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考的人民(二):台灣的第三大挑戰(續)

不思考的人民(二):台灣的第三大挑戰(續)

上次的文章「不思考的人民(一):台灣的第三大挑戰」引起很多討論。這次將繼續探討台灣民眾的思考盲點,希望大家繼續指教及討論。文章繼續如下:

4. 泛政治化思考(什麼事情都與政治有關、政策無敵論)

每當發生政治或經濟的「重大事件」時,我們常常會認為「這就是突發事件或意外」,其實在世界歷史上,很多「意外」,往往是「長期基本面累積的結果」。

以 1991 年蘇聯解體為例:很多歷史學家或評論者認為是「美國造成的」,如雷根總統與蘇聯進行軍備競賽,導致蘇聯的資源多數分配到國防部門,因而民生凋敝,最後造成蘇聯解體。

但更有可能的原因是:蘇聯是嚴重依賴石油出口的經濟體,而油價在西元 1968 至 1981 年從每桶不到 1 美元大漲至每桶 40 美元左右(這段期間發生兩次石油危機),到了 1985 年更暴跌至每桶 10 美元。之後油價長期低迷(這段期間曾因為第一次波斯灣戰爭而飆漲,但為時甚短,一直到 1999 年油價才開始長期大漲),因此這狀況持續到 1990 年,就造成蘇聯經濟蕭條,最後走向解體。

試想,若當年油價一直維持在每桶 50 美元的高價,就算雷根和蘇聯軍備競賽,蘇聯會那麼容易解體嗎?簡單來說,是經濟基本面決定了蘇聯解體,而不是雷根的政策讓蘇聯解體。這個例子充分說明了很多人常以政治,甚至陰謀論解釋經濟現象的錯誤邏輯。

另外一個台灣的例子是:從陳水扁至馬英九總統,已經過了 15 年,政府也不知道用了多少經濟刺激政策(如:愛台 X 項建設),但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卻越來越差,為何?原因是台灣人口不多(雖然密度很高,但人口成長很緩慢),所以沒有多少內需市場;而外銷市場的需求面又被國外所控制,試問政府能有多少政策可以讓經濟長期穩健成長?

當然政府並不是對經濟完全束手無策(個人認為台灣最重要的是人口結構和產業結構,改天會有專文詳述。在這裡請不要犯了用「二分法思考」去辯論政府「能或不能」的陷阱即可),但筆者要說的是:政府很難透過政策去改變經濟循環和一國先天條件的侷限,簡單來說,政府不是萬能的。

正常的經濟循環總是包含經濟成長和衰退,就如著名的避險基金經理人拉斯 ‧ 特維德在「景氣為什麼會循環」一書說:「景氣循環和可有可無的扁桃腺不一樣,他像心臟的跳動,是這個器官最重要的功能」。也就是說有盛就有衰,沒有黑暗哪來黎明?而且很多政策,雖然可以延後或延緩景氣衰退,卻往往提高日後更多的風險。

我們國家出問題時,民眾常要求政府要「做點事」,但這些常是愚蠢的政策(例如這幾年多數的經濟刺激政策都是浪費公帑,只是徒然造成債務增加),所以有時候說白點:政府不作為就是最好的作為。

5. 短線思考(只看幾年的歷史,而不是幾十年)

多數台灣人思考問題,都看得太短。以房地產而言,其實自有它的循環(但筆者的意思不是應該放任低稅率讓投機客炒房),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過去十幾年全世界的房價也都大幅上漲。但當價格漲到多數人都買不大起時,毋需政府的干預,房價也會下跌(當然有政府的干預,下跌速度比較快)。可惜台灣人看的歷史太短,只看到過去十幾年房價大漲,卻忘了在 1990 至 2003 年,房價失落了十多年!!任何東西有漲就有跌,但很多人因為「怕永遠買不起」,結果爭相在高點進場買房的結果,不僅讓投機客賺的飽飽,也埋下個人財務困難的伏筆。

6. 本位主義思考(只考慮對自己有利的事情,例如一直要求降價)

台灣很多人有「通縮思維」,就是一聽到漲價就群起反對,可見這個社會沒有「任何東西都有成本」的概念。例如新聞常報導某小吃攤或是善心人士經營的商店(例如高雄賣十元自助餐的阿嬤)數十年來不漲價,卻沒有多少人想過:這些善心人士散盡家財賣愛心便當,當主事者死了之後有誰效法?

簡單來說,這類的行為是「善心可風、善行不足法」,因為一個慈善活動若是要散盡家財卻換來無人繼承的窘境,這慈善活動是可長可久的嗎?反思我們,是不是太貪圖他人給的方便了?

本位主義給國家發展帶來很多限制,例如以前每個縣市都要求蓋機場,現在往往都成了蚊子機場,這是因為多數人都沒體會到「台灣其實很小,不需要每個地方都有 XX 建設」。至於現在新聞常看到的「奧客」,不也是本位主義作祟? 

7. 從眾思考

這是所有人都難以避免的問題,只是每個人的症狀輕重有別。從以前的蛋塔、小折,到這幾年的路跑,台灣人似乎學不會如何「冷靜、獨立思考」。

筆者曾跟團去土耳其旅遊,到每個觀光景點,許多台灣遊客總會又叫又跳的拍個團體合照,還要人擋在古蹟前面拍個自我感覺良好的自拍照才過癮。很少人願意聽當地導遊講解歷史和認真去觀察建築的格局、型式或體驗當年王朝興衰的古意。

所以台灣人顯示的是熱情(負面的說法就是躁動)、自大(自以為比幾千年的古蹟還要漂亮還要偉大,不是自大?)與感性(負面的說法就是不理性)。而在場的歐洲旅客,大多很安靜的在欣賞建築的美感、格局,且拍照時也盡量不會整個人擋在建築的正中央,顯現的是冷靜、自律與知性。我們台灣人可不可以每天至少留下半個小時,讓我們自我反省或獨自閱讀?

這幾年所見,台灣人還有很多思考盲點,礙於篇幅,先分析至此,謝謝大家!

《作品推薦》
銀髮震撼:台灣和全球的第一大挑戰
政府財政吃緊:台灣的第二大挑戰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