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文好,月薪100K不是夢?」──過來人告訴你真相

「俄文好,月薪100K不是夢?」──過來人告訴你真相

報載:「俄文好,月薪 100K 不是夢!」剛外放回來的陳大使以他多年駐俄的觀察,宣布這項利多。

「原來這是你到海參崴的原因呀!」這則新聞讓我再度成為朋友間的焦點。

「這個嘛……」我對這行情感到驚訝。

不過,不論我的回答是什麼,這數字已被大家認定是我薪水單上的數字,好像就是學俄文的底薪或公定價,說不定也成為目前俄文系在學的學弟妹們奮發向上的動力。

那麼,俄文多好才算好?俄文好就勝任工作嗎?從事什麼樣的工作才有這個價碼?念俄文就為了追求 100K 嗎?問號很多,但新聞從不負責解答。

過去,對於像我們這種學習「相對」冷門語言——俄文的人來說,如果想要學以致用,大概不脫以下兩種:

一、去考外交官吧!──超級難考,名額又少,錯過今年,明年想捲土重來,不過招不招考還不一定!

二、當翻譯人員吧!──但有那麼多俄文翻譯工作嗎?暢銷書《夜巡者》輪得到你翻譯嗎?

直到後來臺灣與俄國之間的貿易往來日益增加,打開人力銀行黃頁,國貿與業務性質相關的工作愈來愈多,才稍微跳脫了以往常常被質疑(特別是長輩)「學『蘇俄話』以後怎麼找工作啊!?」的窘境。

這種讀書讀到被質疑的心酸,想必不只是學俄文的我們,學土耳其語、阿拉伯語以及過去韓語系的學生,可能感觸都特別深刻,而且說不定所有社會組學生都有這樣的困擾。

不久前瀏覽網頁,甚至還看到一篇〈高中生心聲:怕念社會組沒工作,硬著頭皮念自然組〉的報導,好像讀自然組就「自然而然」容易找到工作似的,不過如果未來更多高中生都選擇自然組,絕對又是災難一場,實在很難想像大家讀完自然組之後,工作又會好找到哪裡去。

那麼既然業務性質的工作增加了,工作內容大概是什麼呢?簡單來說就是市場調查、開發客戶、維繫客戶以及產品報價,再加上負責後續的產品品質與交期等等,當然還有許許多多的表格單據要處理。

雖說,投入低底薪高獎金的業務工作,的確不失為社會新鮮人的好選擇,但是業務的流動率如此之大,也足以證明要在這一行站穩腳步並不輕鬆。以我對自己的了解,雖然俄文業務同樣是一份能將俄文學以致用的工作,但從來就不是我求職的首選。因此,儘管俄文相關工作變多了,但多的大半是業務工作,對我來說與當年比起來,差異其實並不大。

去年 12 月中,因為公務返回臺灣一趟,期間透過師長幫忙,在臺灣設有俄文系的三所大學演講,題目是「我學俄文,我在俄羅斯工作」。

如前文《我在海參崴,冰天雪地開賭場》所寫:「『博弈事業』不是擺好賭桌,自己做莊,招攬客人來下注這麼簡單。」我現在的工作重點之一,是讓更多的旅客,能夠認識海參崴,並進一步前來旅遊,而且還要保證這趟旅程充實豐富。

所以,我這次演講的目標就是讓正在學習俄文的同學們了解到,雖然俄文課本上,連篇累牘談論莫斯科與聖彼得堡的課文,讓人心嚮往之,卻忽略掉離臺灣不遠,而且當地還有臺商投資的海參崴。特別是,我的工作偏向服務業,不同於以往與俄文相關的工作性質,儘管在課本中讀到的普希金與托爾斯泰,的確可以豐富我們的內在,卻不是一份就業指南。

所以,演講內容與其嘮叨我「刻苦」學習俄文的過程,還不如跟他們多談談,不念自然組,又進了冷門科系,假使想要學以致用,又對業務性質工作不感興趣,那麼何不及早立志到俄羅斯當「外勞」,「大學畢業後,就算服一年兵役也才二十出頭,趁父母還不太年邁,爭取外派,在俄國工作幾年,升任中階主管的職位後,回來結婚生子、陪伴父母。」我並未為他們勾勒出什麼美好願景,反而點出一件事:「陸客愈來愈多,既會中文又諳俄語,這才是優勢!好好學俄文,外派要趁早。100K 的新聞先忘了吧!

演講後,我留下一段時間讓現場的同學發問與填寫問卷,其中一個問題是「聽完演講後,你是否對於到海參崴工作有更多的了解?」從他們臉上滿意的表情,我已經知道答案。

《關聯閱讀》
「你為什麼來到柬埔寨?」──無比巨大的生產線上,我不斷問自己
台灣,妳還停留在英語至上的外語觀嗎

《作品推薦》
全球最多語言在此匯集──為了工作,我在俄羅斯補習考俄文
紀錄片《冲天》,讓我稍稍走進老媽的內心世界──外勞看電影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裴凡強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