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部隊」在老台北,看新加坡國會大選

「星光部隊」在老台北,看新加坡國會大選

九月初正陷入一部影片如火如荼的後製剪接地獄,一位新加坡朋友 J 先生剛好有個專案在台北,在我們彼此的工作告一段落後,剛好趁著週末帶他出去晃晃。

距離上一次他來台灣已經十幾年了。上次他來,是因為當兵在台受訓──也就是所謂的「星光部隊」。我騎著機車載他大街小巷閒晃,一邊問:「覺得台北有沒有變很多?」J 說:「變太多了啊,感覺有點像是日本街頭,很多招牌,雖然我還沒去過日本,哈哈!」

我們把車停好後,我帶他來到華西街附近,讓他看看老台北,感受一下這個一般觀光客不一定會看到的台北。

「少年誒,要不要進來喝茶,裡面小姐都很漂亮喔」,一位茶室外年約 50 歲的阿姨對著新加坡朋友大聲招呼著,J 說:「哈哈,沒關係,我們先吃飯,吃飽了再來喝茶。」

看著老台北的生猛人群各自忙碌的日常生活,我們吃著魯肉飯和肉羹湯,邊聊起新加坡的選舉:

「新加坡選舉快到了,你會在台北投票嗎?」我問。

「對啊!當天可能要看看能不能去辦事處投票吧。」

「這次好像年輕人對執政黨很不滿,反對黨會拿更多國會席次?」

「對啊,希望能夠有更多不同於執政黨的聲音啊!」他不假思索地說。

「真的,我看臉書上面很多新加坡朋友似乎很不滿執政黨,看來可能會對人民行動黨投下不信任票…..」

吃完飯,我們到了龍山寺旁的一間老書店,J 非常驚訝地說:「台灣好像都還把一些老東西保存得很好,新加坡一直發展經濟蓋新大樓,老東西很難生存啊!」

「我感覺是相對的啦,台灣其實也是很多老建築因為開發商利益,也犧牲很多,不過跟新加坡比起來的確是更多人在保護老東西沒錯,」我回答。

就這樣東聊西聊過了一天,送他回飯店休息後,新的一個禮拜開始,我們又各自回到爆肝的影片後製工作。

直到下次有機會出來晃,已經是新加坡大選選後。我和 J 在民生社區的一間咖啡館裡打屁,我問:「不會吧,執政黨大勝啊,這次拿了快七成,比上次 2011 年的六成還多啊,怎麼會這樣?」

「對啊,我超驚訝,很多五五波的選區幾乎都被人民行動黨拿去,」J 說。

「會不會跟李光耀過世,新加坡人比較瀰漫在愛國氣氛裡有關?」

「這有很大的影響,一定有非常緊密的關係。」

新加坡國會總共 89 席,執政的人民行動黨搶下 83 席,等於是打趴所有在野黨。最大在野黨工人黨主席承認必須更加努力才能在未來取得選民信任,而本來被年輕一輩視為超級黑馬的新加坡民主黨,則是全軍覆沒。黨魁徐順全選前一部訴諸親情的家庭短片(Behind The Man),連臺灣人妻子都出現在片中,還是喚不起選民的實際支持。

現在旅居曼谷的 J,今年 35 歲,有個曼谷女孩未婚妻,J 說:「當初就是覺得新加坡生活太貴了,對於我們這樣一般中產階級實在很難生活,我也不敢開車了,好花錢啊!」「對啊,我聽很多人想法都一樣,但是執政黨還是大勝啊?」

他嘆口氣:「唉,說真的,這幾年住曼谷,曼谷雖然便宜好玩,但每次回新加坡從踏進機場那一瞬間,我都有一種自己國家其實很不錯,全世界經濟多差,但是至少我們政府已經盡量讓我們生活無虞啦!」

我和 J 都實在影視產業工作,事實上去年開始新加坡政府就已經大張旗鼓展開「SG50」的建國 50 年慶祝宣傳活動

對於影視產業的製作補助,更是有如「大江大海」般地滔滔不絕,幾乎所有相關的製作公司和廣告公司都非常地忙碌,絞盡腦汁發想創意,來告訴全世界新加坡有多棒。

鋪天蓋地的宣傳、相關的福利政策、李光耀逝世的悲痛愛國氣氛等等,都是讓這次新加坡選舉跌破眾人眼鏡的原因。

當然更重要的因素是,像 J 這樣的新加坡新世代,他們同時在「希望改變現況的理想」以及「實際生活條件的現實」天平的兩端選擇中,繼續不斷形塑著新加坡的未來。

《關聯閱讀》
新加坡大選 最強反對黨挑戰李氏王朝
在新加坡,發現即將消逝的台灣角落

《作品推薦》
新加坡租屋歷險記:說好的整間有冷氣,結果令人超傻眼
小學同學大胖:說什麼越南新娘,她是我老婆!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Jnzl's Public Domain Photos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