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小五年級的他,拍了數百則影片給離異的父母──影像的力量

國小五年級的他,拍了數百則影片給離異的父母──影像的力量

這幾年陸陸續續有些機會,可以在不同場合和課堂上,和不同年紀與背景的學生,分享一些關於影片製作相關的工作經驗。

一個老同學現在任教於台北市一所公立小學,有天傳訊問我可不可以去演講,對象是國小五年級的孩子。雖然名為「演講」,更精確地說應該比較像是在一個時段裡,邀請不同職業的工作者,來跟這些小朋友分享我們的所見所聞。這構想我覺得挺有趣,立馬答應。

首先,我先問問這群五年級的孩子平常喜歡看什麼節目,「老師,我們都沒有看電視欸!」、「老師,我們都用手機看啊!」這些反應我倒是不太訝異,我接著問:「那你們有用手機拍過影片嗎?」有一位看起來白白胖胖的男生回答:「有啊,我超喜歡在手機上弄影片打上字幕,很好玩欸!」

國小五年級的他,拍了數百則影片

這場演講兩個多小時,不算長也不算短,但對這位男生印象深刻,因為他跟我說他手機裡有超過好幾百則自己每天都會拍的小短片,不管是拍同學、安親班、打球、學校吃飯、老師或是家人等,他都會自己上字幕日期和配點音樂。

後來,老師跟我說,他因為父母離異,所以常常靠著自己製作的這些生活小短片,分享給已經分開的父母兩人。

「老師,我可以留你的 email 嗎?有些影片剪接的問題我想要問你......」演講結束時,他跑過來跟我說。

過了幾天後,我在 email 裡收到他的來信,可以感覺到他對於父母分開這件事情是很在意的:「老師,我想請問,怎麼樣可以把兩個人分開拍的影片結合在同一個畫面......」

一個國小五年級的小男生,心思卻是如此細膩。我透過 email 和電話跟他分享一些比較簡單的剪接方法後,他對我說:「我真的很希望爸爸媽媽不要吵架一下就分開住,這樣我影片都要傳來傳去很麻煩,他們住一起我也比較好拍影片啊!」說真的,我跟這孩子不太熟,但他的真摯,卻讓我有點鼻酸。

國際學校的女高中生,用影片療癒過去創傷

另外一次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台北市天母地區的國際學校,這次對象則是受美式教育長大的高中生們,在這個資源豐沛、軟硬體設施皆完整的學校裡,他們平常就已經有關於影像製作和多媒體影音的相關訓練課程。

大多數同學家境非常好,都有相關的攝影機和筆電剪接設備,所以我的講課就比較「進階」一點,甚至可以跟他們談談紀錄片的觀點和視野,有時候也希望他們把自己的作品帶來課堂分享。

同學們分享的影片,多數都是關於球隊運動、學校生活或是一些特殊台灣在地文化的紀錄短片,可以感覺到這些同學平常是非常活潑且正向的。

但有個女生,她的影片全部是黑白的,音樂不是鋼琴獨奏,就是很沈重的弦樂。有一部影片,是關於她與家人在搬到台北之前,在香港受到美國白人爸爸因為酗酒問題的家庭暴力。當然從專業影片製作角度來看,不管是攝影、寫稿、音樂等等技術性問題,都還有非常大的進步空間,但由於是個人親身經驗的真誠故事,所以衝擊性還是蠻強的。

那一堂課裡,評分方式我分成兩大部分,一部分是由我給分,另一個部分是同學之間互評,這個女孩的家暴紀錄短片,得到我和同學們加總後的最高分,特別是在 Impact(影響力)和 Authenticity(真摯性)這兩個項目,全部接近滿分,我給她的評語是:「Great work and I am sure this short documentary film will heal you.」

幾個月、大半年過去了,我聽說那位白白胖胖的五年級男生的父母復合了,而那位國際學校的中學女生畢業後,則是申請上英國有名的電影學院。

影像的力量,有時候可能超越我們的想像。

《關聯閱讀》
夢想能當飯吃嗎?蔡牧民:學電影,是與自己的抗爭
青年動畫導演的金馬時刻──金馬53視覺藝術總監紀柏舟的熱血動畫路

《作品推薦》
「洪荒之力」的英文到底怎麼說?──英美大報的中翻英大考驗
【PG18】慾望上海:外商台灣高階女白領的「獵男紀實」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owardlion@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