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普京的 18 年「緣分」:「俄羅斯聯邦總統選舉在臺灣」現場,與「ВВП」的崛起、擴權和挑戰

我與普京的 18 年「緣分」:「俄羅斯聯邦總統選舉在臺灣」現場,與「ВВП」的崛起、擴權和挑戰

於 3 月 18 日「前後」開始進行投開票作業的俄羅斯總統大選,此刻結果已經大勢底定——根據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表示,在總統大選完成五成選票計票後,普京以超過 75% 的得票率遙遙領先,確定繼續統治俄羅斯六年。

為什麼會説「前後」呢?因為幅員廣大的俄羅斯領土,共橫跨了十一個時區,加上後面會詳述的「不在籍投票」早已進行,所以在大選日這天,有地方已經開始計票、開票,有人則還在投票。

從唸俄文系開始、赴莫斯科進修、到在新聞界工作、後來又轉職赴海參崴當「外勞」......,與俄羅斯和普京「結緣」超過 20 餘年的我,借此機會,來和大家談談這一號人物:

神祕「特務」,一年內「搭直升機」升情治局長、總理和總統

第一次聽到普京(Vladimir Vladimirovich Putin)這個名字,是在 Y2K 的第一天,我帶著跨年夜的宿醉,看到報上刊出的國際新聞,提到了當時的俄羅斯聯邦總統葉爾欽(Boris Nikolayevich Yeltsin)——

但這次葉爾欽總統不是「又要」換總理(在 98 到 99 年間,因葉爾欽執政不力聲望大跌,連換 4 任總理「救火」),而是正式宣布「禪讓」總統一職,給知名度不高的新總理普京,且普京能根據憲法規定,代理總統一職,直到大選。

「這個人是誰啊?」我直覺葉爾欽一定是酒喝多了,才做出這個決定——當時的普京雖「貴為總理」,在俄羅斯政壇中卻是個神祕低調的人物,出身背景雖然也算「根正苗紅」、但絕非「名門之後」的他,長期以來在前蘇聯的情治外事系統——KGB(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中任職,於 91 年受到新任列寧格勒(後恢復原名為聖彼得堡)市長索布恰克(Anatoly Aleksandrovich Sobchak),提拔擔任市長外事顧問,並在 94 年升任第一副市長。

96 年索布恰克敗選,普京到莫斯科另起爐灶,在 98 年前後被葉爾欽快速拔擢,一年內接連升任俄羅斯的聯邦安全會議祕書長、國家情報局長,乃至擔任總理——多數俄羅斯政局研究者都認為,普京是因為「對葉爾欽威脅最低」,「忠誠度受到肯定」才會被拔擢到這一高位,乃至接班。

可誰也沒想到,這位 48 歲就「初登大寶」的普京,此後牢牢掌握住國家的最高權力,到了「後壯年期」的花甲之年,還時不時出來打打赤膊,秀秀肌肉。

「結緣」十餘年——「普京讓我保住飯碗」

「小裴,你不是會俄文嗎?」時間來到 2004 年,承蒙老東家《遠見》總編輯刁明芳給我這個退伍才一年多的小執編機會,在每個月「全球焦點」這個欄目留了兩頁篇幅,撰寫跟俄國有關的報導。

但我自許是個專欄作家,而非外電翻譯,所以字數雖不多,仍堅持要採訪,聽聽臺灣的俄羅斯專家怎麼說。

記得第二篇的主題就是「俄國 2004 年總統大選」,我訪問的對象,是時任政大俄研所所長郭武平

「普京篤定連任,」他信心滿滿地說。
「會不會有萬一?要是他落選,總編輯一定要我引咎辭職......」小執編我有點怕。
「你標題就下這個,沒當選我負責!」他哈哈大笑。

簡介一下背景:2004 年時,普京本人雖不隸屬於任何政黨,但貴為地位穩固的現任總統,自有支持他的政黨與文宣操盤高手,為他想出「很有梗」的競選口號——在 2000 年時,簡潔有力的口號是「普京的計畫——俄國的勝利」;2004 年競選連任時,又巧妙地利用普京俄文全名(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Путин)縮寫,與國內生產毛額俄文全名(Валовой внутренний продукт)的縮寫同為「ВВП」,而以「ВВП X 2」,將普京兩任任期,與「GDP 翻倍」畫上等號。

且事實上,在普京的第一任期,拜國際原油價格暴漲且居高不下之賜,俄國的國內生產毛額早已步步高升了 50%,並名列當時高盛分析師剛喊出的,熱騰騰的「金磚四國」之列。(今年 2018 普京的競選口號,是「強而有力的總統——強而有力的俄國」)

普京競選口號:強而有力的總統,強而有力的俄國。圖/裴凡強 提供

結果 2004 年大選結果,普京果不其然在 64.3% 的投票率中,贏得了 71.9% 的選民青睞——他成功連任,我也保住飯碗。

2018 年 2 月 25 日,「以俄為師」的習主席

時間快轉來到 14 年後:2018 年 3 月 11 日禮拜天,從早上 8 點到晚上 8 點,長達 12 小時的時間裡,在車水馬龍的臺北市信義路基隆路口,一波波的外國人,操著在臺灣不那麼常聽得到,還有明顯彈舌音的語言,走進「震旦大樓」——

這些人講的是俄語,他們的目的地,是位於這棟大樓 9 樓的「莫北協」,也就是正式名稱為「莫斯科臺北經濟文化合作協調委員會」,俗稱的「俄羅斯駐臺代表處」。

這些俄國人在不上班的週日前來代表處的原因,我在 2 月 25 日傍晚就知道了。當時手機振動了一下,原來是 Facebook 活動邀請的信息通知。打開一看,是俄國駐臺代表處在 6 月 12 日,俄國國慶以外的時間辦活動所發的邀請——這倒是件新鮮事。

這場在 3 月 11 日舉行的「僑民活動」,其主旨由俄文直譯,是「俄羅斯聯邦總統選舉在臺灣」。

看到這樣的主旨,下意識認為這應該是一個為總統普京連任而造勢的場子,但卻邀請了我這個不是僑民的人參加,想來應該是「廣邀」曾經對莫北協按讚的臉書使用者,於是我也未仔細看內容,隨手就先按了參加。

無巧不巧,2 月 25 日這一天,也正是臺灣各媒體對於中國大陸領導人「即將稱帝」一事,引發軒然大波,造成熱烈討論之時。當下「我心裡暗笑這些人的迂」,這有什麼好意外的呢?「以俄為師」嘛!國父不是早就這麼說了麼?

畢竟回顧過去 18 年來,在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宮牆內,普京連任、「轉職」總理、修改憲法、回鍋總統......都早已經不是新鮮事了;而自從戈巴契夫(Mihail Sergeyevich Gorbachov)改革失敗,導致蘇聯解體開始,卅多年來,俄國就算有千百種的失敗之處,但光就千禧年普京上臺後「長期執政帶來的長期穩定」,與「貫徹領導人施政方針」這兩件事看來,大概就足以繼續「為人師表」。

且就算對普京再有意見者,也無法否認一件事,普京正是由「民主機制」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俄羅斯聯邦總統選舉在臺灣」這個活動,其實就是不在籍投票(Absentee Voting)——憑著護照,俄國旅臺公民經過身分核對後,就能領取選票,比本土同胞提早一週「選賢與能」。

「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合作協調委員會」1 樓投票指標。圖/裴凡強 提供

僑民抵達代表處。圖/裴凡強 提供

選舉公報。圖/裴凡強 提供

「俄羅斯聯邦總統選舉在臺灣」現場

在震旦大樓一樓的大廳,放著一個立牌,牌子上貼著張簡單的 A4 紙張,上面以俄文寫著「投票 九樓」。我碰到一對俄國夫妻帶著兩個兒子剛投完票,我問:「擔不擔心這些海外選票被做手腳?」「只有禱告上帝了。」他們給了我這個答案。

另外我看到嫁到臺灣,推著娃娃車的媽媽普詩蔻娃,還有穿上「神父常服」的東正教神職人員基里爾,都趕來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公決和自由選舉是人民權力最高的直接表現」,這些海外俄國公民正實踐《俄羅斯聯邦憲法第三條第三款》。

這次的競選公報上,有八個候選人的照片與學經歷及政見,每個人的大頭照看起來都像是油畫畫的,相當唯美,普京與「俄國派瑞絲.希爾頓」索布恰克(Ksenia Anatolyevna Sobchak)正好在八張照片的中間部分,顯得特別醒目——注意到了嗎?索布恰克。是的,她父親正是前面提到過,那位對普京青睞有加的前列寧格勒市長索布恰克。

「這個女人是個炫富狂,」普詩蔻娃投完票時這麼說,她投了普京一票。

這次競選,少了普京的老對手、「死對頭」,上次選舉中囊括約 17% 選票的俄共黨主席久加諾夫(Gennady Andreyevich Zyuganov,關聯報導請見筆者〈【時代現場】十月革命百年祭:我在紅場,與史達林的曾孫一起凝視這場「未完的革命」〉一文),普京顯然是勝券在握──至於其他六個人知名度都不算高,但這些人至少可以藉此在歷史上留下一席之地,並在短期內增加自己的知名度。

東正教神職人員前往投票。圖/裴凡強 提供

屈辱中站起——普京高聲望的原因與艱鉅的挑戰

蘇聯解體後,葉爾欽時代的「自由派政治家」們,在俄羅斯的經濟改革政策上失利,不但重創國家財政,更導致盧布暴跌,讓許多人畢生積蓄化為烏有;而俄國共產黨主張「重新恢復社會主義」,又讓人一頭霧水,不敢輕信。

「我看不到檯面上有哪個人能替代普京,」在海參崴工作時,賭場司機康士塔丁,在我問起他對普京豪華的私人專機看法時這麼說:「你希望你的總統很窮嗎?」

他的年紀只比我小一些,清楚記得葉爾欽時代國家的貧窮,與被西方侵門踏戶的屈辱——我明白他的感覺,當我 1998 年在莫斯科讀書時,也曾感覺這個國家將會繼續衰弱下去。

但當然,也有截然不同的意見:「不是你們在媒體上看到的,有那麼多人要投普京,在我心中其實有更適合的候選人!」更年輕點,在臺灣工作的塔拉索夫,直說他不支持普京,可他卻也說不上來目前公報上的其他七個人,哪個人足以擔任這個職務。

在「收復」克里米亞時,普京的支持率曾達 82% 的高峰,但是這場大家都知道結果如何的選舉,在如今俄羅斯經濟,再次面臨國際原油與天然氣價格下滑、國內經濟自 2013 年高點重挫後反彈疲軟、貧富差距擴大等等問題下,極有可能造成投票率過低的情況——如今普京比較擔心的「選情」,是如何刺激出選民出門投票的意願。

「得票率七成!」當我在今年選前,再度與郭武平教授討論俄國選舉時,已經不會再問他「普京會不會落選」這樣的傻問題了,我問的,是普京勝選的得票率。而郭教授也再次給出了答案。

下一次選舉,普京就過 70 歲了,在今年依舊暢銷的「普京月曆」上,印的還是「ВВП」——這位「ВВП」(普京),要如何在石油天然氣價格下跌後,重振俄國的「ВВП」(GDP),大概是他接下來 6 年、或可能更長的新任期中,首要面對的艱難課題。

2018 年普京月曆。圖/裴凡強 提供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ree Wind 2014@Shutterstock、附圖/裴凡強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