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墳場,台灣最「美麗」的錯誤──一窩蜂熱潮背後,生態問題誰關心?

櫻花墳場,台灣最「美麗」的錯誤──一窩蜂熱潮背後,生態問題誰關心?

這幾年在政府的推動下(當然背後是強大的民意訴求),台灣一年四季都有繽紛的花海可以觀賞,誠然這些活動有促進觀光和活絡地方經濟的功能,然而有些活動卻會造成台灣生態的破壞,但因為多數台灣人生態觀念的缺乏,所以往往被忽視。

以台灣每年冬春之交的櫻花季為例,近年來不少地方不管氣候和土壤是否適合,就盲目種植櫻花,造成不少櫻花樹死亡,某些地區的狀況甚至宛如「櫻花墳場」,這種植栽不僅浪費公帑,也不符合愛護生命的原則。而部分地區更是砍伐原生森林或行道樹之後改植櫻花,對於生物多樣性和本土生態的破壞不言而喻。然而由於民眾集體的「粉色浪漫情節」,地方政府也為了選票壓力或因沒有生態知識而成為幫兇,實在令人遺憾。

此外,這幾年種植的物種,以生態角度而言多半是外來種,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台灣也有本土種的櫻花,如阿里山櫻、太平山櫻及霧社櫻(註:以上三種都是「植物名」,而不是「某地種植的櫻花」或「某地產的櫻花」),而這些本土種的櫻花卻少見復育計畫。如果各位有去觀霧山莊看過那顆雪白的霧社櫻,就會知道台灣的原生種櫻花盛開時,絕對不亞於日本種櫻花。






而現在五月的油桐花季,其實更是一種美麗的錯誤:油桐早年主要供提煉桐油和木材使用(而桐油主要供塗料使用),後來桐油的功能被化學製品取代,木材使用量也減少,因此桐樹失去經濟效益之後就滿山遍野荒廢而自行生長,直到這幾年才在客委會的推廣之下而變成一種國民運動。

然而在觀光、商業利益的誘使之下,開始有人砍伐原生植被而大規模栽植油桐,但油桐是一種生長快速的陽性樹種,這樣大量種植油桐而造成物種單一化和破壞當地生態系的問題,卻少有人知。

另外這幾年台灣地常舉辦的海鮮季,也是破壞生態、竭澤而漁的不當案例,如屏東縣東港鎮的黑鮪季,其實助長黑鮪魚這種受脅物種(Vulnerable species,或稱「易危物種」)的族群下降趨勢。而在國人的貪欲和日本的外銷需求下,大量捕捉的結果導致魚源枯竭,因此我國漁船需要航行更遠甚至到爭議海域捕魚,漁民的生命財產常常受到菲律賓政府的威脅,2013 年的廣大興號就是最好的案例。

說到吃的,台灣人總是把其他事情擺在一邊,也難怪有保育團體說「台灣沒有海洋文化,只有海鮮文化」了。

說了這麼多,我的意思並不是完全反對賞花這類怡情養性的活動,但任何事物都有過與不及,尤其主辦單位和政府,應該從生態和經濟的觀點一起評估,找出適當的活動舉辦模式和規模,而非一昧追求商業利益,避免這類活動變成生態的殺手。

除此之外,筆者認為培養國民理性冷靜看待事物、不盲目追求熱潮的思考模式,以及適當的生態保育概念,才是國家的根本。畢竟,我們想要有青山綠水的生活環境,卻認為生態學只是學者在玩的把戲,那不是癡人說夢、緣木求魚嗎?

《關聯閱讀》
白色巨兔入侵舊金山!──呆萌裝置藝術背後的生態危機

《作品推薦》
「所謂文創園區,不過是對古蹟的軟性破壞」──健全法治和歷史觀,台灣才能「古意盎然」
全球政局越來越極端:你發現了嗎?川普是結果、不是原因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Jerry Lai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