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海參崴,冰天雪地開賭場

我在海參崴,冰天雪地開賭場

「太好了!俄文學那麼久,恭喜你終於美夢成真啦!」所有的朋友聽說我即將前往俄國工作時都滿口祝福,然而緊接著就是一連串讓他們吃驚的問答組合。

「去莫斯科嗎?」

「不,去海參崴。」

「海參崴在哪兒啊?很遠吧!」

「不論在大陸的北京、南韓的仁川與日本的東京轉機,都只要兩小時喔!」

「那麼近啊,工作內容是哪方面的呢?」

「我要在賭場工作。」

「賭場……那是做荷官囉?不知道你會發牌欸!」

受 1990 年代的香港電影影響,賭場內好像就該出現賭客走向牌桌,然後叱詫風雲地把自己身家都押下去,說一聲「梭了」;或者是賭客與荷官拚命地搖晃手上的「骰盅」,然後用靈敏的雙耳聽出彼此的點數。

至於那些有著「賭王」稱號的大亨們,他們發跡莫非就是因為賭技超凡入聖,一擲千金豪賭致富?事實上真正像劇情中的橋段,能聽出骰子轉動的聲音,從而判斷點數平步青雲的,只有澳門「賭聖」葉漢一人而已。

照片提供/裴凡強

 

博弈事業與整合式娛樂度假中心

尤其是現代的賭場,之所以被稱為「博弈事業」的原因,就在於這不是擺幾張桌子,自己去做莊家,攬客人來下注這麼簡單。

因為賭場結合了劇場、電影院、展覽廳、會議中心、五星級酒店、大型購物商場以及各式各樣的娛樂場所與菜色多樣化的餐館,因而成為適合闔第光臨的「整合式娛樂度假中心」(Integrated Resort, IR),也就是說賭場內的老虎機與百家樂,雖然仍舊近悅遠來,絡繹不絕,但這只是吸引人的其中一環而已。

賭場成功的關鍵在於整體完善的娛樂場所、老少咸宜的活動設施、精明的商業頭腦、準確的投資眼光,再加上妥善的企業管理以及事前的完整規劃,這些條件缺一不可。

那麼,海參崴這樣一個大家都搞不清楚地理方向與城市特色的迷樣所在,究竟具備什麼優勢能雀屏中選?因為海參很多嗎?怎麼地圖上找不到海參崴啊?問號連連。或許,稱呼海參崴為「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比較適合,是的,世上還真有這麼佶屈聱牙的地名!

在歷史課本內,璦琿條約中割讓的「烏蘇里江以東,黑龍江以北」就是這裡,《後宮甄嬛傳》中讓人印象深刻的「苦寒之地—寧古塔」也是這裡,但是距離中、韓日、三國首都兩小時飛航時間的地方還是這裡。地理環境優越正是海參崴的強項,然而具備這樣優勢的地方,海參崴卻不是唯一,能不能被慧眼獨具的投資者發現,並且加以利用,將優點最大化才是關鍵。

圖/裴凡強 提供

賭場開在冰天雪地森林中

不過說實話,當我第一次前往賭場時看到令人相當震撼的景象,因為出現在我面前的並非是一棟美輪美奐的建築,或是獨步天下的裝潢,而是在被雪染白的針葉林裡,矗立著趕工中的玻璃帷幕樓房,帷幕上映照的則是攝氏零下 25 度的大晴天,以及身穿厚重衣物,來自中國大陸的工人,在凍得讓人講話都結巴的環境中,趕工的身影。剎那間,我開始思忖,一間賭場,砸下重金,蓋在既荒涼又冷颼颼的森林裡,真的能夠吸引到客源嗎?此情此景,不禁讓我想起 20 多年前的電影《豪情四海》(Bugsy)。

這部電影的劇情是描述美國傳奇人物席格(Benjamin “Bugsy” Siegel),如何在戰火煙硝稍息的 1946 年,募得 600 萬美元,在當時黃沙滾滾的沙漠邊緣小鎮 Las Vegas 開設賭場的故事,最後還讓這個地方成為燈紅酒綠的不夜城。這樣的慧眼獨具與投資眼光,或許就是老闆與伙計的差別吧。

此外,儘管俄國總統普京曾不遺餘力地批判賭場是犯罪的溫床和違法的淵藪,還全力支持關閉賭場,但是當這個強人總統最後開始同意開放博弈事業時,就代表風向球已經全然轉向,一如嚴刑峻法聞名的新加坡,也在五年之前解除了 45 年的禁賭令一樣,這就是藍海。

不過,有鑒於一般人對俄羅斯所知不多,對海參崴的認識更是幾近於零,因此行銷上就要結合更深度的旅遊行程,當旅客對海參崴的瞭解更多時,將有助於提高他們前來賭場的意願,因為在這裡等待著他們的除了是一座剛開幕的賭場,更是有別於 Las Vegas 的沙漠風情以及澳門的濱海氛圍的全新世界!

說到這,有一點恐怕要讓大家失望了,我在海參崴賭場的工作不是荷官——我負責的是旅行業務,讓我在俄文系的所學,能學以致用,畢竟荷官不太需要開口,對俄國文化也無需太了解呀。

圖/裴凡強 提供

《關聯閱讀》
《周末聽廣播》海參崴賭場的跳TONE職涯──裴凡強與「戰鬥民族」的相處之道
搭便車橫越西伯利亞──終於明白,在這裡不需劃分歐洲或亞洲
在地人帶路,前蘇聯威權鐵幕下的「自由茶室」初體驗

《作品推薦》
從慈濟到賭場,讓人跌破眼鏡的「生涯規劃」

 

Photo Credit:Flickr@Ian McKellar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