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卑的自尊

謙卑的自尊

這三年之間,我為了參加國外各地的馬拉松而到處飛行著。雖然僅身為業餘跑者、業餘旅人、業餘筆者,但我的確在用自己的步調認識舒適圈之外的世界。

2015 年 3 月初,日本靜岡市大雨滂沱,氣溫更是不到攝氏九度,靜岡馬拉松比賽日當天的氣候對跑者來說相當惡劣。雖說不意外地並沒有什麼人因為天候狀況不佳而棄賽,畢竟能成為全程馬拉松跑者的人,意志力也的確不簡單,但原本應該能隔海眺望富士山景色的『草莓海岸』賽道,卻因為狂風暴雨而成為最容易讓跑者們失溫的極危險路段。

大會起跑時間兩個半到三小時之後,菁英跑者們都已經陸續抵達終點,大會醫療志工們穿著紅色制服站在終點線後、精神集中地觀察每一位完賽跑者的身體狀況,即使雨勢再大也不減他們的敏銳視線。

三小時零五分左右,有一位步履蹣跚的日本籍跑者突破終點;雖然他的完賽時間非常優異,但臉色慘白,看得出來已氣力放盡。就在他即將因暈眩而跌坐在地上之前,兩名醫療志工立刻衝上前去將他攙扶住!這名跑者立即嘔吐了起來......

我在大雨之中分不清從他臉頰潸然流下的是否為感動的淚,抑或是痛楚的汗水。嘴角邊懸掛著一條長長的唾液,雙手都緊抓住志工的他,連清理自己的力氣都沒有。

「沒問題嗎?你還好嗎?」傾盆大雨之中,志工挨著他耳邊大聲詢問。他對志工示意了一下,兩名志工便扶著他轉身面向終點線;此時他所做的,是對終點線深深地九十度鞠躬......然後,用帶著淚的聲音大喊出「謝謝!」之後,他才願意與志工慢慢走向醫護站。

我曾詢問過一些日本跑友,他們轉頭向馬拉松終點線鞠躬的原因。原來他們認為:如果沒有這麼多的志工、加油民眾,甚至是老天爺的幫忙,自己根本沒辦法完成賽事。而那一鞠躬,代表著言之不盡的感恩。我雖然早已理解這個文化,卻沒有想到,就如大雨中那名跑者如此狼狽不堪的樣貌,也能因謙卑而顯得如此驕傲。

想起 2013 年,我到美國奧勒岡州參加一場全世界距離最長的接力賽,這場賽事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跑者組隊參加,其中包括一些裝著義肢的身障跑者。當那些身障跑者經過我身邊時,我真的感到十足的佩服與尊敬。

說實話,那種令人肅然起敬的感覺是有趣的,因為他們明明曝露出自己身體的殘缺、並進行著『跑步』這一項非常不利於他們的事;他們跑起來比四肢健全的人辛苦得多,從臉上緊皺的眉頭就能看得出來......奇怪的是,這些顯而在外的『缺點』,卻讓他們的意志看起來更加宏偉。反觀我自己,當時的我還真的很怕被別人瞧不起,明明跑得要死要活卻會假裝臉不紅氣不喘,與他們相形對照之下,自己的高高在上便顯得愚蠢多了。

前些日子,我在由東京往台北的班機上整理這數個月的跑步旅程;當時我剛從夏威夷飛到成田機場轉機,精神上非常疲憊,但也因為座位後幾排的爭執聲而無法定心撰稿。我索性豎起耳朵聆聽爭執的內容,才知道原來是用餐時間時有位乘客想要多拿一個麵包,但機組員回絕,造成這名乘客的不滿。

「抱歉......真的很抱歉......我們沒有多準備......」一直在道歉的是航空公司的日本籍空服員,而發怒的乘客是名台灣女性。

我心想:或許能坐這趟飛機,對這位乘客來說並不容易,所以她必須自我膨脹到極大,而那自尊就如薄薄的氣球表面,稍微被碰觸到即會應聲破裂。

感謝這段跨國跑馬拉松的旅程,讓我知道真正有尊嚴的人是謙卑而充滿感恩的;我相信無論在哪個城市、哪個國度都有可能遇上如這名發怒乘客的案例,但那只是她的個人行為。以往在國外時,我總以身為性格溫潤的台灣人為榮,雖然最近剛發生了如名媛濫用特權炫富、『奧客』欺負餐廳服務生等等事件,但我依然相信大部分台灣人並不會把『自尊』建立在『各種形式的自我膨脹』之上......是吧?

我闔上電腦,準備戴起耳塞小睡片刻;此時我聽到後方的空服員還不斷用她帶著日本腔調的國語誠懇道歉,而得不到多餘餐包的大姊似乎氣還沒消......

「蛤!?妳是瞧不起我們台灣人嗎!?」她用極高的音量罵出這一句。

就在這一刻,全台灣人的自尊都被牽連進去了(笑)。

《關聯閱讀》
從「歐洲」跑到「亞洲」的伊斯坦堡馬拉松──世上最遠的距離,其實永遠來自人心
維也納機場,讓我和海關都看傻眼的台灣旅客們
拍照炫耀、命令店員、趴下就睡...愛台灣,就別當讓人側目的旅人

 

Photo Credit:flickr@nakashi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