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總統大選到「台灣有三寶」,外國媒體這樣看台灣
圖片

離四年一度的台灣總統大選投票距離不到一個月,各組候選人也都正在緊鑼密鼓造勢、宣傳和攻擊對方,除了台灣當地媒體的每日貼身採訪,國際上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媒體,也陸陸續續透過不同管道來接洽討論採訪相關事宜。

其實,自從中國開放和經濟崛起後,駐台灣的外媒記者或特派員就越來越少,對於多數的媒體來說,放記者在北京或上海遠遠比讓記者在台北更有效率,除了幾大通訊社如路透社(Reuters)、美聯社(AP)、法新社(AFP)等在台灣長期有常設記者和編輯部,對於其他外國媒體,從國際角度來看,台灣這幾年不是一個「新聞熱點」,只要簡單搜尋一下,你會很發現近年最容易吸引外媒報導台灣的,多是以下「三寶」:兩岸關係、天災人禍、稀奇古怪。

多數的外媒報導大概不會脫離這三個大方向,兩岸當然包括像馬習會這種重要事件或是相關的國防、軍事和經濟議題,太陽花學運也可以歸在此類。

地震和颱風則很殘酷也很現實,人員傷亡越嚴重,例如如 921 震災;或是畫面震撼如莫拉克或是詭異如飛機擦撞計程車等等,就越容易登上國際版面。

最後一種是獵奇,就包括各種趣味古怪的人事物:比如國會全武行、檳榔西施、監獄餐廳、把黃色咖喱飯放在馬桶形狀的碗盤裡、大體化妝師、身後事紙紮藝術、豬血湯和臭豆腐等等。

台灣媒體有一個習慣,總是很喜歡「報導外媒如何報導台灣」,這樣的現象每逢台灣總統大選特別顯著,因為這也是外媒高度關注台灣的高峰期。一般來說外媒最常以台灣和中國的兩岸關係作為切入點,特別是在這次的馬習會後,更是讓許多外媒好奇,接下來的兩岸關係會如何發展。

不過有趣的是,近幾個月來,陸陸續續有來自歐洲、北美、南美、非洲和東南亞的各家媒體,都在探詢採訪台灣總統選舉的必要性。

為什麼說「必要性」?主要是多數外媒也知道,目前的情況是民調差距大,如果沒有太大變數,不可預測性非常低,因此也就沒有必要派人千里迢迢來採訪,直接選用當地的通訊社新聞素材即可。

當然也有許多對台灣比較關心的外媒,會直接雇用台灣當地的新聞製作人,提供報導給他們,尤其現在網路和社群時代,讓跨國工作變得容易許多。

另外,常常有人質疑,為什麼外媒常常對台灣的報導有如隔靴搔癢不夠深入,或是帶著既有成見來看待台灣?不可否認,這是因為有很多外媒對台灣的態度,是當重大事件發生時,再來採取蜻蜓點水式的報導就好;但也有許多在亞洲各地常設特派員的媒體,這幾年已經慢慢對台灣越來越內行。尤其是透過台灣當地的製作人和研究員的協助,較能夠傳遞更精準的報導內容。

過去傳統的採訪和新聞產製方式,主要是因應報紙和電視這兩個傳統的主流媒介,值得觀察的是,在現今社群時代裡,不管是從用手機拍攝、雲端傳輸或是即時網路直播等等工具,外媒報導台灣的方式勢必會有所改變。至於外媒會不會還是死守這「三寶」,就要看看成長於社群時代的新世代外媒工作者,是否能利用新的科技工具,讓世界把台灣看得更透徹更清晰了。

《關聯閱讀》
【讀者告訴我們的事】Crossing 換日線張翔一:讓人又愛又恨的「國際觀」
三位留美教育研究者共同執筆:台灣總統候選人,教育政策說帖比一比

《作品推薦》
新加坡租屋歷險記:說好的整間有冷氣,結果令人超傻眼
小學同學大胖:說什麼越南新娘,她是我老婆!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Brian Gratwicke CC BY 2.0

鄭凱駿/這些人,很有事

鄭凱駿(Roger Cheng),現職為節目製作人與編導,曾任 Discovery 頻道與 TLC 頻道節目監製。
大學時期開始替 CNN 新聞網站撰稿,曾任英國路透社、Newsweek、BBC、ESPN 和阿拉伯半島電視台的特約記者及專題製作人。
截自目前為止,身為「製作人」最好的作品是製作出兩個女兒,除了提供工作上的所見所聞,也分享新世代父母的生活觀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