背後「賽局理論」的核心概念仍然不變:決策時不只考量「自身」判斷;也須考量「對手」判斷 ── 而這「對手」可能是競爭(如沒人想遇上塞車)、也可能是合作關係(如選到選美冠軍,則投票者都能抽獎)。

而當前者的賽局關係應用在政治選舉上,也就成了媒體上常說的「棄保效應」;後者則成為所謂的「西瓜效應」。

圖/flickr@commonwealth CC BY 2.0

以古鑑今的「三國歷史」

說完了賽局理論的核心概念,我們再來簡介一下三國的歷史(註二):劉備在「建國」前期相當顛沛流離,但依附了荊州牧(大致上管轄今日湖北、湖南兩省的長官)劉表之後相對穩定,並找到諸葛亮規劃「建國方略」(就是有名的隆中對)。

然而沒多久後劉表病死,曹操大軍南下攻打荊州,劉備倉皇逃竄至夏口(今漢口),然後與孫權聯合擊敗曹操 ── 這就是著名的「赤壁之戰」。赤壁之戰後,劉備取得荊州一部份地區,再往西攻取益州(主要在今日的四川省與重慶市),並北伐漢中郡(今陝西省南部的漢中市)成功。此時劉備勢力囊括今日陝西省南部、四川省與重慶市、以及湖北省與湖南省的一部分,達到極盛。

但也就在劉備的極盛時期,孫權卻因劉備發展過快,轉與曹操聯盟:派呂蒙趁關羽北伐曹操時於背後偷襲,關羽敗亡。之後劉備因要奪回荊州與替關羽復仇,發動夷陵之戰,卻被東吳名將陸遜大敗,之後憂鬱而死。諸葛亮受命託孤輔政,雖然殫精竭慮,但最後地盤最小的蜀漢,仍難以免去其敗亡的命運。

北市選戰的「三國演義」
    
再來,我們不妨以「三國」為比喻,先了解一下台北市選舉的「基本面」:以台北市的基本盤來說,長期以來是國民黨「稍占優勢」(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國民黨歷年來相對弱勢的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對上「綠軍禮讓」的無黨籍候選人柯文哲,都能囊括 40.82% 的選票),因此這次代表國民黨參選的丁守中,可說是三國中「基本盤」實力最強的「曹魏」。

至於柯文哲和民進黨,誰是「東吳」孫權、誰是「蜀漢」劉備,就很難說了(兩者唯一一致的目標,或許是消滅國民黨?)而目前按照北市各家最新民調的態勢,似乎民進黨相對柯文哲弱勢。
    
綜觀三國歷史,對任何一個集團來說,最佳的策略就是「讓另外兩家火拼,我再從中漁利」;次等的策略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最差的策略就是「以一敵二」,被另外兩家夾擊。

而個人認為,把上述策略運用得最靈活的三國領導者,莫過於東吳的孫權了:孫權在赤壁之戰「聯劉抗曹」;赤壁戰後先嫁妹給劉備,之後卻又翻臉偷襲關羽「聯曹抗劉」;劉備領軍東征時他向曹丕稱臣求和,劉備兵敗之後卻又立刻與劉備重新結盟 ⋯⋯ 。我們可以說,孫權一生都在避免「以一敵二,被另外兩家夾擊」的最下策。

我們亦可以從這「上中下」三策,來分析三位候選人的選舉策略:

國民黨(丁守中):其「上策」,就是把柯文哲打成「綠軍同路人」、「綠粉等於柯粉」(目前丁守中也有這方面的發言)。簡單來說就是讓柯文哲和民進黨劃上等號、甚至「互咬」競爭綠軍基本盤,他自己便可以用國民黨的基本盤當選;「中策」是聯弱打強(若柯民調高於民進黨候選人,就聯民打柯;反之則聯柯打民);而「下策」,就是讓自己在某些重大議題上,被民進黨和柯文哲聯手圍攻。

無黨籍(柯文哲):其「上策」,就是讓民進黨候選人與丁守中「藍綠對抗」互咬,然後自己擺出「跳脫藍綠」的「中道策略」爭取認同;「中策」也是聯弱打強,這或許也是柯文哲最近對「兩岸一家親」道歉的原因(目前國民黨在北市選情較有利,故柯試圖以此聯合民進黨支持者);至於「下策」就是被國、民兩黨打為「搖擺人」、「沒有信用」,導致中間選民被兩黨瓜分。

民進黨(尚未確定最終人選):「上策」是把柯打成「藍(或紅)軍同路人」,讓柯與丁的選票平均分散,民進黨就可能複製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1994)與總統(2000)的選舉結果;「中策」則是「聯柯打丁」(若柯民調比丁高,則「聯丁打柯」);「下策」就是被丁與柯圍剿。

綜觀上述 3 個主要勢力的一共「 9 策」,不管那方,都是要盡量避免其中一家民調太低提前出局 ── 因為若是發生「棄保效應」(為了拉下XXX,寧可「含淚投票」給OOO),那麼民調最高者可能反而會落選。簡單來說, 3 個主要勢力的任何一方,若能讓另外 2 家的選票盡量「均分」而非集中一家,就可以讓「我方」險中求勝。
    
最大變數、也是最大關鍵:本次選舉的「荊州」 ── 年輕選民

從上面分析也可以看出:柯文哲的「上策」和民進黨的「上策」是完全不相容的,因此兩方在本次北市市長選舉中「分裂」,其實可以預期;但若兩者的「上策」都無法實施,在丁的基本盤仍然最大的前提下,搞不好選前兩者又會有「神奇的合作模式」出現。
    
而回顧 2014 年,柯文哲從一介沒有政黨身份與奧援的「政治素人」崛起——這是不是和赤壁之戰前,幾無寸土之地的劉備很像?而隨後他獲得民進黨「借兵借將」、「禮讓提名」相助——這點和赤壁之戰的「孫劉聯盟」是不是也頗為神似?

然而政壇上從來沒有「永遠的朋友」:赤壁之戰後因為劉備的快速擴張,雙方開始漸行漸遠——正如柯的民調高漲,反而讓民進黨感到威脅——這也是本次民進黨不再與柯合作的主因。

至於雙方是否會爆發「呂蒙白衣襲荊州」或「夷陵之戰」這種更具關鍵性的戰役,那就不是我可以預測的了。

本文分析的最後一個關鍵:筆者認為是「網路世代」,也就是所謂「年輕中間選民」的崛起。由於越來越多人開始不滿兩黨政治(尤其年輕人)、對柯市長的施政也未必皆買單,因此國、民兩黨甚至柯市長的「基本盤」是否仍如以往穩固,我非常懷疑。

簡單來說,(從官渡之戰到夷陵之戰的)三國歷史,幾乎就是在爭奪「荊州」這塊地區的歷史。

而目前的北市選情其實也一樣:年輕人們(尤其是尚沒有既定、強烈之投票傾向的年輕選民們),就是這次大選中兵家必爭、也足以左右選舉最後結果的「荊州」。

能不能讓選舉跳出「賽局理論」的框架,回歸候選人本身的能力與操守,除了先認清各方的博弈與算計之外——接下來,就是要靠各位年輕人睜大眼睛、仔細檢視各位候選人的政見和執行能力,並做出最好的選擇了。
    


註一:
精確的轉變時間無可考,但至少最近 4 、 5 年已多是年假倒數第二天塞車,年假最後一天反而一路順暢。

註二:
本段以劉備的角度陳述歷史,較為貼近《三國演義》的陳述角度(多數人還是對三國演義較熟悉),但本段內容所述,皆為史實。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ommonwealth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