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繳的稅,換來更好的生活嗎?──俄羅斯福利制度的真相(上)

我們繳的稅,換來更好的生活嗎?──俄羅斯福利制度的真相(上)

五月份是臺灣的報稅季,連續兩年,我人都在海參崴,錯過了以往每年都能看到的:在報稅截止日前的最後關頭,納稅義務人為了避免那最高可開罰到本稅 15% 的滯納金,趕往銀行或國稅局臨櫃報稅的盛況。
 
不過,如今受惠於網路申報這項便民措施,可以不用人擠人臨櫃報稅,除非遇上網路壅塞,整體來說的確省時方便。
 
在臺灣報稅讓人不爽

儘管報稅的方式日新月異,可是只要上個網填寫資料,按個鈕確認金額,自己的辛苦錢就憑空蒸發了,所以這個「方便」其實還真不是滋味,畢竟要任何人從口袋裡掏出錢來,本身就是件讓人不悅的事,更何況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掏錢去「盡國民應盡的義務」呢。
 
同樣是繳稅,以往頂多在完稅之後,悻悻然地離開銀行或國稅局趕去上班,然後為了準備未來的所得稅,再努力工作一整年,以便來年的此時此地此刻繼續納稅,「以前雖然比較麻煩,但是至少沒有被語言文字『挑釁的痛感』」,一個朋友在首次嘗試透過網路報稅後這麼說。細問之下原來是手續完成,銀貨兩訖後,原本也算了事了,但是卻冒出一行字:「感謝您對國家建設的付出」......。
 
那麼回想一下,自從出社會有「所得」之後,對於繳稅這件事的感覺吧,是盡了國民應盡義務後的「光榮感」呢?還是無奈地掏腰包,感慨自己的血汗錢,不知道會被「官僚」怎麼揮霍,再一想到未來年復一年要把賺來的一張張鈔票打水漂似地,扔進公家機關「動作慢、效率低」的無底洞,而低聲咒罵不已呢?想必是後者居多吧!更令人憤慨的是,那些所得比自己高出好幾倍的有錢人,避稅的功夫竟然也是自己的好幾倍,億萬富豪的所得稅跟自己差不多,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真是怎麼也讓人想不透。
 
其實不只是現代人繳稅時情緒不太好,古人繳稅的時候也挺不爽的!他們的心情有多不美麗呢?讓我們翻開《詩經》,回顧一下兩、三千年前的周朝老祖宗吧,這些老祖宗跟我們差不多:除了在服勞役上,也是不願「役」之外,再看看〈詩經 ‧ 魏風 ‧ 碩鼠〉吧,基本上就是一篇有關納稅的抱怨文:「碩鼠碩鼠,無食我黍」,政府的稅捐單位在他們眼中是一隻大老鼠,大老鼠牠盡可能地把這些井田制度下的「納稅義務人」所辛勤耕作的作物,吃得一乾二淨,100% 地抱怨「萬萬稅」。
 
納稅這件事,以往在課本中所學到的是:「政府用強制的規定,要求百姓繳的錢,就是『稅』,並分成所得稅、財產稅和消費稅三種,而所得稅中『個人綜合所得稅』其最大的特點是『所得愈高,繳稅愈多』,稱為『納稅能力原則的公平』......」。

看起來很正確呀!(不過好像常常不是很公平)
 
那麼再想想,這些繳給政府的稅到哪裡去了?按照課本所說的是,百姓繳納的稅金,是政府最主要的收入,占六成以上,中央或地方政府有了稅金,才能辦教育或進行各項公共建設。(不過好像也讓人懷疑用途是否真是如此)
 
若是能夠只享受不付費,也就是說,不用納稅,或者能少納點稅的話,那該有多好啊!而且古人也是這樣想的喔,〈碩鼠〉的結尾不就是:「逝將去女,適彼樂土」,白話文就是:即將離開你,移民到那理想的新樂土
 
而我所在的俄羅斯,是否是一片樂土呢?我這個在俄國工作的外勞,又是怎麼繳稅的呢?
 
在俄國報稅還是讓人不爽
 
根據規定,俄羅斯聯邦境內領有工作簽證的外國人,頭半年的所得稅是 30% 之譜。是的,也就是說,我所賺的每 100 盧布中,有 30 盧布要上繳聯邦政府,薪資直接扣除稅金,連報稅的手續都免了,領得愈高,繳得愈多,逃都逃不掉。而且,除了每個月俄羅斯聯邦政府饒不了我之外,中華民國國民的「應盡義務」也不因我不在臺灣而有所減免,看起來,我的心情應該是雙倍的不好吧!
 
因此,避稅的唯一辦法是,公司把薪資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在俄國領取法定標準薪資,另一部分仍然是新臺幣。在經過半年後,所得稅調降到 13%,雖然還是不算低,但也足以讓我歡天喜地了。

不過,既然納稅腳踏實地,完稅也就心安理得,至於稅金的用途嘛,外交、軍事我縱然難以著墨(天知道我在臺灣繳的新臺幣中,有幾成是用在潛艦國造中;當然也說不上來,我在俄國繳的盧布,又有多少被用在支持東烏克蘭叛軍上),但是舉凡大馬路、人行道、自來水,日常接觸得到的公共建設,同時作為臺、俄兩地的納稅人的我,應該有資格公道地批評個幾句。
 
記得過去曾聽過有人批評「路平專案」就是「為馬路縫上補丁」、人行道以不適當的地磚當建材導致龜裂破損、為身障人士所設計的無障礙設施,因為同時「也是」機車騎士的無障礙設施,而被碾壓得慘不忍睹,還有颱風過後,自來水水質濁度變高、排水設施不良,以致大雨淹水......,不勝枚舉。

未修補的人行道。圖/裴凡強 提供


路面上積水坑洞。圖/裴凡強 提供


這些問題,俄國也有,而且更糟

馬路嘛,像月球表面;排水嘛,雨只要稍微大一點,肯定淹水;階梯嘛,雖然行人熙來攘往,但宛如廢墟。走在路上,要當心不要踢到外露的鋼筋而被絆倒,也要留意別踩在鋼筋上,然後當腳抬起來的一刻,被鋼筋彈到腳。當然更別提「黃河程度」的水質濁度了,看到上述許多在臺灣鐵定早就被名嘴與電視臺拿來 24 小時批判的現象,俄國人當然抱怨,但多半木然到幾近無動於衷。

許多俄國人的祖先在沙皇時代是農奴,他們的生命就是用來為地主耕種與服勞務。到了蘇聯時代,又在計劃經濟的制度中,被調教成排隊部隊,所以他們早就慣於等待,視低效率為常態,心想也許有一天,政府終於會來鋪鋪柏油,修修馬路,還能笑著說「Это Россия」(這就是俄羅斯呀)!
 
每次回臺北,包括市容在內,原本看不順眼的地方還是看不順眼,總納悶「怎麼改變還沒成真」。只是,在俄國待久了,讓我開始珍惜過去所擁有的一切,當然我希望臺灣能更好,而不僅是比下有餘而已,但至少我還看到了自己的稅金,讓臺灣在社會福利上,具有讓人心滿意足的小確幸。
 
昨夜,海參崴又下了場雨。原本該積水的地方還是積水,照例會泥濘的地方依舊泥濘,還好早已知道,在這兒就別穿太好的鞋,這樣才不會心痛!時常聽到一陣尖銳的摩擦聲,原來「又」是一輛汽車的底盤卡到一個大洞,駕駛正緩慢而吃力地試圖把車開回柏油路比較平坦的部分,海參崴 80% 以上的車輛是來自日本的右駕二手車,別開太好的車跟別穿太好的鞋,道理一樣。

不過,別抱怨,在俄國大家享受到的待遇都一樣,也沒有人逼我來這裡工作。我唯一比較幸運的是,每當到了臨界點的時候,還可以跟公司的人資部門申請返臺假,暫時回臺灣享受個幾天小確幸。

《關聯閱讀》
每人獲贈一公頃土地,移民俄羅斯當地主?──俄羅斯福利制度的真相(下)
立委、名嘴口中的「元凶」證所稅廢了,為何股市交易還是低迷?

《作品推薦》
聽媽媽的話外派去!──我們不賭錢,賭的是青春
「俄文好,月薪100K不是夢?」──過來人告訴你真相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黃明堂 攝影、附圖/裴凡強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