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國,我們該如何自處?」──不只台灣,各國都在問

「面對中國,我們該如何自處?」──不只台灣,各國都在問

這幾年從 ECFA、太陽花學運到貨貿的討論,牽涉的都是一個問題:我們的經濟要和中國接軌到什麼程度?這問題不是只有我們台灣,而是世界上許多國家目前都面臨的問題。

而這問題的答案,不是只有國內有正反兩極的看法,目前世界上也分為兩派,姑且稱之為「中國機會論」與「中國威脅論」:前者認為中國是世界成長最快的市場,所以必須與中國密切的商業往來才能促進經濟成長;後者則認為中國仍然有許多結構性問題(如房地產泡沫、信貸泡沫、人口老化、不重視法治、違反人權),因此視中國的崛起只是個泡沫,且對於世界的自由和民主是個威脅,所以盡量不要與中國打交道。

本篇文章限於篇幅,無法討論中國的經濟前景,但目前種種對中國的爭論,讓我想起波蘭已故元帥約瑟夫‧畢蘇斯基(Józef Piłsudski)的遺言:「俄國是既不像許多人想像中的那樣強,同時也不像另外一些人想像中的那樣弱。」(如果把俄國換成中國,這句話也一樣適用)

換句話說,事實往往介於兩者之間,很多事情往往是比例問題。觀察世界上處在兩強(或多個強國)之間的中小型國家,如五代時期的荊南(或稱南平);波蘭位於德俄之間;烏克蘭處於歐盟和俄羅斯之間;緬甸位於中印之間,這些國家因為地緣政治、歷史和商業利益種種因素,都必須採用平衡兩方(或多方)強國利益的方法,這應該是我們台灣面對中美兩強的生存之道。總之,中國再好,我們也不用全部壓上老本跟他賭(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中國可以好多久);中國再爛,他也是我們最大鄰居,我們還是要跟他打交道啊!

然而,如果用更寬廣的視野來看,台灣處於全世界最大的陸地(歐亞大陸)和最大的海洋(太平洋)交界,這兩個區域也都有代表的強權,那就是代表陸權的中國和代表海權的美國。而在歐亞大陸和太平洋交界處的國家──日本、韓國、台灣、菲律賓,就以台灣最小(琉球群島以前曾是獨立王國,於清朝末年被日本併吞)。於是這大陸塊和大海洋的碰撞,產生了台灣以外貿為主的歷史,也誕生了台灣人的哀愁:因為台灣太小、周邊的陸地和海洋都太大,大到我們難以左右,所以很多台灣人只好選擇閉關自守,不管國際的變化。

但是,很多台灣人都忘了,台灣處在中國、美國、日本及東協四大強權的交叉口上,我們可以在國際上扮演關鍵少數,因為這四方多少都有求於台灣,因此在策略上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將台灣的資源全部押寶單一國家。這樣做的理由不是反對某國或某國經濟即將崩毀,而是基於多元化(Diversification)是風險管理的一個重要原則,也是現代投資組合理論最重要的關鍵之一。

我在投資理財的教學和諮詢過程中,常常提到上述看法,然而很多台灣人先是點頭稱是,之後又說:「我們的政治人物沒那麼聰明」,這時我會立刻說:我們的非洲或中南美洲友邦,一下子跟台灣搞曖昧、一下子對中國眉來眼去,兩邊都要給他錢,難道我們的政治人物都沒有這些窮國政治人物的智慧?或許是我們的選擇題式教育,讓多數人學會「標準答案只有一個」,所以我們懶得去思考,才是造成台灣人喜歡只依賴單一國家的原因吧。

總之,面對中國的崛起,我們不用過度恐慌,也不用過度討好中國,因為台灣目前經濟的重點不在於與中國連結的深淺,而是需要產業轉型、建立品牌及提升產品的附加價值,若是能做到這些,台灣的經濟才能長期穩健成長。

《關聯閱讀》
淺談全球經濟新困境,這才是真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為何台灣經濟如此低迷?──三大病症不改,藍綠橘都救不起來

《作品推薦》
「台灣房價跌定了?」現在買房,小心毀掉一生
精華區房價不會跌?大錯特錯!──再論房價漲跌的思考盲點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