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為何難以成功?──「絲路」大建設的事實與虛幻

一帶一路為何難以成功?──「絲路」大建設的事實與虛幻

容我先簡單介紹「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全名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 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古代絲路(註一)的翻版,而古代絲路中的「綠洲絲路」和「海上絲路」分別對應今日的「一帶」與「一路」。

關於一帶一路的評價,有人認為這是中國偉大的復興計畫;也有人認為這只是中國畫出的大餅。有人認為這是中國在地緣政治上的一招好棋;也有人認為這是中國過剩產能與資金的輸出。相關分析已有許多,相信有心的讀者可以透過網路找到許多相關評論,我今天想用一個目前各方說法中比較少用的角度──歷史和宏觀經濟,來和大家一起討論一帶一路的未來。

為什麼了解一個國家,必須先瞭解它的地理和歷史?因為人會改變,但生存的環境很難改變;而歷史是人類長期各種人、事、物交互影響與實驗的結果,「以古鑑今」因此往往具有一定的準確度。

歷史不是預測未來唯一的憑藉,但除此之外,我們幾乎毫無憑藉。所以我們先回顧中國歷史,以了解絲路在中國歷史扮演什麼角色。

大耗資源控制絲路,歷史經驗均國力走衰

中國古代控制絲路,多半是政治與軍事目的,較少商業目的(註二,中國古代重農抑商);但現今一帶一路的計畫,可能兼有商業、政治與軍事目的,例如過剩產能與資金的消化、發揮地緣政治影響力、控制原物料來源和路線等。

但我認為無論今日中國如何神通廣大,像一帶一路這麼廣泛的計畫,在地緣政治和宏觀經濟方面的諸多限制,都會讓這計畫難以成功。

環顧中國的歷史,自古以來都是中國強盛之後才控制絲路,而不是控制絲路之後才強盛。而中國控制絲路時,往往就是國力的最高點,之後的國力開始由盛轉衰盤跌一陣子,再暴跌到這朝代結束。漢武帝、唐高宗和乾隆帝這些偉大的君主,都逃不出這個規律。

基礎建設投資效益遞減,改善人口結構才能「救經濟」

很巧的是,最近十多年中國的 GDP 成長率可說是每下愈況:以前中國領導人是公開說保十或保九,之後是保七保八,現在甚至連保六都不敢說了,原因是什麼?請各位先看以下公式:

一國的總體 GDP=人均 GDP × 總人口

從這個角度(而非傳統的 C+I+G+(X-M))看,一國經濟要成長,可歸納為改善人均 GDP 和增加人口數這兩個大原則。

前者的方法包括引進更先進的管理技巧、增加基礎建設和增加人力素質;後者則主要集中在工作年齡人口(就是俗稱的「人口紅利」)的成長與否:因為幼年和老年人口幾乎對 GDP 沒有幫助,可能還有拖累(但幼年人口未來會成為工作年齡人口)。

但基礎建設做到一定水準,效益會遞減,例如日韓都在東南亞投資許多建設,隨著東協興起也有資本回收,但請問這兩國的經濟成長率有起色嗎?而我們知道,這兩國都是世界最老化的國家之一

當然,若日韓沒有在東南亞大舉投資,或許今日會更糟,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是否也代表國內人口結構老化對一個國家的影響,大於海外大規模投資的影響?

怎麼給年輕人未來,才是我們應該思考的重點

所以我的看法是,經濟的運作關鍵是在「人」,而不是在「資金」。

中國若不能改變他的人口結構,那麼一帶一路的這些建設即使成功募得資金,最後反而只是加速幫助東南亞和南亞各國崛起,不然就是使用率極低,如同台灣部分公共建設為人詬病的「蚊子館」而已。

孫子兵法》云: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這段翻譯成白話是:從前善於用兵作戰的人,總是先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然後等待可以戰勝敵人的時機。

同理,台灣要在國際上與他國競爭,就要先把「我們自己可以搞定」的項目處理好,從上述分析可以知道,國家長期成長的關鍵還是人口(註三)所以台灣的重點不在大投資大建設,而是「怎麼給年輕人未來」,讓他們願意在台灣成家立業、生育養育下一代比較重要──其中關鍵就是年金改革、住宅政策與租稅公平,這是我矢志不渝的志業,也希望大家一起努力。

當然,上一段並不代表我們只需要關注國內事務即可。因為以本文為例,其實就是先從一帶一路的限制,看到日韓的現況,才得出「人口老化的國家,做多少建設都沒有用」的分析。

所以關注國際事務、分散貿易出口與產業轉型、厚築自身實力,是台灣面對國際競爭,最好的策略。

註一:
絲路其實是一個路網(network)的概念,並非單一路線(line)。目前學界認為絲路大致上可分為三條:北方的草原絲路(經蒙古高原和東歐草原通往歐洲)、西北的綠洲絲路(這是最傳統的絲路路線,代表城市就是敦煌和薩馬爾罕)、南方的海上絲路。另外有一條西南絲綢古道,路線和茶馬古道重疊較多,目前對於這兩條古道的路線和功能有較大爭議。

註二:
中國古代控制絲路的目的,列舉如下:
1. 政治目的:如鄭和下西洋。
2. 軍事目的:漢武帝為了聯合大月氏夾擊匈奴,派遣張騫通西域。
3. 宗教目的:法顯和玄奘往天竺(印度)取經,但玄奘取經並未受到唐朝官方贊助。

註三:
對於台灣和中國而言,除了人口結構之外,產業結構轉型也是重點,但一帶一路和產業結構轉型關係很小,因此本篇不討論。

《關聯閱讀》
媒體人的嘆息:當國際社會都在關心「一帶一路」時,只有台灣在「豬哥亮」
台灣高教悲歌:名校人才進不來,國際競爭出不去,坐看中國全球獵才

《作品推薦》
【政治如理財?】民主制度,不是只有投票而已──從現代投資理論談民主政治
什麼是「聖戰」?破除對伊斯蘭文化的偏見,看見更大的世界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PBaiao@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