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冲天》,讓我稍稍走進老媽的內心世界──外勞看電影

紀錄片《冲天》,讓我稍稍走進老媽的內心世界──外勞看電影

作為外勞,我也享有返鄉休假的福利。

每次休假返回臺灣,都要把握時間陪伴民國 24 年次的老媽去看電影。

80 歲的她,最愛看的是 3D 或 4D 的電影,觀看完《侏儸紀恐龍》必大呼過癮,欣賞完《金牌大特務》則心寬體暢,偶爾看到一般 IMAX 的片子,還會有點遺憾地說「啊!如果是 3D 或 4D 的影片就更好了!」

尤其是她通常都是華納威秀午夜場次最年長的觀眾,兒子媳婦又買好汽水爆米花與之同樂,「時人不識于心樂,將謂偷閒學少年」,看電影真是件開心的事。

所以老媽看電影,有兩個條件:「一不傷腦筋,二不動感情」,乒乒乓乓打打鬧鬧一陣之後,滿心歡喜地打道回府,看完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盪氣迴腸的電影絕對敬謝不敏。

不過,這次有部電影我一定要邀請老媽破例一看。

上個月《換日線 Crossing》的編輯張翔一先生邀請我們這一票作者聚會,「談笑有鴻儒」兼酒足飯飽不在話下,而且手上還有幾張《冲天》的首映會門票分送。

(換日線大叔編按:此乃轉送 CNEX 紀實頻道編輯室總召 Albert 的好意給換日線作者。言下之意:歡迎踴躍投稿加入換日線筆陣,可不定時拿好康。)

原來這是部有關空軍的紀錄片。

剛回臺灣的我,之前沒聽說過這部紀錄片,但是一想到外公是空軍上校退伍,老媽是空軍子弟,而且雖然適逢抗戰勝利 70 週年,但是在臺灣如今的政治氛圍下,居然還有人願意花錢拍這樣「政治不正確」的影片,真是相當難得!我一定得討幾張門票,要老媽推掉她的牌局,到中山堂去看電影。

Google 了一下這部片的海報宣傳:

1.那是一個螺旋槳稱霸天空的年代(沒錯!首架噴射機出現在 1939 年)

2.是一個可以眼睜睜看到對手表情的年代(不只如此!老媽也還清楚地記得日本飛行員低飛轟炸昆明時的獰笑)

3.是一個可以開著飛機追女朋友的年代(特權?不過還是不能帶女朋友參觀自己的戰機)

4.是一個速度重要,但是優雅更重要的年代(絕對認同!那個年代能當飛行員的一定學富五車風流倜儻)

「曾經有那麼一群年輕人,每一次起飛都可能永別,每一次落地都必須感謝上蒼,他們戰鬥在雲霄,勝敗一瞬間。他們在人類最大的戰爭中成長,別無選擇。」擔任旁白的金士傑先生,用這一段口白搭配他充滿特色的嗓音,在故事一開始,就預言了這群年輕菁英的命運。

在中華民國與日本帝國之間的全面戰爭開始之前,他們是幾乎擁有一切的天之驕子,但個個都早已準備好遺書,為了國家可以隨時放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不論是他們愛的人,或是與愛他們的人。相對於過去的抗日電影,《冲天》還細膩地刻畫出幾個日本飛行員對於這場戰爭的無奈,畢竟在這樣的大時代,不論是誰都不是自己真正的主人。

如我所料,開眼兩分鐘後,老媽開始頻頻拭淚,尤其在看到影片中筧橋空軍學校校門石碑上「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的碑文時,淚水更如雨下,我們急著遞衛生紙給她。與影片中出現的許希麟、林徽因、齊邦媛等 3 位女士與空軍的淵源相比,老媽的抗日記憶還真只是「我的少女時代」而已,她經歷的抗戰就是在大後方躲警報,但是她一直是一個記憶力驚人的人,所以她記得好多好多聽起來很酷的事,包括外公安撫年幼的她躲在防空洞時不要怕,因為「當飛虎隊飛機的鯊魚嘴巴一張開,就能把『日本鬼子』的飛機給吃掉」,當然一定也包括那帶著獰笑,低空掃射昆明百姓的日本飛行員在內。

當播放影片的中正廳燈光又再次亮起的同時,來自在場所有觀眾的如雷掌聲響起,對象是導演與製片團隊。這個時候主辦單位安排了互動時間歡迎大家發表心得,或許情緒太激動,一向勇於發言的老媽卻在我不斷鼓勵後才終於舉手,又如我所料,當她發言後現場的掌聲為她響了起來,而且她所就讀的「粹剛小學」,正是佔去影片不少篇幅,「開飛機把妹」,寫情書又深情款款的「飛將軍劉粹剛」遺孀許希麟所創辦。

儘管這部《冲天》違反了老媽看電影的潛規則,哭得唏哩嘩啦,但是從她的發言與看完後跟海報合影的表情看來,這場電影儘管不三不四(不是 3D 與 4D),但是其特殊意義絕對不亞於任何一部好萊塢的強片!《冲天》是一部歷史戰爭紀錄片,但是絕對更是首抒情史詩。

下週我又要回海參崴去了,再次感謝這一部電影,讓我能分享老媽身處的年代,並且稍稍走進她的內心世界。

《關聯閱讀》
印尼前總統的「換日線」──新生代導演掌鏡,力圖喚起海外遊子的「愛國情操」
專訪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惠英紅:剛柔並濟,傳奇人生

《作品推薦》
當我也成為「外勞」,才明白台灣的外勞為何總是在講電話
全球最多語言在此匯集──為了工作,我在俄羅斯補習考俄文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裴凡強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