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開放「臺灣人」電子簽入境:「一份命令、各自解讀」?

俄羅斯開放「臺灣人」電子簽入境:「一份命令、各自解讀」?

莫斯科時間 6 月 18 日晚上 9 點,公布了一道俄國總理梅德韋傑夫在 10 日前簽署的命令。隔日這道命令在臺灣炸了鍋──之所以受臺灣人高度重視,是因為命令上「白紙黑字提及臺灣」。

說到梅德韋傑夫(Dmitry Anatolyevich Medvedev),他曾擔任過一任俄國總統,如今在俄羅斯是總統普京之外的第二號人物,但在臺灣的知名度並不高。總之這道命令大致是這樣的:海參崴自由港入境簽證簡化政策適用國家中的第七國中國,後面新增括弧,將臺灣納入。(公告全文

「一個中國」,四地有別:俄羅斯簽證開放時程回顧

對於在海參崴投資博弈事業的我們,與其他旅遊業者來說,對此事自然樂觀其成。而減免簽證手續,本來就是 2015 年 10 月 12 日實施的《海參崴自由港法》的精神。還記得時任海參崴市市長普詩卡寥夫(Igor Sergeyevich Pushkaryov)與「遠東發展部」(Minister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Russian Far East)部長賈魯詩卡(Alexander Sergeyevich Galushka),都信誓旦旦 2016 元旦就要實施「落地簽」──但從當地機場一直沒有任何為落地簽上路的動靜看來,肯定還有得等。直到 2017 年 4 月 14 日,才終於開放了包括中國、日本、印度等在內的 18 個國家 公民,能以申請電子簽證的方式從這個自由港入境。

「對俄羅斯來說,臺灣不是被視為『中國的一部分』嗎?為什麼我們不適用?」記得當時我還跟賭場同事打趣地說。不過,這終歸是句玩笑話,港澳不也是「中國一部分」?但持特區護照,老早(2014 年起)就獲得免簽入境 14 天(香港)和 30 天(澳門)的待遇了。

眾所周知,過去臺灣人要取得俄國簽證不簡單,而且還要先持有邀請函「正本」,這一來一往曠日費時不說,費用還挺高,大大影響了興之所至、說走就走的旅客。而在俄羅斯工作的我們,當然也更管不上什麼「芒果乾」(亡國感),因為如果真的要計較,不如連印上臺灣(中國)的俄國簽證都別拿。

慶祝臺北海參崴首航的噴水儀式。圖/裴凡強 提供

臺灣─海參崴直航「再首航」典禮現場

再往回推到今(2019)年 5 月 24 日當天:我匆忙地搭上機場捷運,要趕在下午 3 點前抵達桃園機場第一航廈,換好證件、到A7 閘口──因為再過不久,這兒將舉辦一場「(再)首航典禮」,而我正是這場典禮的主持人。

倉促趕路,途經 5 號櫃檯時,看到簡直如奇景一般的 S7 (西伯利亞航空)商標,出現在液晶螢幕上,我不禁微笑。雖然這綠色商標,在世界其他機場很常見,但今天可才是第三次出現在臺灣──這代表我們夢寐以求的臺北─海參崴直航,終於成真了!

以往別說是海參崴,就連莫斯科,有時也只有旺季的幾個月才直航。現在,要往返我們工作地的水晶虎宮殿(Tigre de Cristal Resort and Casino),真是方便多了!其實轉機回海參崴還好,反正轉機時間也算上班,但是外派的人一定了解,休假的寶貴光陰,第一天就硬是要耗在候機室空轉,說有多可惜就有多可惜,雖然目前也只有 5 月到 10 月直飛,還是很令人雀躍。

走進閘口,講臺、紅地毯、舞臺背板,均已備妥,我表明身份,確認等等出席的來賓:莫斯科駐臺北代表處副代表康世權、臺北 101 董事長張學舜都將前來致詞,另外還有金髮碧眼的航空公司亞太區總經理與其他高管,也特別從北京趕來。同時,名單上還有位標註「不一定能來」的外交部某常務次長──我有點納悶,這樣的場合,外交部次長為什麼「不一定能來」?

看著落地窗外那架 S7 飛機,機身是亮眼的蘋果綠,近機頭處漆上一面俄國白藍紅三色旗,這樣顏色的飛機,就算飛在雲層偏厚的陰沉天空都很醒目,在停機坪上與其他銀灰色的飛機相較,就更顯得與眾不同了。

從海參崴直飛而來的班機,航程還不到 4 小時。如此短暫的飛航時間,正是這條航線讓人期待的主因──想必很多人此時才驚訝地發現,原來俄羅斯離我們並不遙遠!

隨後在來賓致詞的祝福聲,與乘客初體驗的新鮮感和期待目光下,首航典禮在消防車灑向空中,熱鬧非凡的噴水儀式後,圓滿結束。看著這班飛往海參崴的客機,逐漸變成小小的一個綠點,在天空中留下尾跡,作為主持人能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真是讓人既喜悅又感動。

事實上,早在 18 年前(2001 年)的 5 月 1 日,來自臺灣的 140 多名乘客,就已經從那時的「中正國際機場」,直飛海參崴了。那天有「好幾個第一」出現:除了是臺俄兩地冷戰後的首次直航,該班機也是第一架降落在臺灣的俄國客機;其中一個登機的乘客,還是時任總統府副祕書長陳哲男,是臺灣赴俄羅斯的最高層級官員。

可惜的是,當年在濃濃的政治味下,預期直航後的觀光熱潮並未出現,後來這條航線也就沒了下文──於是才又有了今天這次的「再首航」。

最後,我們沒等到外交部次長。

次長不來的原因,據說是因為不滿俄國把「臺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可是俄國簽證上明明寫的是臺灣(中國)Тайвань(Китай)呀;而且弔詭的是,就在兩天後,中斷超過 3 年的臺北—莫斯科定期直航,外交部的曹次長卻親自到機場,代表政府歡迎俄國旅客。

臺商投資的水晶虎宮殿外觀。圖/裴凡強 提供

一份公告,各自解讀?

後來,也就是值得慶祝的「俄羅斯總理命令」,外交部一面表示「歡迎俄羅斯將我國納入海參崴自由港區電子簽證適用名單」,同時又「訓令駐莫斯科代表處立刻與俄方溝通,將我國納入中國一事儘速更正」

隨後在 6 月 20 日,又發新聞稿(外交部第512號新聞稿)表示:「(俄國政府官網  18  日發布的最新)該公告全文均使用「臺灣」稱我」。中央社與《自由時報》等媒體還加碼報導,俄國代表處「莫北協」在 facebook 發文,以中、俄、英三語公告「臺灣公民」能享有的便利,可視為外交突破。

但仔細究其最新公告,這篇「莫北協」的臉書專頁最新貼文,通篇中、英、俄文也未提到「臺灣公民」。俄文是「Тайваньцы」,英文是「residents of Taiwan」,中文翻譯均是「臺灣人」或「臺灣居民」,看起來都跟「公民」(在外交上通常意指正式承認該國國籍)沒有什麼關係。

梅德韋傑夫的命令,當然也不可能在俄羅斯聯邦的官網消失,而是從頭到尾都能在俄羅斯政府公告的 PDF 檔案中(http://government.ru/docs/37068/),只要點閱,就能看到。

畢竟,俄羅斯的外交國策向來遵循「一中原則」,當 2009 年 6 月 17 日胡錦濤訪問莫斯科時,梅德韋傑夫早就「重申『俄國政府視臺灣與西藏都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了。

如果照上述網路瘋傳的媒體報導如此篇:「而關於俄羅斯官網 18 日公告,外交部今天說明,該公告全文均以『臺灣』稱我,莫北協駐臺代表處也在今(20)天上午,以中英俄文 3  種語言於臉書專頁公告相關訊息,說明臺灣公民、Taiwan citizens 及 Тайваньцы(臺灣人)、жители Тайваня(臺灣居民)⋯⋯」來看,就算不是「假新聞」,也是「錯新聞」了吧!

當「濃濃政治味」再次模糊了焦點⋯⋯

這一次,俄羅斯大幅簡化臺灣旅客的簽證手續,因為所謂的「正名」、「中國 vs 臺灣」、「外交突破」等關鍵字之故,於臺灣掀起了意料之外的高關注度,卻恐怕也因此又模糊了焦點──原預期帶來的旅遊熱潮。

其實說穿了,俄國政府最重視的,還是「為遠東地區招商引資」(俗稱「拼經濟」),這也是該國年年在海參崴舉辦「東方經濟論壇」的原因。

而我們自己一路走來,對國名(中華民國?臺灣?中華民國在臺灣?臺灣(中華民國)?中國臺灣?⋯⋯)、兩岸未來與關係、怎麼看待本身的定位等等議題,至今還是千頭萬緒、爭論不休。老實說在目前的國際現實中,恐怕也沒有立場,去要求俄羅斯當局改變什麼吧?

因此對我個人來說,與其繼續糾結在中國(包括臺灣)與否這件事上、甚至因此各自解讀、爭論不休,還不如好好利用電子簽帶來的實質便利,思考未來更多可能的交流與商機。

海參崴以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加上自由港的優勢,向世界招手。圖/裴凡強 提供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裴凡強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