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逝世】「沒有錢的共產黨,將甚麼都不是」──經濟斬斷改革之路,中國何時可以民主化?
圖片

2017 年 7 月 13 日晚上,當我正關注世界金融局勢時(這一向是我的興趣,也是工作),手機安裝的彭博社 app,突然跳出中國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先生已逝世的消息,當下心中百感交集。

劉曉波是中國的文學博士、作家,一生更在中國鐵幕下,參與、發起了無數次抗爭,並數度遭到中國官方逮捕:1989 年,他是「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核心人物之一,在學運時聯名發表了《改革建言》要求修憲並進行絕食,後來遭判「反革命宣傳罪」成立;1999 年他公開為文,呼籲國共兩黨在「民主化基礎上」致力解決兩岸問題,遭中共官方判勞改三年;後又因 2008 年發表的《零八憲章》入獄,而今病逝獄中。

我們可以說,2010 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其實是中國許多具有理想的知識份子代表之一:他們終生反抗威權,戮力於中國的民主化,可惜仍究無法撼動中共當局,功敗垂成、徒留遺憾。

中國比以前富裕了,為何民主反而沒有進步?

若從 1989 年(六四)算起,到現在也近 30 年了。中國遠比以前富裕,但是民主制度和法治觀念,比起 30 年前,卻似乎沒進步多少,這是為什麼?

當然箇中原因非常複雜,但我的觀點認為:剛好是中國這二十多年的經濟飛速發展,斬斷了中國的民主之路。

為了論述這個觀點,我必須先用一些篇幅稍微說明我對「政治和經濟交互作用」的看法:

統的中國文化總認為,政治對經濟的影響比經濟對政治的影響大:我們總是將經濟富裕的歷史朝代,歸功於當時的統治者,如「文景之治」、「大唐盛世」、「貞觀之治」、「康雍乾之治」等。

甚至即使到了今日已經民主化的台灣,我們也常常執著於「大有為的政府」,認為「選出一個好的領導人,才能讓經濟變更好。」

但我的觀點是:經濟對政治的影響,比政治對經濟的影響力大。

很多人可能難以相信,在此舉幾個近年重大的政治事件來說明:震撼台灣的太陽花學運,表面上看起來是對服貿黑箱作業的不滿,但如果當時的馬英九政府,可以讓台灣人每年平均加薪 10%,你覺得會有多少民眾隨著學生包圍立法院?

事後回顧,在多數海內外研究者分析中,太陽花學運除了「兩岸因素」外,其實也是 2011 年「占領華爾街運動」以來,各國一系列反全球化(或者說反全球化帶來的階級懸殊與僵化)的一部分,本質上也是由經濟不平等所引發的政治事件。

再者如 2010 年底爆發的「阿拉伯之春」。阿拉伯國家的專制腐敗,其實也只是一個很小的原因──因為這些阿拉伯國家何時民主過?你何時看過阿拉伯世界爆發這麼大的抗議風潮?

從經濟角度分析,當年小麥價格暴漲影響民生,才是阿拉伯世界爆發革命主要原因───那些石油產量較多、較為富裕的國家,如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阿曼,也曾爆發大規模抗議,但統治者只要錢一撒、讓民眾有飯吃、增加各項社會福利,抗議風潮也就平息下去了;反觀後來發生內戰或政府被推翻的國家,例如埃及、敘利亞、葉門,幾乎石油產量皆較少(利比亞算是唯一的例外),埃及甚至在爆發革命當時,早就是個石油淨進口國了。

就連蔣介石當年在中國被毛澤東推翻,追根究底也是對日抗戰之後,全國惡性通膨高到無法控制所導致。所以若分析政治問題而缺少經濟背景,往往會失之偏頗,不可不慎。

中國的經濟發展,斬斷民主之路

因此,我們若要研究中國民主化的可能性,也必須從中國經濟對民主化的影響開始討論。

傳統的政治理論認為:民主制度源於新興、富裕的中產階級,之後這些人會開始要求政治結構的改變,法國大革命、英國民主化等歷程均是如此。

但中國奇特的政經結構(政治集權、規劃經濟,但國內市場行高度資本主義),恰好讓中共政府利用暴漲的國家財富來收買、控制中產階級,至少使他們短期內不會支持政治變革。

巧的是,當中國經濟過去十幾年飛速發展時,剛好遇到西方民主國家經濟混亂──例如 2000 年的網路科技泡沫崩盤、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機、2010 到 2011 的歐債問題等,中國人(甚至不少台灣人)於是產生了一種想法:民主化對於經濟發展沒有幫助,我還是寧願物質生活越過越好,至於言論自由這些,等以後再說!

例如我們偉大的郭董,不也曾經冒出過類似言論嗎

而以台灣為例,其實很早就開始所謂的「黨外運動」,但一直到 2000 年才完成第一次政黨輪替,此時距離台灣股市的歷史高點已經 10 年(股市是經濟的重要指標)。

沒有錢的共產黨,將甚麼都不是

所以我認為,中國要真正走向民主化,一個先決條件就是經濟成長趨緩(最好發生幾次衰退),而且狀況要持續一陣子或是短期內看不到好轉跡象,這樣中國的中產階級才會領悟到:政府對經濟成長,好像也不是萬能的,也許「換人做做看」會比較好。

中共政權當然深諳此理,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國政府每次說要「調整經濟結構」、「去產能」、「宏觀調控」後,只要中國經濟減緩到一定程度,最後這些措施總是被輕輕放下的根本原因。

因為中國政府知道:世界上最容易麻痺人心的就是金錢,沒有錢的共產黨將什麼都不是。

過去十年,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已經從 2007 下半年的 14% 以上,下滑到最近幾季的不足 7%,實際上已經減緩不少,只是尚未到達負成長的程度。

由於中國的經濟基期已高,加上人口老化、債務槓桿過高等問題,中國經濟在可預見的未來一定更加趨緩,屆時如果全球經濟剛好發生嚴重動盪,才會是中國民主化誕生的真正契機。

劉曉波先生,願你天上有知,有朝一日真的見到中國的民主化。在此之前,願你安息。

《關聯閱讀》
台灣「自由度指標」分數上升、超過美國,「我住的地方比你自由?」
「希望有天我可以自由地生活在故鄉。」──埃及,革命過後

《作品推薦》
「不守信用」的中國,已經危及香港經濟──從一則幾乎已無人關心的新聞談起
別當劣質媒體的奴隸──新聞真真假假,如何分辨優劣虛實?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ameleonsEye@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盧冠安/台灣青年的世界之窗

小時候立志做個動物生態學者,因此大學和研究所就讀生物相關科系。當過生態保育團體的CEO,目前擔任獨立理財顧問(不在任何企業上班,獨立提供投資諮詢服務的顧問)。身在台灣、關懷世界,興趣廣泛,對生態、經濟、政治、歷史、文化都有興趣,一生只為追尋宏觀世界的真理,並希望這個專欄可以讓台灣變得更理性且更能宏觀思考。
個人臉書:盧冠安
著作有《超越景氣的投資術》《物價上漲更好賺》《超越股災直接獲利》《未來十年最好的投資機會》
台大生態所碩士畢業,以全球觀點配合生態學的系統論和循環論,觀察世界經濟的運作
現為獨立理財務問、自由投資人、生態觀察者、中東直送(伊斯蘭商品販售網站)經營者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