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慈濟到賭場,讓人跌破眼鏡的「生涯規劃」

從慈濟到賭場,讓人跌破眼鏡的「生涯規劃」

據了解,近年來臺灣的年輕人出國觀光愈來愈勤,出國留學的卻愈來愈少,反而是臺灣長期以來的「低薪情」,導致了一波出國求職潮,有人短暫度假打工,有人長期滯外工作。當然,工作地點不同,心情也不同。時常聽說的卻還是那些抱怨到外地工作不開心,老是埋怨當地什麼都不方便;也有些人表示離鄉背井工作是情非得已,要不是臺灣這樣那樣......我才不來。

而我,也是這出國求職潮的一份子。

還記得上一份工作辭職時的場景:
「因為『生涯規劃』」,遞出辭呈時我這麼說。
「你的『生涯規劃』是什麼?」主管好奇詢問。
「到海參崴工作,」我老實地回答。
「真的嗎?海參崴......」主管半信半疑地在辭呈上蓋下印鑑章。

很多人辭職時所說的「生涯規劃」,只是好聚好散的藉口。背後的真實原因不外乎「為了調整薪水擇木而棲」、「覺得沒有發展不如歸去」、「老闆機車主管討厭忍無可忍」......等等,或者只是單純地「想休息」。但我的辭職理由,百分之百說的是真話。因為打從大二開始學俄文之後,我的夢想就是到俄國工作,悠悠廿載過去,依然不改初衷,只是一直以來都在等一個適當的時機,而我沒說的就只差到海參崴要做什麼而已。

新與舊

我的前一份工作在慈濟,還記得當我告訴大家我要到慈濟工作時,滿地碎鏡片。到慈濟工作有什麼不對?有人說「三十幾歲當志工太早了!」也有人說「這跟你的個性不合吧?」奇怪的是大家既不詢問我要去慈濟做的工作是什麼,也不了解我對工作的目標與期望,反正慈濟不外乎是環保志工並且頌經拜佛,而我的年紀與個性都不適合。

但慈濟也有世俗的一面啊。我是在慈濟的媒體部門工作,跟宗教活動與賑災回收的志工八竿子打不著,尤其是我相當享受碧海藍天「航海王式」的採訪生活,為配合各個採訪主題,航行地圖從彭佳嶼到太平島乃至曾母暗沙;後來又有幸訪問到白俄羅斯在蘇聯時代的領導人、喬治亞的前總統以及史達林的曾孫,端的是樂在其中。正當大家覺得我做得有聲有色時,我卻遞上了辭呈。

2015 年 5 月 11 日,我在海參崴的工作正式開始。

新工作讓我有幸參與一個大型的國際團隊,其中的成員除了俄國人,還有大陸人、香港人,以及希臘人。這些人的行事風格與節奏各異,更與臺灣職場的同事大異其趣!讓我像劉姥姥般,見識來自四面八方的地球人,到底用什麼樣的方法處理公務,同時也讓他們看看我的處理方式,儘管磨合的快慢順蹇取決於彼此的溝通,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應該是先別急著戴上有色眼鏡去看事情。

最近臺灣人看俄國所戴上的有色眼鏡叫「戰鬥民族」。有一個在臺灣工作多年的俄國好友 Masha 問我,「到底為什麼要叫我們『戰鬥民族』?」我只好無奈地要她去看網路瘋傳的俄國相關影片,包括他們那個愛拿把獵槍,大演猛男打虎秀的總統普京也是原因之一。

理解優先 合作至上

「一樣米養百樣人!」我們都知道這句諺語的意義,因此我提醒自己,不可以僅憑著「讓黑熊跟小狗一樣乖乖地握手,並且還餵片餅乾」這樣的影片,就斷言我在辦公室的夥伴都是這樣的「奇人異士」。融入他們的文化、理解他們的想法,才是合作愉快的不二法門,而非抱怨為什麼俄國人總是板著臉,關門又那麼大聲。至於對其他不同國籍的同事們,我也以同樣的態度理解對待。

在臺灣,很多人都把國際觀掛在嘴上,而我認為,在國外工作不見得就有國際觀,更不是因為我有國際觀才出國工作,但是相較於旅行,生活在國外,總應該能看得更深入點,而理解,就是擁有國際觀的第一步。

在職涯的現在進行式中,我試著邊做邊把這些點滴寫出來,邀請大家藉由文字,走進我在海參崴的辦公室,一個薈萃四方菁英份子的場所,在這裡,我們都是戰鬥民族,為工作完美而戰。

我總算實現了到俄國工作的夢想,那麼我到底在海參崴做什麼樣的工作呢?答案可能再度跌破大家的眼鏡,因為我在即將開幕的海參崴「水晶老虎賭場」工作!

《關聯閱讀》
15歲馬來西亞小男生教會我的「國際觀」
俄羅斯的「酷刑」──暴力桑拿Banya的全記錄
別把「觀世界」當成「世界觀

 

Photo Credit:裴凡強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