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多語言在此匯集──為了工作,我在俄羅斯補習考俄文

全球最多語言在此匯集──為了工作,我在俄羅斯補習考俄文

世界上的語言種類成千上萬,每種語言,文法句型難易、抑揚頓挫起伏大有不同,而且就算是母語,說得「二二六六」或錯別字滿篇的,也大有人在。

而我,一直患有「單字量不足恐慌症」,海參崴的廣告傳單常是我最佳的教材,尤其是 3C 產品的型錄,因為上面總有最新的單字。還記得 5 月份賭場的俄國員工正準備安裝吃角子老虎遊戲機台,我去支援臺灣派駐的工程師,協助他翻譯與溝通的工作,沒想到一個「初始化」,就難倒了我……。

所以每當看到刻苦學習外語的人士,總感覺彼此是同志,若那個人能將外語琅琅上口,就更加讓我打從心底欽佩了。更遑論有的語言天才,彷彿「人體翻譯機」似的,不論是「第幾外語」都字正腔圓,根本就讓人五體投地嘛!

前蘇聯人竟淡忘俄文

過去的蘇聯,大概是匯聚最多人類語言的國家了吧!包括官方語言俄文在內,共有近 150 種語言在這占世界陸地面積六分之一的國家流通著。

只是以往有來自莫斯科的蘇聯中央強力要求「學國語」,師資充足,因此不論在冰原放牧的涅涅茨人(The Nenets),或是在中亞種棉花的烏茲別克人,全都操著南腔北調口音濃厚的俄文開講。

過去總認為,儘管口音難免,但前蘇聯的每一個國民一定一口流利的俄文,應該如此吧!後來才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兩年前,因採訪到亞美尼亞首都葉里溫(Yerevan),開車載我的司機俄文文法錯誤百出,而且是 I 與 Me 那種主詞、受詞都不分的那種狀況,讓我忍不住糾正這位前蘇聯國民的文法,他倒是不以為忤地告訴我:「拜託,15 歲後就沒有碰過俄文文法啦!」——讓人相當震驚的答案。

而自從蘇聯解體後,原有的 15 個加盟共和國中,除了俄羅斯、白俄羅斯與烏克蘭這 3 個同文同種的加盟共和國,原本就因語言相似而溝通無礙之外,其他中亞與高加索國家學校在 1992 年後開始停教俄文,英文師資更加不足,造成了這些國家的新一代「不學俄文,不會英文」的窘境;加上國家失業率高找不到工作,落得各國家雖表面獨立,人民卻無法自立的下場,如果不願終老於故里,舉目四望,有地緣關係,簽證較易於取得,地廣人稀,工作機會相對多的金磚新貴俄羅斯,就成為當「外勞」的首選了!

匯聚全球語言的土地

如今的俄羅斯,還是世界上匯聚最多人類語言的國家。我工作的所在地海參崴,因為位處東方,常可以看到黃皮膚黑頭髮丹鳳眼的亞裔臉孔,這些俄國少數民族說俄語的機會比母語來的多很多;但也可以看到很多非金髮碧眼且俄語怪腔怪調的人(我的腔調他們聽起來大概也很怪);有些人的臉孔跟我們好像,客串臺灣的鄉土劇絕對沒有問題,他們來自前蘇聯的中亞與高加索地區,多半從事一些粗活兒或是駕駛計程車的工作。

海參崴處處可見的中亞移工


這一群來自前蘇聯和各國的移工,儘管有人的祖國與俄國開戰斷交,俄國貨幣盧布又自去年起「跌跌不休」,俄國大使館外總是門庭若市,大排長龍的是等待簽證的焦急民眾,拿不到簽證就代表領不到薪水,領不到薪水就意味著家裡米缸見底,而且俄國使館的簽證業務通常一天只工作3小時,若是清晨6點還沒到使館外排隊,那不如睡飽點明天提早到吧!

這些國家有多需要俄國的就業市場呢?以吉爾吉斯來說,去年一年的GDP中有百分之三十,來自家人在俄國當外勞的匯款;塔吉克的依賴更深,近半數的工作適齡男性到俄國討生活,且GDP有百分之四十九仰賴他們匯款回國,不過愈來愈多的外籍勞工雖然填補了俄國人力短缺的勞動市場,但又因為這些勞工的俄文程度良莠不齊,而造成許多社會問題。終於在今年元旦起,外國人要申請工作簽證必須通過俄文檢定考試,考試的內容是:俄國歷史、俄國法律以及俄文文法,當然如果視力很好,筆試能靠作弊得手,但是最後還有口試那關,這可跑不掉!

想工作,得先通過語言檢定

作為外勞的一份子,我同樣也得通過考試方能取得工作簽證。雖說俄文學了那麼多年,也常有俄國人都稱讚我俄文講得好(客套成分應該有幾分),但還是不免緊張起來,心中想的是「如果考試沒過」那面子往哪裡擺啊!

有考試就有補習,臺灣如此,俄國亦然。因此特別去參加了模擬考,反正最壞的打算是如果考不好,大不了就去補習吧!沒想到不但考了 95 分,還發現俄國史的題庫有錯,「這張圖不是亞歷山大二世啦!是他的兒子,亞歷山大三世!」我向考試承辦單位反映,信心則油然而生,公司請的俄國律師很意外我竟然認得出皇上的尊容,那天幾乎逢人就說:「你認得出亞歷山大三世嗎?SLAVA(我的俄文名字)認得出來誒!」

同時參加模擬考的,果然有很多中亞臉孔,他們的俄文,感覺是在日常生活中磨練出來的,尤其講起數字特別溜,相信口試不是問題,不過筆試時監考老師應該發現有人「彼此關照」,因為她把幾個考生的座位大肆調動了一番,至於他們考得如何?我只知道我通過了考試,接下來就等著辦工作簽證了。

這場考試讓我想到了一個《聖經》故事。據記載,過去人類的語言是統一的,因此容易溝通,彼此團結,甚至於想建造通天的「巴別塔」,跟神平起平坐。結局是神變亂了大家的語言,建造工程戛然而止……。

不過,在這個能以翻譯軟體進行基本溝通的時代,語言的巴別塔已經不那麼重要了,外語能力只是加分的工具,如何齊心跨越「心的巴別塔」,在一個員工來自四面八方的跨國工作環境,有沒有向心力才是成敗的關鍵!

《關聯閱讀》
日文、法文擠破頭,東協語言資源少──從亞洲語文中心的揭牌,我們看到了什麼?
瑞士到底講什麼語言?

《作品推薦》
當我也成為「外勞」,才明白台灣的外勞為何總是在講電話
我在海參崴,冰天雪地開賭場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Shutterstock、附圖/裴凡強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