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心,全世界都會一起幫你」才怪──人生各種決定,請先問問「宏觀趨勢」怎麼說

「只要有心,全世界都會一起幫你」才怪──人生各種決定,請先問問「宏觀趨勢」怎麼說

我們所有人,每天都在與各種影響我們人生的「因素」鬥爭──不論是個人健康、公司發展、產業走勢、物價漲跌,乃至政府政策、國際局勢,甚至所謂的「國運」等等,沒有一件事情,不會對「個人命運」產生影響。

而這些影響我們的「因素」,則大致不脫「微觀因素」、「宏觀因素」與「運氣」三個方面:

何謂「微觀」與「宏觀」因素?

其中,「微觀」和「宏觀」因素,是相對的概念──微觀因素的影響範圍通常較小,例如以職場發展來說,個人學習新技能、攻讀更高學位、改變工作心態⋯⋯等。上述這些,都只影響到個人的「競爭條件」;但宏觀因素通常影響層面較廣,例如市場供需、產業趨勢、科技發展⋯⋯等。它的影響力,甚至能直接讓一個職業、或整個市場,快速興起或萎縮消失。

至於運氣(不管是先天或後天的)當然也很重要,但這不在今天的討論範圍之內。

以下例子,或可進一步解釋「微觀」─「宏觀」因素的相對關係:

臺灣因為少子化的關係,未來很多大學會消失、大學教職需求會越來越少──少子化,是影響大學教育的「宏觀因素」。而這個「宏觀因素」,卻很難用政策因素(例如減免學雜費、補助大學等)抵銷──在這段敘述中,政策是「微觀因素」。

但假設我是一位大學生,「政策」規定為了「因應少子化」,以後將大幅裁撤大學,並將學費「解除凍漲」,回歸市場機制。那麼我就必須透過改變「個人因素」(例如加倍用功,或拼命打工籌學費),以求進入大學──在這段敘述中,政策變成「宏觀因素」──但承上一小段所述,政策因素之上,通常還有更宏觀的因素存在。

換言之,「微觀/宏觀」因素除了是相對概念之外,更有其不同層次。

「人定勝天」的迷思──宏觀的「命運」,其實未必如此容易改變

而由於「微觀因素」有不少是我們自己可以決定的,運氣因素則通常是隨機決定的(也有些人認為是鬼神決定的),因此我們常常可以在坊間的許多新聞報導、公共論述中,看到類似下述的言論:

「只要你真心想要,全世界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天助自助者,沒成功是你不夠努力」;「三級貧戶翻身大富豪,一切都是因為刻苦用心」云云。然而,多數人大概都沒有上述的「幸運」機遇,於是你也常會看到網友們在底下留言:「只是運氣好而已」;「那是因為你命好生在OO(時代或地方)」;「我也很努力啊,問題卻完全沒改善」⋯⋯等。

看出來了嗎?事實上,上述的討論不論正反方,都停留在「微觀因素」(個人努力)和「運氣因素」的層次內──

我絕不是在說「個人努力」或「機運」不會影響個人生涯,而是除了這兩者之外,我們其實通常可以預測(至少可以部分預測),卻很難改變的「宏觀因素」、「宏觀趨勢」,往往是多數人忽略,卻影響個人前途至大的關鍵。

看清宏觀趨勢變化,才能「事半功倍」:

換言之,從正面的角度來解讀上述情況:若能預測宏觀因素的變動方向──即所謂的「宏觀趨勢」,對於人生各個面向,幫助其實都是很大的。

以大家最關心的「職涯發展」為例,它就受到各種宏觀趨勢所影響。

舉例來說:我父親一位朋友是高階軍醫,在我國中時代,他就對我父親說:「以後台灣實施全民健保制度之後,醫生的待遇會越來越差。」他的理由是,「政策推動後,全台醫院勢必降低人事成本,因應更普及的醫療」(宏觀因素),而「醫生這行將不再是金飯碗,因此不如轉行或到其他市場,才能維持相對高收入」(微觀因素)。

事實上,他說對了:目前全台醫生的平均待遇,確實不比健保實施之前。但由於「全台人口老化」(醫療需求大幅增加)這個更「宏觀」的趨勢,抵銷了「健保實施」的政策影響──醫生的平均收入,目前還是各產業類別難以望其項背的高,連多數當年的「科技新貴」,都只能感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當然,其他產業也受不同的宏觀趨勢影響,如台灣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地位變化等等)

因此,我認為在職場發展,「個人技能」固然重要,跟對團隊(或公司)也很重要,但看清這個產業的未來趨勢,絕對更加重要──唯有了解宏觀因素加上自己的努力(微觀因素),才能真正事半功倍。

畢竟,多數「人」其實是鬥不過「天」的──只是這個「天」,不見得是「命運」,而是宏觀的趨勢。
    
既然如此,宏觀趨勢該如何預測?我認為有以下幾點,可以特別注意(職業無貴賤,各行各業發展到頂尖,也都有其特別優秀者成為「例外」,以下只是單純討論產業「整體」趨勢,而非否定個別業者或個人的努力):

1.「人口」、「供需」等政策難以改變的因素,往往是關鍵:

驅動宏觀因素的層面廣大,且往往不是個人(甚至國家)可以影響的。

例如:在台灣,幼教或幼兒相關產業(如補習班、童裝、玩具)受到少子化的影響,處於長期的下降趨勢(註一);而多數醫療產業,受到人口老化的影響,將來仍會處於長期看好的趨勢。

「少子化、人口老化」這個宏觀趨勢,不是任何政策、個人、組織或公司可以輕易改變的(因為嬰兒要成長近 20 年,才能提供國家勞動力來源),所以,上述預測的可靠性是較高的。

至於政府可不可能大幅開放外移人口(如學習新加坡的大量引進外籍白領政策),又會不會改變此一趨勢呢?則要看其他的宏觀因素而定(例如台灣環境對外來人才的吸引力,國內產業結構需求,甚至民意等等)。在此受限篇幅,先不多加討論。

2. 時間延遲(time lag)是另一個重點

我的高中社團(生物研習社)老師,曾經說過一句話,至今我仍記憶猶新:「對高中生來說,科系的就業市場前景,要看 10 年以後才有意義。」

這是因為:通常對一個高中生來說,需經過至少 1 到 3 年的高中、加上 4 年大學生涯,畢業後可能還有約 2 年的研究所或服兵役時期,再加上剛出社會的摸索時間⋯⋯加起來一共差不多就是 10 年左右的「養成期」,才會真正進入職場。

因此,若一個高中畢業生,因為現在某個產業「正當紅」,而進入相關的「熱門科系」。等到他出社會時,很可能剛好遇到這個產業走下坡的開始。(註二)

但許多人對宏觀趨勢發表看法或做出預測時,往往忽略了「時間延遲」這個因素,因此導致預測錯誤,例如 2012 檸檬價格達到數十年來高點,之後卻因為搶種所以導致 2015 檸檬價格崩盤(註三)

其中的關鍵因素,就是檸檬從種植到第一次結果需要 3 到 5 年,而多數人在 2012 年起開始搶種,自然造成 2015 年產量大增而崩盤──這與什麼黑心大盤商、政治黑手都沒有太大關係,純粹就是「時間延遲」、「從眾效應」導致的結果。

在證券市場、商業競爭乃至「人才市場」上,相似的案例更是不勝枚舉。

3. 反市場思考,冷靜再冷靜(最好少信媒體,多看數據)

承接上述案例,我們接著講講「從眾效應」──多數人的個性常是「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媒體當然也是如此。

當某個企業、產業的發展,或某項資產的價格達到頂點時,媒體「繼續看漲」的報導總是鋪天蓋地──金融市場上有名的「擦鞋童理論」就是這樣。

在此舉之前的一個例子來說明:前幾年,很多人追高買房。儘管當時已有許多宏觀趨勢上的反轉訊號,多數財經媒體仍幾乎一面倒地繼續看好台灣都會區房市。

甚至到我於 2015 年底,在《換日線》發表〈「台灣房價跌定了?」現在買房,小心毀掉一生〉一文時,底下還有許多仲介、網友批評我是「空頭派」、「杞人憂天」、「要是因此少賺錢,你要負責嗎?」等等。

對這些批評,我當然一笑置之──畢竟很重要的是,每個人對宏觀趨勢自有其觀察方法和判斷,媒體上的文章(包括我自己撰寫的在內),本來就只是參考,人最後還是要對自己的判斷負責。但從具體數據中,嘗試判讀出宏觀數據,便能讓你的決定不至於受「從眾效應」、「媒體輿論」左右。能夠避免太多不必要的風險。

短短兩年,當時追高房市的人,如今可能發覺頭期款已被房價跌幅所抵銷(等於頭期款已經在地球上消失)──這是因為多數人受媒體影響,只看到 2014Q2 之前房價一直上漲,卻忘了影響房價的「宏觀因素」(人口結構)已經快速惡化了──換言之,不管媒體怎麼報導,名嘴怎麼「唱多」,房價修正在其他條件未發生巨大改變下,幾乎可說是必然結果,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而當現在多數人(或媒體、股市名嘴)告訴你,股票放著長期收利息(所謂的「存股」)的理念是「永遠會賺」,那你就必須特別小心台灣股市,是否已經有反轉的可能。

圖/i viewfinder@Shutterstock


4. 多讀歷史(但要讀透),對你絕對有幫助  

歷史對於許多年輕人來說,似乎是一種陳腔濫調或「無趣事物」,但各位讀者應該發現我常在本專欄「講古」──這是因為歷史就是人類社會的一種實驗,所以你想得到的新奇點子、古怪計謀,歷史上應該也有某人想到(當然他有沒有登上史冊,那就難說了)──畢竟世界上人才那麼多,絕不是只有你我比較聰明、比較獨特。

例如諸葛亮的隆中對,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策略規劃方案」之一,但早在隆中對提出的 7 年前,類似內容在東吳名臣魯肅(註四)提出的榻上策早已見諸端倪。甚至諸葛亮以益州(主要在今陝西省南部、四川省與重慶市)為基地,之後進行「北伐」的策略,也和劉邦當年開國的歷程相同──可見英雄所見略同,太陽底下的確沒太多新鮮事。

多培養綜觀全局的能力,當自己最好的「軍師」

再回到前述「台灣房價漲跌」的例子──如果只看表象(短期價格漲跌),那就是歷史沒有讀透:

其實日本房價崩盤的例子,早就歷歷在目──但在價格大好的時候,人們或不願意承認、或認為「台灣比較獨特」、或是「政府必定會護盤」,那就是沒有把握「人口結構」這個宏觀因素,才是影響長期房價的最重要關鍵。

若無視歷史和國際上,已一再證明的「宏觀趨勢」影響,卻寄托希望在枝微末節的「微觀因素」(在房價的例子中指的是期待政策救市),付出的代價,就是資產價格的減損,並且落得只能怨嘆政府「無能」──在個人職涯的選擇上也是如此,如果一味聽信師長或媒體鼓吹「某某科系正夯」,而輕率做下選擇,卻不看產業未來發展前景,也不問自己客觀條件(包含是否有熱情),恐怕更會落得既沒有「錢景」、自己也缺乏成就感的職涯低潮。

因此,除了「認識」世界各國文化的多樣性,與「包容」這些多樣性,我認為所謂國際觀的「實際」價值,應該是讓各位讀者可以思考得更宏觀、更長遠,在人生的長河中,不斷學習,做個能夠綜觀全局、並據此能更加掌握自己人生的人。

個人努力有如「猛將」,綜觀全局有如「軍師」──人生的「戰役」要有輝煌戰果,兩者其實缺一不可──且如果一定要比,通常「孤臣無力可回天」,其實猛將武功再高強,通常也很難扭轉乾坤。

因此,如果能夠終身學習,持續保持眼界的開闊,讓世界的歷史和運作的基本規則,常存在你胸懷中──那麼你就會是自己最好的「軍師」,面對人生和世局的種種不確定,也能夠更加篤定與從容自信。 

註一:2011─2014 的結婚與生育小高峰,會讓2014─2020 的幼教產業好過一些(也僅只是好過一些,畢竟生育數增加的不多),但之後又會進入另一個低谷。這是用小孩約 3─4 歲開始上幼稚園的基本原理去推估,就是套用內文說的「時間延遲(time lag)是另一個重點」這個規則。

註二:即使不考慮如新科技、新產業模式的重大變遷,導致產業萎縮甚至消失(如人工智慧興起取代部分工作、社群媒體改變傳播環境等等較難預測的大趨勢),每個產業也有其「景氣循環」、「發展週期」等變因。

註三:各位讀者可以思考:當沒有人種檸檬時,3─5 年之後檸檬一定會大缺貨,現在若你若是農夫,應該要怎麼做? 

註四:三國演義把魯肅塑造為憨厚到接近迂腐的儒生,實際上魯肅可以說是三國第一等戰略家,三國志的吳書記載:肅為人方嚴,寡於玩飾,內外節儉,不務俗好。治軍整頓,禁令必行,雖在軍陳,手不釋卷。又善談論,能屬文辭,思度弘遠,有過人之明。周瑜之後,肅為之冠。可見魯肅不僅自律甚嚴、執法如山,又是個好閱讀的儒將,而且言談和思考都超過常人,三國還有幾個人可以超越他?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