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網站上的國籍爭議」,遲來的報導與抗議──意外嗎?模稜兩可的兩面手法,本就是國際外交的「現實」

「世足網站上的國籍爭議」,遲來的報導與抗議──意外嗎?模稜兩可的兩面手法,本就是國際外交的「現實」

2018 年 6 月 14 日起,為期一個月的世界盃足球賽,即將在主辦國俄羅斯開踢,相較於前兩屆不是要飛大半個地球到南非,再不然就是要不遠千里殺到巴西,到俄羅斯還真是又近又方便。

加上原本一向讓人望之卻步的俄羅斯簽證(辦理時間冗長+費用高昂),居然能憑「球迷證」(FAN ID)享有免簽待遇,因此除了「真正的」球迷之外,還吸引了許多「想到俄國觀光」與「順便體驗世足現場氣氛」的旅客。

只不過,開打前突然出現了兩個插曲,就是根據臺灣新聞報導,在購票官網的國籍欄上(當然)找不到「ROC」與「Taiwan」,(退而求其次)也找不到「Chinese Taipei」,(竟)只有「Taiwan (China)」這個選項;而(大陸的)媒體又更加聳動地寫著:「幹得漂亮!俄羅斯世界盃規定:台灣球迷得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才能入場」──令不少台灣球迷感到憤怒。

8 個月前已售票,為何現在才抗議?

然而,整件事最讓人感到蹊蹺之處在於,2017 年 9 月 14 日就開始售票至今,這樣的「國名」已經掛在網站上八個多月之久,(後知後覺的)政府各單位沒有抗議的動作,(不知不覺的)球迷也毫無特別的情緒,直到現在收到門票與球迷證,該準備收拾行李去看球之際,才傳出「中國『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的異議之聲,外交部則突然強調「持續要求更正」。

於是新聞記者,找了個持票球迷 Myron 受訪,他表示「(寄送地址頁面)真的沒有臺灣這個選項,T 開頭沒有臺灣,C 開頭也只有China,那這樣我們的東西是不是只能寄到『中國』之後再轉來臺灣?而且還可能會寄丟。」在我看來,不論官民,這樣的反應似乎有點「趁著世足熱,趕搭順風車」之嫌(畢竟官方要抗議早該抗議),而且 Myron 的門票事實上也順利地寄到手裡,並無影響;至於大陸的新聞消息,更是慢了好幾拍。

世足門票與 FAN ID 寄送地址有 Chinese Taipei 可選擇。

實際情況究竟如何?曾在海參崴短暫外派過的李先生,和他那自俄文系畢業十多年,卻苦無機會到俄國的夫人,是一對夫妻檔球迷。他們幸運地搶到伊朗對西班牙的門票,並打算提前一週先觀光再看球,「如果有『中華民國』或是『臺灣』為選項,當然很好,但是既然沒得選,不滿意也只能接受,何必因為俄國政府的『分類』而影響心情?那些『不爽的』人不也一樣還是要去看球?」李太太不約而同地說。

圖說:世足門票。

「現實狀況如此,生氣沒有意義。」他們補充:「" FAN ID " 跟 " FIFA TICKET "(門票) 不同,在不同網站申請。FAN ID 標注 " Тайвань (КИТАЙ)",而 " FIFA TICKET " 的地址選擇國家別的時候是" Chinese Taipei "。」Тайвань (КИТАЙ)這兩個俄文單字就是「臺灣(中國)」的意思。

FAN ID 上的 Тайвань (Китай) 就是臺灣(中國),你可以選擇抵制,或以其他方法面對。

何況,俄國將臺灣「視為中國的一省」,並非這一兩天的事,看看一張張簽證寫的都是 Тайвань (КИТАЙ)。或許大多數人看不懂俄文,不求甚解倒也無所謂,但是我國駐莫斯科的代表處「北莫協」(台北莫斯科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駐莫斯科代表處)也跟著視若無睹,直到此時才藉著足球門票發聲,就值得玩味了。

另一方面,俄國政府也很妙,在臺灣簽發的簽證很給面子,國籍欄上是「臺灣」(Тайвань),但是在臺灣之外的各地使館所核發的簽證,就都是 Тайвань (КИТАЙ),俄國不只是雙頭鷹,還端的是兩面人。

使用不同護照,「中國人」還是「外國人」各自解讀

事實上,在不同地方取得的俄國簽證,讓我有時候被視為中國人,有時候又被視為臺灣人。最有趣的事是,有一次我在莫斯科,護照被扒竊了,於是大費周章由里加(Riga)簽發了一本效期一年的臨時護照,包括我的姓名與出生年月日等資料都是「用筆寫的」。在我出境時,還引來一眾海關人員的圍觀,「快來看這本『奇怪的中國護照』」一聲吆喝後,連警察也趕來獵奇,我感到許多好奇眼光投射在自己身上。

我當然沒有氣急敗壞地說什麼「我是臺灣人」之類的話,反而言簡意賅地以俄語,給俄國人上了幾分鐘的中國現代史,告訴他們「因內戰」,導致了兩岸一邊用紅皮護照,一邊用綠皮護照,絲毫不需要對自己的國籍表態。後來,這群俄國公務員表示滿意,蓋下戳記,目送我這個手持奇怪中國護照的旅客登機。

倒是有一次在內地,維吾爾朋友開車載我從吐魯番回烏魯木齊的路上,碰上臨檢:

「所有車窗搖下,證件拿出檢查。」警察攔下我們後說。
「車上有『外國人』!」朋友邊說邊交出駕照。
「哪國人?外國人拿護照啊!」警察語氣有點不耐煩。
「我朋友是臺灣人。」朋友理直氣壯,我心驚膽戰。
「臺灣人是外國人嗎?」警察光火了。

「他們護照不一樣啊,當然是外國人。」我這維吾爾朋友犟得很,還要爭辯。
「臺港澳護照不一樣,但都是同胞啊。」我趕緊打圓場。
「小夥子,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最後,警察也不看我護照,就放行了。
「我只是下意識覺得『護照不一樣就是外國』,真的沒想到什麼統一或獨立的問題嘛!」我問他剛才為什麼這麼說,他很簡單地這麼回答。沒想到,維吾爾人這麼輕易地就決定了我的國籍。

無論國籍如何變化,多數國家的外交立場與手段不變

今年 4 月在烏茲別克,雖然簽證上沒有國籍欄,但是由於當地人根本不知道臺灣,老是問「曼谷熱不熱?」我的導遊索性說我是「香港人」;對我們最友善的肯定是烏克蘭了,因為我的國籍用英文寫是「中華民國」(還拼錯),當然我知道他們一定是搞不清楚兩岸國號的差別,因為烏克蘭文寫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啊,千萬別忘了哈薩克!在哈薩克簽證上,我的國籍是「臺灣共和國」

烏克蘭簽證拼錯的 Republic of China。

其實,姑且不論他們到底是假裝傻還是真糊塗,世上大多數國家都是用模稜兩可的手法處理兩岸關係,既以正式官方關係在與北京的建交公報上,「承認」、「認知」或「尊重」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省」,同時也以各種名目來保有跟臺北的各項非官方交流,刀切豆腐兩面光。

兩岸關係早該成為政治學的特殊案例,被大加討論,不論如何中華民國已經在世 107 年,短期內大概還會繼續「享國」下去,只是目前雙方齟齬不斷,時不時還在國際場合叫陣叫罵叫囂,不知我的國籍,還會有怎樣的變化?

哈薩克簽證,我的國籍是臺灣共和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裴凡強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