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女童的悲劇在此發生.....」──在廢死起源區奧地利與當地人的一場對話

「若女童的悲劇在此發生.....」──在廢死起源區奧地利與當地人的一場對話

因為在捷克有短期的工作行程,靈機一動想趁難得機會也把太太和孩子一起帶來歐洲,緊接工作之後順便一趟在歐洲幾個城市的家庭旅行。

當我們行程來到奧地利的湖畔仙境小鎮 Hallstatt,一邊欣賞無敵的世界級美景和品嚐當地美食的同時,手機連上 WiFi,我和太太卻看到來自家鄉台灣令人悲痛的女童遇害新聞,一時之間太太的淚水停不下來。

我們住在 Hallstatt 小鎮的飯店,有個幫我們搬運大小行李的奧地利員工 Alex,他多數時表情嚴肅不太笑,我們行李雜物多,但他都還是很盡責地一件件辛苦地幫忙搬運處理,因為飯店不大住了幾天常常見面也比較熟了,事件發生這天晚餐後跟他聊天,他主動提到剛剛在 BBC 網頁看到台灣的女童被害新聞:

Alex 表情激動地問我:「Roger,怎麼會發生這樣事情?天啊!你們現在怎麼看待這個事情?」

我說:「其實我們現在也不瞭解細節,都是靠網站和手機的訊息,但我們有兩個小孩,是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的,台灣現在許多人在討論死刑存廢的必要(目前網路輿論幾乎一面倒的是死刑不可廢),過去類似事情發生時,也有相同情況。」

Alex:「什麼?台灣還有死刑?我一直以為台灣是高科技的進步國家,我之前才讀到德國媒體報導關於台灣對於性別平等和同志議題的文章,裡頭還說台灣算是亞洲裡面很前進的社會,怎麼還會認為死刑對於降低犯罪有幫助?」

我:「跟很多國家比起來沒錯,台灣非常高科技,但是我真的不敢說台灣就是一個進步的社會,因為類似的事情一再發生,但是人們也一再遺忘。」

Alex:「應該是說,犯下這樣罪行的人,不管發生在台灣或奧地利,大概都不是正常人狀態,或是精神心智有問題,但這跟死刑是兩回事啊,奧地利可以說是全球最早廢死的國家,最早可以追溯到兩百多年前吧,雖然後來曾經恢復死刑過,但近代完全廢除死刑也過了四、五十年了。我還記得 10 幾年前,當時加州州長阿諾因為在美國拒絕赦免一名死囚犯,還引起奧地利人的嚴重不滿,大家還說要開除他的奧地利國籍,因為許多奧地利人認為,同時擁有奧地利國籍的阿諾,執行死刑是讓奧地利蒙羞的,我不知道你的看法呢?」

我:「Alex,我必須老實說,我現階段沒有辦法像你或奧地利或歐盟國家這樣的理性,如果今天是我女兒,我內心一定要這個犯人死,抱歉我講得很直接,或許你不同意我看法,但這是我真心的想法。」

Alex:「Roger,你別誤會,我完全知道你的意思,那是人性,完全沒有問題,我只是說發生這個事情怎麼會引起死刑討論,更何況如你所說台灣現在還有死刑不是嗎?引起大家憤怒應該是台灣已經廢死,但是大家希望恢復死刑啊,怎麼好像是因為一個隨機殺人案引起大家害怕台灣廢死?」

我:「應該是說,很多人擔心這個犯人只會被判無期徒刑,總是認為你殺了人,你也必須死才能負責。我想台灣跟奧地利國情不同,社會文化更是差異很大,所以這個問題真的很難說。Alex,我問你,如果同樣事情發生在奧地利,會有什麼後果?」

Alex:「一開始肯定是大新聞,但很快地媒體會非常有節制的報導,因為不希望對於女童家屬造成二度傷害,這是很重要的,奧地利整體來說犯罪率和毒品問題都不算嚴重,當然類似案件曾經發生過,但媒體和一般人民都會盡量節制言論,政府當然也會迅速介入。」

我:「台灣很多人認為跟家庭和教育有關係,甚至是到底是怎麼樣的社會會產出這樣的人?」

Alex:「我想這是重點,政府必須要建立一個環境讓這樣的人越少越好,因為事實是不可能完全杜絕這樣的人,但這樣的人未犯下大罪時,平常能得到什麼協助和關懷,這些事情可能遠比死刑更重要。」

我:「但我必須說實話,台灣政府在這個部分是不及格的,雖然跟許多國家比起來,我們的犯罪率也不高,但政府和整體社會必須要有更積極作為,重點是盡可能地防止這樣的不幸再次發生。」

Alex:「這新聞實在太令人心痛了,真的希望受害人家屬和台灣能夠盡快走出傷痛!」

《關聯閱讀》
馬修再見─關於死刑、關於LGBT、關於仇恨與憐憫
「寂寞國的殺人」──隨機殺人又一樁,台灣會是下一個日本嗎?

《作品推薦》
從總統大選到「台灣有三寶」,外國媒體這樣看台灣
新加坡租屋歷險記:說好的整間有冷氣,結果令人超傻眼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