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18】慾望上海:外商台灣高階女白領的「獵男紀實」

【PG18】慾望上海:外商台灣高階女白領的「獵男紀實」

一位跟我同年紀的朋友 A 小姐,印象裡從小成績都是名列前茅,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大學唸了位在木柵的那間國立大學當年大家搶破頭的明星系所,研究所則是輕鬆考上了在公館的最高學府。研究所畢業後在台灣媒體和企業有了 4 年工作經驗後,跑到了美國念 MBA。A 小姐在 2010 年 MBA 畢業後到了上海工作,任職於國際消費性產品品牌的行銷部門。

記得 A 小姐大學期間交了一個男友長達四年,研究所男友一交就是八年,她還說過以前小學出門時爸爸就會在她書包裡放哨子、防狼噴霧和電擊棒,管教非常嚴格。但是「物極必反」,A 小姐到了上海後,認識了幾個志同道合的女性朋友,現在年齡大約都介於 27-35 歲間,總共有八位。她們在微信上有個群組叫做「Sex and the City」,只是這個 City 不是紐約,是東方明珠上海。

這群在上海工作的高階白領女性,大多從事行銷工作,負責消費性產品、藥商和精品等不同跨國外商產業的大中華和亞太地區市場,年薪大概都超過台幣好幾百萬以上。她們平常工作壓力龐大但作風洋派,還自嘲是「住在水簾洞裡的蜘蛛精」,喜歡 dating 不同國籍的男人,也常常會在群組裡對這些男人品頭論足(當然也包括床笫之事)。

「大概是 2011 到 2013 吧,我們有八個姐妹弄一個比賽,誰能夠一年 dating 過 13 個男人,就算是贏家。我們也弄一個積分表,隨時更新所有人的戰況。」A小姐回憶道。

我問:「那要去哪裡找標的物啊?」

A 小姐:「例如上海永福路的 The Apartment 酒吧啊,那裡氣氛很不錯,算是我們固定的戰場吧!每個禮拜三、四、五我們都會去混,因為 ladies‘ night,我還是所有人裡面最先達到一年和 13 個男人出去約會的!」

我:「那不是平均一個月都要交往一個?太強大了吧!」

A 小姐:「應該是說那時候我希望不要有長期承諾,只要珍惜彼此約會的時刻,不是很快樂嗎?其實男人背後會怎麼討論女人,我們都會,只是我們更有系統性!」

A 小姐其中一個對象是來自德國萊比錫的建築師 G 先生,A 小姐回憶說:「還記得大約是四年前的歐洲盃,他小我四歲,那也是我第一次跟歐洲人交往,他很在意準不準時,這點超級德國的,然後也常常會一直跟我報告每天行程。我們出去約會蠻歐洲的,他會自己做簡單蔬菜三明治,然後我們就去公園野餐曬太陽看看書,出去了大概四個月,其實我們一度考慮要不要成為男女朋友,但因為公司要他去巴西支援奧運相關的案子,也就這樣斷掉了。」

我:「那這樣不會很難過嗎?還是覺得可惜?」

A 小姐:「應該是說,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長久,所以也就沒有覺得特別可惜了,至少過程挺開心的啊。

我:「把這些男人有沒有什麼技巧啊?」

A 小姐說:「其實很簡單,第一天認識時,不管多有 feel,一定要忍住,絕對不能回他家,然後如果他傳訊息來,千萬不要太快回,要等一等,反正微信沒有顯示已讀,就讓他感覺比較不容易得到,對男人沒有別的就是要欲擒故縱啊,一定要戒急用忍!

A 小姐還有另一個約會對象,是在美國紐約出生的 P 先生,因為媽媽在江蘇常州教英文,小學就在常州念書,當時 P 先生還是常州的唯三白人,P 先生比 A 小姐小兩歲,因為朋友舉辦的 joint birthday party/yard party 場合認識,但說來奇妙,P 先生其實是先跟「Sex and the City」群組裡其他蜘蛛精姐妹搞曖昧,A 小姐已經是 P 先生在這位八位姐妹裡第三個出去的,一出去後發現 P 先生挺誠懇,但 A 小姐其實是想要拷問 P 先生,之前跟兩位姐妹出去的狀況,A 小姐說:「他說第一個純粹是那時剛分手,想要找一個 rebound,第二位也是想試試看合不合,但後來發現個性實在不合拍......」

我:「你跟德國人 G 先生都去戶外野餐,那你跟美國人 P 先生在上海都去哪裡約會?」

A 小姐:「哈,他很愛喝酒,所以我們幾乎都是出去喝酒,但幾個月後,他就決定要回紐約了,我們也就斷了聯絡。」

我:「這樣聽起來好像你 dating 對象的時間,都是幾個月?」

A 小姐:「其實上海的外籍人士太多了,但是很多也是來來去去,大家各取所需,除了工作,很多人也希望能夠有很不錯的約會對象啊,但那段時間我們的原則就是不要有太長遠或沈重的承諾,一切以『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為最高指導原則!」

我:「聽起來好像是彼此就是生命中的過客,但是你都沒有遇過想要跟妳論及婚嫁的嗎?」

A 小姐:「有一個義大利男生,他在上海代理酒和食材香料,有次在 Apartment 他過來搭訕,聊得還不錯我們就交換微信,那時候我們出去時一定去很棒的餐廳,要不然他就會在家做義大利菜,他連義大利冰淇淋都自己做,還會桿義大利麵條。

但他有個缺點,就是很愛碎碎念,比方說念我在他面對外灘的家裡,溫存到半夜三四點卻堅持一定要回家。但我的原則就是不要待到要吃早餐,因為那樣感覺就變成男女朋友了。離開後,我還可以找別人約會啊!

總之,有一次他變本加厲,突然要我跟他在義大利的爸媽視訊 Skype,從那次我就把他刪除了,因為太不上道了。」

我:「哇賽,原來還有這種不能待到吃早餐的眉角啊。這樣聽起來妳好像從畢業之後,就沒有跟台灣人或華人約會過了?」

A 小姐:「應該是說我遇到的華人好像都很瞎,曾經有一次,業務部同事直接把他的跑車鑰匙丟在我桌上,我一頭霧水,當然完全沒感覺。還有另一個同事在中國有醫生執照,但是因為中國醫生的薪水很低,所以他來藥廠的銷售部門工作。他竟然有天跟我說,如果我馬上跟他結婚會有很大的房子,如果越晚結婚房子就越小。

我當下真的很傻眼!後來我發現很多華人男生其實人也不錯,但就是對自己沒有信心,一切都要用錢來彰顯自己的價值,問題是錢我們自己就會賺了啊!我們完全不在乎男友收入比我們少,會介意的好像都是男人。」

我:「難道你認識的老外沒有很瞎的嗎?」

A 小姐:「當然有,我記得有一個來自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小男生,小我十歲吧,他來上海學中文,交換微信後,他每天照三餐問我在幹嘛,因為他還是學生,但我每天工作忙死了,圈子不一樣,哪有空理他?最後他要離開中國時,一直盧說希望我跟他見最後一面,我就帶了一個朋友一起出去,沒想到他拿出一幅他自己畫的中國錦鯉字畫,還很溫馨地說這一隻是我那一隻是妳,希望妳永遠把我在心裡。」

2011 年到 2013 年這幾年,A 小姐和她的「蜘蛛精八姐妹」們在上海經歷了許許多多不同國家和背景的男人,現在因為在中國的營運成本大幅度提高,跨國企業也大受影響,A 小姐所任職的公司於是把行銷總部搬到相對便宜的另一個亞洲大城市。她如今負責一個全球知名消費品牌的亞太區資深行銷主管工作,並且有個穩定的男友 C 先生。C 先生完全不理解 A 小姐所處的商業世界,C 先生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能夠和 A 小姐一起到台南走走。

「C 很棒啊,個性穩定也好相處,哎呀,到了我們這個年紀,我們這八個姐妹也都想要找人穩定下來了,其實結不結婚不是重點,倒是可以有孩子,現在我跟 C 也不避孕,一切順其自然吧,超怕生不出來的啊!」A 小姐用有點感嘆的語氣說。

我:「未婚生子啊?但是你爸媽管這麼嚴,小時候妳書包有哨子、防狼噴霧和電擊棒耶,不結婚他們可以接受嗎?」

A 小姐:「我爸媽他們看過我和 C,也覺得我們相處挺好的,只要我們經濟 OK 生活開心,他們其實現在也看開了。」

我:「哈哈,那我祝妳早生貴子!」

或許隨著年紀的增長,從小就深怕 A 小姐「被男人欺負」的爸媽,對於她的「期望」會慢慢有所改變。但對 A 小姐而言,在上海的這幾年「精彩生活」,當然還是永遠收藏在蜘蛛精八姐妹「Sex and the City」這個微信群組裡就好。

《關聯閱讀》
釋放在台灣的枷鎖與異樣眼光:我的法國愛情故事
羅馬假期,與極其短暫的戀情
CCR的牌坊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圖片為示意圖,非指涉文中人物)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