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計畫」再次「舉債撒錢拚經濟」──以史為鏡,為何我們仍學不會教訓?
圖片

編輯導言:「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在輿論爭議中三讀通過。新任閣揆賴清德被交付的重要任務之一,更在「執行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其實這樣「政府舉債拚經濟」的「財政擴張政策」,在台灣從來不是新鮮事──自從陳水扁政府的「新十大建設」、馬英九政府的「愛台十二項建設」,到如今蔡英文政府的「前瞻建設」,都以特別預算的方式,平均每年「撒錢」至少千億元,舉債擴張政府支出。

但是,這樣的「大投資、大舉債、大建設」,是否真的是挽救台灣經濟成長低迷的萬靈丹?作者從美國「大蕭條」和日本「失落二十年」後的政府施政與人口結構,提出不同觀點:致力解決人口高齡化問題,才是扭轉經濟低迷的關鍵。

首先聲明,《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簡稱前瞻計畫)的部分項目,筆者認為是應該進行的(例如綠能建設項目、少子化相關政策與食安的相關投資)。

但總體來說,預計在八年內,由政府以「特別預算」方式,舉債支出 8824 餘億元,平均一年支出千餘億新台幣的「前瞻計畫」(立院三讀通過版本改為四年 4200 餘億),本質上就是一個「財政擴張政策」(Expansionary Fiscal Policy,又稱擴張性財政政策),筆者認為這樣的政策,非但無法真正解決台灣經濟成長低迷的問題,甚至有害。

什麼是「財政擴張政策」?

說得白話些,就是「政府撒錢投資做建設,並希望這些建設和投資本身,可以帶動經濟發展」。(財政擴張亦有降稅等其他手段,本文以討論擴張政府支出為主)

前瞻計畫對台灣的影響眾說紛紜,歡迎讀者朋友參考許多國內經濟學者的論述,並且可以實際上網參考完整規畫內容,建立自己的觀點與判斷。

在這裡,筆者想要先透過美、日知名的財政擴張政策與其結果,探討前瞻計畫這樣的「財政擴張政策」,是否真的是挽救經濟成長低迷的「萬靈丹」。

以史為鏡,財政擴張未必帶來經濟榮景

我一向喜歡藉由回顧歷史來推估未來:因為歷史就是人類社會過去所做的無數實驗與選擇,我們只要能夠了解那些時空環境與基本學理現在還是不變的,在這些範疇之內的推估,往往有一定的準確度。

所以我們不妨從歷史上兩次政府財政大幅擴張的例子:美國「大蕭條」之後的羅斯福「新政」,和 1990 年代起日本歷經泡沫經濟「失落的二十年」的政策,與近年的「安倍經濟學」,來看看如今台灣的「前瞻計畫」,「錢到底撒得值不值得」?
   
首先,我們來回顧一下大蕭條的歷史:1929 年 9 月美國股市達到波段最高點,之後道瓊工業指數跌到 1932 年 7 月的波段最低點,三年內居然暴跌了 89%!這段美國股市有史以來最大的空頭,緊接其後的,就是令美國人聞之色變的大蕭條。

而 1933 年羅斯福總統上任,開始實施大規模的經濟制度改革與財政擴張政策──這些政策俗稱「新政」,從過去到現在,各國有許多人都認為,這是美國從大蕭條復甦的主因。

但敏感的金融市場卻不是這樣顯示:因為道瓊工業指數在 1954 年才回到 1929 年 9 月崩盤前的高點,足足隔了 25 年。

所以同樣有不少經濟學家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規模戰爭支出,才是美國徹底擺脫衰退的原因,「新政」甚至造成美國的大蕭條持續更久。(請參考哈洛德‧柯爾(Harold L. Cole)、李‧歐尼昂(Lee E. Ohanian),或蓋勒威(Lowell E. Gallaway)與偉德(Richard K. Vedder)的論述)

個人認為,「新政」的價值在制度改革,對於經濟,充其量只是讓衰退的狀況沒有繼續惡化,二戰結束之後的嬰兒潮,對經濟的持續復甦可能更加重要。

更不用說,許多人一昧讚揚的「新政」,其實也有許多違反人權甚至法律的部分──反抗新政一路上訴最高法院的猶太雞肉販謝克特(Schechter),就是最有名的例子。

「安倍經濟學」實施後,日本經濟三度陷入衰退

另一個例子,是我在專欄其他文章多次說明過的日本:日本是台灣人最常旅遊甚至最有好感的亞洲鄰近國家,但台灣人對日本經濟「失落的二十年」(可能再過幾年我們就要改口為「失落的三十年」)的認知,和從中學到的教訓,卻似乎意外的少。

為什麼我們要了解日本的經濟?因為日本身為全世界人口高齡化的「領銜國家」,而台灣正緊緊跟隨其後。

甚至無論是房價、股價與經濟成長走勢,台灣和日本都是那麼地相似、那麼地貼近:

舉例來說,日本的人口紅利(15~65 歲的工作年齡人口占相對高比例)約在1995 年達到最高點,而日本的房價在1990 達到最高點;台灣的人口紅利則是在 2015 年達到最高點,房價則在2014 年達最高點,兩國的房價都在人口紅利頂點前五年以內出現。

而 2012 年底日本實施所謂「安倍經濟學」的財政擴張、貨幣擴張政策以來,日本經濟卻三度陷入衰退──現在的日本 GDP 年成長率是可憐的 1.5%,這和我國近幾年 GDP 的「保一總隊」越來越常出動,是否也有高度相似之處?
   
話說日本在 1990 年經濟崩盤之後,也開始陸續採用「大量舉債拚公共建設」的方式,使得日本如今中央政府累積債務,占 GDP 的比例高達 230 %以上,高居全球第一,比例居然比全世界第二名,「歐債危機」的導火線希臘多了 50%以上!

(日本國債問題,之所以尚沒有如希臘造成系統性金融危機,主因在債權主要集中於國內(內債)而非外債,日本國內機構、人民「相忍為國」,未因政府不斷舉債擴張而掀起拋售潮)

從日本的例子,我們可以得知:當人口紅利長期衰減,無論政府透過規模多大的財政擴張政策(除非這些政策有助於人口結構的改善),最終常是落得徒勞無功、事倍功半,只是債留子孫罷了。

更糟糕的是,日本人口越來越少,所以每個年輕人背負的平均債務越來越重,日本的未來還有多少希望?

「政府萬能」、「債留子孫」不是答案

回來看看台灣。

其實,「前瞻計畫」的財政擴張,早就不是新鮮事:

自從陳水扁政府的「新十大建設」、馬英九政府的「愛台十二項建設」到如今蔡英文政府的「前瞻建設」,都以特別預算的方式,平均每年「撒錢」至少千億元,舉債擴張政府支出。

(編按:可參考游亦安《中央政府特別預算「常態性」編列之研究》,或報導者的此篇文章

但是台灣的經濟可曾因此出現明顯的成長?產業可曾因此更加發達?人民薪資可曾因此成長?

而這麼多年來,儘管「蚊子館」、「債留子孫」的批評不斷,但我們卻一再容許政府「撒錢拚經濟」,這是為什麼?

最近前瞻計畫法案再次三讀通過,背後代表的,恐怕是我們仍然對「財政政策萬能論」和「大政府主義」抱有期望,也就是凱因斯學派的幽靈(在此指主張國家採用擴張性經濟政策,通過增加總需求,就能促進經濟增長),仍然在政府施政和民眾心裡揮之不去。

我想,正是因為民眾和主流媒體,也如此「迷信」政府就是要「做事情」、「拚建設」,而缺乏對「做什麼事情」和「建設是否有實效」的監督能力,更對不斷擴大的債務無感,政府、政治人物也才會如此執迷不悟:

因為選民期待政府必須「多做點事」(而不管這事正確與否、財政是否應付得來),政府何樂而不為?

很多人會反駁我的理論,因為目前支持前瞻計畫的民調很低,但如果我們把民調問題改成:「你認為政府是否要擴大基礎建設支出,改善交通及民眾生活並活絡經濟?」呢?

當這個問題的文字內容通篇不考慮債務(很多民眾沒有想到沒人使用的建設就等於債務),我們的答案會是什麼?這個答案,是否經過深思熟慮呢?

後記:大蕭條和戰爭的幽靈,是否已在你我上空盤旋?
   
1865 年美國南北戰爭結束,1929 美股暴跌並爆發大蕭條,兩者間隔 64 年;而大蕭條引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這場浩劫於 1945 年結束,距今已經 72 年。

回顧歷史,每逢大型戰爭結束後,總是誕生了一波嬰兒潮──他們帶來了消費、創新和就業等經濟榮景。南北戰爭結束後,這波嬰兒潮的凋零,是否才是大蕭條的真正原因呢?

而二戰之後的嬰兒潮,如今也已開始凋零,全球經濟的未來,還有多少動能?
   
回顧歷史,多少「經濟奇蹟」,其實都是嬰兒潮的傑作?但我們卻把這些「經濟奇蹟」視為特定政治人物的「政績」,且執著至今仍不悔改。

現在美國的貧富差距已經和大蕭條暴發前一樣高,使得目前全球民粹主義盛行,而「表現亮眼」的美國股市本益比更嚴重高估。

時至今日,幽幽青史是否將會再度證明大蕭條和戰爭的幽靈,如今已在我們上空徘迴呢?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生於1080P,怎可餵我看標清──從 Apple Pay 等炫耀性消費,看「有閒經濟」階級的崛起
為共享經濟說句話:用不一樣的生活方式,找回對人最初的信任

《作品推薦》
【談抗議行動】為何「太陽花」與「反年改」,社會輿論差異會如此巨大?
墾丁「貴到爆炸又沒特色,不如出國去」?但你真的了解墾丁嗎?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總統府@flickr

盧冠安/台灣青年的世界之窗

小時候立志做個動物生態學者,因此大學和研究所就讀生物相關科系。當過生態保育團體的CEO,目前擔任獨立理財顧問(不在任何企業上班,獨立提供投資諮詢服務的顧問)。身在台灣、關懷世界,興趣廣泛,對生態、經濟、政治、歷史、文化都有興趣,一生只為追尋宏觀世界的真理,並希望這個專欄可以讓台灣變得更理性且更能宏觀思考。
個人臉書:盧冠安
著作有《掌握投資金律,擺脫死薪水》《物價上漲更好賺》《超越股災直接獲利》《未來十年最好的投資機會》、《超越景氣的投資術(已絕版)》
台大生態所碩士畢業,以全球觀點配合生態學的系統論和循環論,觀察世界經濟的運作
現為獨立理財顧問、自由投資人、生態觀察者、中東直送(伊斯蘭商品販售網站)經營者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