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下跌、中國經濟低迷,都是貿易戰惹的禍?請從宏觀角度看國際,別再「獵巫」!

美股下跌、中國經濟低迷,都是貿易戰惹的禍?請從宏觀角度看國際,別再「獵巫」!

2018 年已經結束,這一年毫無例外的有許多大事發生,但最搶眼還是幾乎貫穿全年的美中貿易戰。從美中貿易戰以來,有許多評論、傳聞、消息,但無論如何,「目前的結果」是中國經濟每況愈下。而討論任何事情之前,先看事實應該是比較好的選擇,就讓我們先來看看幾個數據:

中國經濟低迷,接近金融風暴?

1. 中國 GDP 年成長率(2008-2018):目前幾乎與 2008 金融風爆時一樣低迷。

圖/Trading Economics

2. 中國的零售銷售年成長率:一路下降(2018 年 11 月的數據創下 2003 年以來最差的表現)

圖/Trading Economics

3. 中國的工業生產年成長率:目前也幾乎是 2008 年之後最差的時候。

圖/Trading Economics

可見目前中國經濟的低迷,已經接近於 2008 金融風暴了。於是有很多人就認為:這些都是川普的「功勞」,而我今天就是要來討論這個「觀點」的正確與否。

「非川普」因素,早已存在

事實上,我們在分析新聞時,往往把「個人」的作用誇大,為何這樣說?

各位有空可以回頭看上面那三個數據,你就會發覺都不是 2018 年才開始下滑的,事實上多數數據都是從 2010 年就開始下滑了,但這之前並沒有貿易戰,因為歐巴馬時代兩國關係甚至非常好(除了歐巴馬後期的重返亞洲政策之外),可見中國的經濟在 2010 年之後一直下滑,一定有些「非川普」的因素作祟,個人認為有以下幾個因素存在

1. 基期墊高

某公司第一年營收 100 萬,隔年要成長為 200 萬很容易;但等到營業額成長為 1 億,要成長到 2 億就變得相對困難(但這兩個狀況都是成長100%)。同理,中國經濟以前規模很小,但現在中國已是一條巨獸(從 1952 至 2017,已經成長了約 400 倍),當然不容易再有高速成長(甚至每隔幾年伴隨一次衰退,也是合理的)。

2. 人口老化

人口(尤其是年輕人口)提供稅收、勞動力、消費、創意、研發人才甚至兵源,熟讀三國演義的人都知道,每個諸侯都有掠奪人口的紀錄(註一),可見人口的重要性。

而中國在文革之後的嬰兒潮被 1980 年的一胎化斬斷,至今人口的中位數年齡為 37.4 歲。如果各位上下看看這個表格,就會發現美國的人口中位數年齡為 38.1 歲、澳洲為 38.7 歲、愛爾蘭為 36.8 歲,都與中國類似,但這些國家都比中國的國民平均所得至少高 3 倍以上,因此中國可說是已經「未富先老」。

人口老化不僅會讓中國喪失勞動力來源,也讓中國減少消費動力(年輕人消費的增長速率較快),就算沒有美國貿易戰,中國的零售銷售都很難回復以前的高速成長。

3.薪資、都市化、科技水準、基礎建設完善度與西方逐漸拉近

中國在上述這些因素的成長,也都是中國過去高速成長的重要因素,但當中國的這些因素已經與西方差距越來越小(雖然還是有不小差距),經濟就很難繼續高速成長。

以中低階製造業(中國過去的主力產業)為例,隨著一國的經濟成長,工人會要求更高的薪水(更高的薪水也會促進該國消費,於是又造成該國更加成長),但當薪資大幅上漲到一個階段,該國中低階製造業就會大量出走,留下國內大量的失業人口。

而 1986 年中國全國勞工平均年薪為 1,271 人民幣,目前應該已經超過 30,000 人民幣,因此當薪資成長這麼多,一定有不少產業要外移,台灣、亞洲四小龍與日本當年都經過這些過程,中國只不過再走一次,沒什麼「奇蹟」可言(東南亞多數國家也正在重複這種「奇蹟」)。因此當歐美日國家的平均成長率很難超過 3.5 %時,那麼中國越來越往西方的低成長「靠攏」也就不足為奇了,畢竟「奇蹟」不是每年都在發生的啊(何況本就不是「奇蹟」)!

其實,上述三個因素的相反(基期低、人口年輕、薪資與科技等水準很低),剛好就是中國過去高速成長的原因,也是更早之前台灣、亞洲四小龍與日本等國家高速發展的原因,因此經濟成長沒什麼「偉人政績」,至少偉人很難改變長期的經濟趨勢。

所以啦,上述三個宏觀因素才是導致中國 2010 之後經濟成長減緩的主要原因,「中國並不是川普殺的」,那些說川普有辦法獨力把中國搞垮的人(或媒體),不是不懂宏觀趨勢,不然就是連數據都沒看就信口開河(或者他只看兩年的數據,畢竟現在短線主義興盛,有多少人在乎 10 年前的經濟高或低?)。因此就算沒有川普發動貿易戰,中國經濟也會大幅減緩,只是川普可能加速了這個趨勢罷了

美股下跌,主因也非貿易戰

另外 2018 年美國股市下跌,其實主因也不是貿易戰,而是過度高估的本益比(註二)。簡單來說,就是過去數年,股價上漲速度的比營收快許多,這種情形持續一段時間,就會產生資產泡沫化。而目前美股的本益比(雖然已經下跌一段),仍然是 100 多年歷史的前三高。

關於中國經濟和美股的狀況,我可以用一個比較實際的比喻:我們從門縫一直放瓦斯進某間密閉的房間內,在濃度達到一定程度以前,就算有人點火也不會爆炸;但是當濃度達一定程度之後,沒人點火也會爆炸。但世界上每天總有一些意外事情發生,因此若是基本面具備(= 濃度足夠),而總有一些人在開窗時,窗框摩擦產生火花引起爆炸。

人們通常會責備那個開窗引起爆炸的人,問題是那個放瓦斯進來的人,是不是更該死?不過這種「濃度變化」通常是漸進的,美股也不是川普上來之後就一夕之間本益比跳升,所以針對「基本面」(尤其宏觀基本面)的探討,因為比較難「獵巫」,大家就比較不感興趣。

希望大家看事情時,能夠更全面且更客觀,避免以「獵巫」或「找代罪羔羊」的「微觀」看法,落入思考陷阱而不自知。

最後,2018 年的動盪不安,很不幸被我言中,而這篇文章寫於美股創下歷史上十 2 月第二大跌幅的平安夜,因為股市大跌不是只和股民有關,而是經濟衰退的預兆。最近已經有許多企業傳出裁員或緊縮福利的消息(你知道台積電在緊縮福利嗎?),因此今年將會是比去年更動盪不安的一年,日後有時間再與大家分享避禍之道。

圖/Shutterstock

註一:例如諸葛亮第一次北伐,在街亭大敗之後,(強制)遷西縣一千多戶往漢中;孫權屢次征討淮南一帶失敗,但多次掠奪人口回國,就連派出大軍去夷洲(可能是今日的台灣),一無所獲之際,卻「但得夷洲數千人還」(參見三國志.吳主傳)。各位可以想想:戰敗之後還要空出一部分兵力強制遷徙人口回國,可見控制人口是多麼重要的事情。請參考此篇

註二:此處引用席勒教授(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循環調整本益比(眼尖的讀者可以發現我已經多次引用此數據),原名為 cyclical adjusted PE ratio,簡稱CAPE(也有人直接命名為 Shiller P/E),是席勒教授根據傳統的股市本益比,經過通膨與移動平均調整後的本益比。本指數若越高,代表股票市場可能越被高估。該指數的原始數據,可以從此處下載。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