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太平島──你是否還記得,國際現實對我們的訕笑?
圖片

我知道我的專欄叫《From Russia,我在俄羅斯上班》,而現在我要談的卻是在南海上的太平島,不過,這樣應該不算太離題,因為正是我在俄羅斯上班時,突然起心動念,要再到太平島一趟。

下定決心的那一天是去年的七月十二日,那天是又一個乾燥晴朗的海參崴夏日。我一如既往,上班下班,回宿舍,開啤酒,滑手機,看看臺灣親友的動態,想想在換日線有什麼可以寫,其中有個朋友在 Facebook 上短短的新貼文,引起了我的注意:

「沖之鳥島 v.s. 太平礁」。

這才驚覺大事不妙!

南海仲裁,群島變群礁

在此之前,我在北國賺盧布,下雪、停雪、融雪,日子一天天過下去。當我跑到更遠的貝加爾湖畔出差時,新政府的南海政策,早被耀眼的湖光屏蔽了,南海仲裁更早就拋在西伯利亞鐵路的路途上。

我原本聽到的消息是,菲律賓就中菲的海洋權益及海洋執法與島礁開發等爭議海域,向常設仲裁法院(PCA)提出仲裁,簡單說,就是挑戰中共的「九段線」主張。但是九段線與我方傳統 U 形線(十一段線)之差別,僅在越南北部灣的兩段,所以仲裁結果必定同時不利於兩岸的南海論述

原來菲律賓不單針對傳統 U 形線,還無限上綱地主張:

「太平島沒有淡水、也沒有可供農耕的土壤,食物飲水都從外地運來,人類無法在島上生活,因此太平島只是一個岩礁(rock),不是島嶼(island),無權主張大於 12 海里的海洋區域權利。」

仔細看看,仲裁庭的那五個活寶仲裁員,四位來自歐洲,一位是長期居住歐洲的非洲人,這樣背景的人通常對南海問題的來龍去脈,不會有太深入的了解,我冷笑了一聲後,繼續看下去,報導上還寫,因為(未曾上太平島)證人的證詞,所以除太平島是礁石之外,還連帶讓整個南沙群島一起直接降級為「南沙群礁」。

對曾經坐了五天的船,從暈得七葷八素到練就不暈之身才航抵太平島的我來說,真的比一般人更難接受這樣的結果,只好怒灌了好幾杯俄國啤酒退火。

也許,臺灣人這時候才驚覺,原來中共與菲律賓的南海之爭,與我們自己的利益相關;同時也可能懵懵懂懂地明白,為什麼當中共於南海鑽油探勘,引起越南暴動時,也牽扯到臺灣──當然不是因為越南人傻傻分不清臺灣和中共的差別,而是因為在越南人眼裡,我們正「竊據」著太平島呀!

海巡弟兄守護水質最佳的五號井。圖/裴凡強 提供


「瘡疤未癒已忘了疼」:無人關心的南海權利

總之,直到如今南疆已被視為「非法」,太平島也遭判為「太平礁」,美國在臺協會(AIT)臺北辦事處前處長司徒文,還公開說臺灣對於南海這個固有疆域的主張,在國際上是可笑的(laughable),甚至「開玩笑」說:「南海可不是臺灣人民天天可以跑去游泳的地方。

去年在臺灣的「南海熱」,這才姍姍來遲。

只是,瘡疤還沒好就已經忘了疼。去年沸沸揚揚的南海仲裁風波,今年已經雲淡風輕,沒有人再去回顧這一年來時局的改變。

回想去年,有人寧可吃上官司也要衝去太平島「宣示主權」(島上有我們的軍警也有郵局,主權在我,到底要宣誓甚麼?);有的人高喊要組團觀光(但是這些人通常連南沙有多遠都不知道);當然也有像我這樣的人,為了寫書,先跟公司請假,再親自經由合法管道申請到太平島。

再次親自踏上太平島,見證如假包換的「是島不是礁」

踏上太平島,我親眼看到了井水的水量,還親口喝到了「『太平島的強項』──品質好到不行,跟 evian 差不多的五號井太平水」(馬英九說的)。

同時,我還找了個老外跟我一起見證太平島既不是「ROCK」也不是「REEF」,而是如假包換的島嶼。

在五號井附近,還有一個像是大水坑的九號井,雖然看起來比較不乾淨,但是經檢測後,證明為海水僅占 2.5% 的淡水,只是大腸桿菌的含量偏高而已,目前作為養殖淡水魚吳郭魚之用,動物不會說謊,人才會。

我低頭看著九號井,椰子樹的倒影映在井水水面,抬頭一看,十幾顆椰子就高高掛在樹梢,植物也不會說謊,一個淡水不充足的地方,不可能長出這麼多的天然椰子與其他植被。

老外與我一同見證太平島是座島嶼而非岩礁。圖/裴凡強 


你也想到太平島嗎?致電國防部 02-2311-6117 或海巡專線 118 都沒用喔,因為國境之南不開放民眾申請。

但你如果想表達「對於海巡機關服務人員辛勞保衛南疆」的肯定,絕對歡迎!

《關聯閱讀》
小英的新南向政策,東南亞怎麼看?──來自印尼頂大的觀察
小英的新南向政策、與歐巴馬的越南美食──東南亞為何是兵家必爭之地?

《作品推薦》
我在海參崴,冰天雪地開賭場
「俄文好,月薪100K不是夢?」──過來人告訴你真相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裴凡強 提供

裴凡強/From Russia 我在俄羅斯上班

裴凡強。人在「寧古塔」,俄名「SLAVA」,生於臺北市,長於大安區,外省第二代,前世俄國人(猜測)。
考上歷史系卻大半時間泡在俄文系修雙主修,目前擔任外籍勞工,最得意之事為中華民國史上第一個在曾母暗沙採訪的記者。
合著有《島嶼岸邊》、《紛分和合》等書。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