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爭議在韓國沸騰,為何台灣相對「冷處理」?

慰安婦爭議在韓國沸騰,為何台灣相對「冷處理」?

在 2015 年最後幾天,韓國與日本達成慰安婦事件的和解,但韓國部分民眾無法認同此次和解,抗議事件頻傳,甚至有自焚抗議的激烈行為發生;反觀我們國內的媒體似乎很少報導。究其原因,除了選舉因素之外,台灣有不少人士對日本錯誤的親善態度應該也有相當關係。我認為慰安婦事件不僅是台日關係的汙點,日本也必須為此事正式道歉及賠償,而國人也必須對日本和中國與我們的歷史關係有正確的認識,才能真正理解歷史進而走出歷史。

上篇文章說過,台灣處於中、美、日及東協四國的交叉口上,其中又以中國和日本與我們的淵源最深,然而台灣這幾年社會的反中情節越來越深,對日本卻大不相同。我想原因大致如下:

1.中國近年雖然經濟發展速度頗快,但仍然屬於開發中國家,和日本的各種先進制度與秩序無法相比。

2.中國的國民素質仍未跟上美日等先進國家水準,且在台灣旅遊時常有破壞當地生活或生態環境的情況發生。

3.國民政府來台初期的荒腔走板表現,讓台灣民眾較為懷念日據時代的「有秩序」(當然,這秩序也是用專制和警察統治壓迫出來的,所以並不可取)。

以上種種因素,導致部分國人對於中日兩國和台灣的歷史關係會有不同的思考──簡單來說,就是中國侵害台灣的事情要追究到底,日本對台灣的傷害就可以忽略不談──然而,事實卻是:中國固然是台灣的最大敵國,但是日本又何嘗不曾傷害過台灣?

例如阿里山森林鐵路,就是日本在台灣掠奪自然資源的最好例子;還有一句台語諺語「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磅」(最笨的就是種甘蔗賣給日本的糖業公司,因為他們都偷斤減兩)也是明證,前幾年風行的電影賽德克.巴萊,這些原住民同胞不也都是被日本人壓迫的對象?

當兩國在歷史上都傷害過我們,為何對中國和日本,我們可以採取兩套標準?當有人批評「大中國思想」唯我獨尊時,可曾想過「大日本帝國思想」也曾傷害過台灣?所以正確理解這段歷史的方式,應該是就事論事,也就是兩國對於台灣都有虧欠,而不應該一昧的媚中或媚日。

有些人會認為,我們台灣需要與日本交好,才能對抗「中國霸權」,這個理論也是似是而非,因為只有台灣建立自己的民族自尊且國力變的強大,在國際上才可以不再委曲求全,而連基本的民族自尊和國際正義都不敢爭取的國家,沒有一個國家會瞧得起你(欣慰的是,目前為止政府已經向日本提出正式交涉,此舉值得肯定)。

而且押寶日本和押寶中國一樣,都是「風險集中化」,一旦這些國家翻臉不認人,台灣就如喪家之犬,危險萬分。但我以上的言論不是說我們和日本要交惡,而是應該務實的實事求是,該是我們的就要爭取,並發展自己的綜合國力,然後在外交和經濟上平衡中、美、日及東協的四方利益,才是台灣在國際上立於不敗之地的正確策略。

《關聯閱讀》
日本為慰安婦向韓國賠償 為什麼不甩台灣?
人口少土地小,我們就該向中國與世界認輸嗎?──從歐洲小國看台灣的困境與迷思

《作品推薦》
精華區房價不會跌?大錯特錯!──再論房價漲跌的思考盲點
「台灣房價跌定了?」現在買房,小心毀掉一生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邱劍英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