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文創園區,不過是對古蹟的軟性破壞」──健全法治和歷史觀,台灣才能「古意盎然」

「所謂文創園區,不過是對古蹟的軟性破壞」──健全法治和歷史觀,台灣才能「古意盎然」

近年來雖然文化保存意識抬頭,但古蹟屢遭破壞的新聞仍然屢見不鮮,我身為一個歷史愛好者,真的是無奈兼痛心。這篇文章將會檢討箇中原因,詳述如下:

1.法規問題

已故的歷史學家黃仁宇教授在其名著「萬曆十五年」中提出:「凡能先用法律及技術解決的問題,就不要先扯上道德問題」,這原則也可以在討論古蹟保護時使用。我國主管古蹟保存和維護的法律是文化資產保存法,但該法裡最重的罰則也不過就是「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罰金」對於準備要蓋房子賺幾千萬甚至幾億的建商來說,只能說真的是聊勝於無。

至於工程中若挖到具歷史價值的建築,雖然文化資產保存法中有規定需立刻停工並報請主管機關,問題是該法條完全沒有罰則,也就是說形同具文。因此文化資產保存法是個有很多缺失的法律,新任立委應該盡早修改,不僅加重罰則,而古蹟活化利用的收益也要讓地主能夠分享,這樣「棒子與蘿蔔」並用,才能讓地主保護古蹟的意願增加。

2.我國國民缺乏歷史和文化保存的概念

回顧過去十多年教改,國英數理都成為「主科」,而歷史和地理卻淪落為「副科」,但是很多人不知道這兩個科目是培養國民愛鄉愛國重要精神依據,因為一個人若不了解自己生長的土地和文化,那就是無根的浮萍或唯利是圖的商人,還奢談什麼古蹟保育?談什麼文化保存?

一個文化若沒有歷史的淬煉與洗禮,那麼就很難稱得上是深度文化,例如台灣傳統美食最集中的台南市而言,就是因為悠久的歷史讓這個產業淘汰和改進,才能有數量龐大的美食產業集中在此地;而歐洲和日本的古蹟處處,也是因為它們在歷史洪流下奮力保存這些古蹟,才更顯得彌足珍貴啊!

所以培養國民的歷史觀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只有每位國民開始培養歷史觀,民眾才會知道眼前這些「廢墟」可能是重要的古蹟,而當這些古蹟的文化價值遠高於開發後的商業利益時,民眾也就不會一面倒的支持政府把這些「廢墟」拆除開發為百貨賣場或是住宅了。

另外最後一點,個人不吐不快

近幾年文創產業興起,然而很多古蹟的「再利用」或「活化」都是把古蹟改建成「文創園區」,其實這是一種對古蹟的「軟性破壞」。

因為古蹟再利用最好的方式,該是保存古蹟原來的使用方式,例如糖廠就要能展示製糖的過程和糖業的興衰,而城關要塞最好能重現當年戰備的狀況。這些才是文化保存和古蹟活化,因為一個古蹟若失去原來的功能(或民眾忘卻這棟古蹟原來的功能),那就和空殼無異。

現在很多古蹟的保存,都是擺些藝術品或找些藝術家來創作「與這棟古蹟無關」的藝術品,地方政府和民眾卻沾沾自喜,把這些地方稱為「文創園區」,但在筆者的眼裡,這其實只是借個「展覽場地」而已,和這棟古蹟深厚的歷史意義及文化內涵有什麼關聯?

古蹟所在地應該是要稱為「歷史園區」而不是「文創園區」,而文化也不是只有藝術,還需要有歷史的深度和醞釀,才能越陳越香,就像我們在台南市中區的某處,那種三步一古蹟、五步一大廟的浪漫情懷,是千金難買的,你說是嗎?

《關聯閱讀》
檔案館裡的「花名冊」?──在英國,歷史可以如此平凡卻有趣
土耳其「惡魔之眼」的文創商品之路,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作品推薦》
全球政局越來越極端:你發現了嗎?川普是結果、不是原因
政府人事預算爆表,台灣面臨養不起的未來──改革,已經不能再等!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Rhea Lee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