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湯不換藥,台灣更美好?──談談「大膽做夢、因循行事」的無限輪迴

換湯不換藥,台灣更美好?──談談「大膽做夢、因循行事」的無限輪迴

"You never make the same mistake twice. the second time you make it, it is no longer a mistake. it is a choice."──美國演員與作家 Lauren Conrad

美國有個「再假都有人信」的美國夢,讓全球的年輕人前仆後繼,我自己也跟著湊了十年熱鬧。那台灣呢?我們當然也會做夢,性質不太一樣就是。

講夢之前,請先讓我岔個題,為大家想像一個情境──假設一個人生病了,一連咳嗽好幾天。看了醫生拿藥,可是還是沒有改善。回去找醫師,他說:「我給你一樣的藥,你再吃一陣子就好了。」結果,按照醫師囑咐,又吃完一個療程,還是沒有改善。這時候再回去找同一個醫師,結果他依然沒有做任何新的處置,只是說:「我給你一樣的藥,你再多吃一陣子就好。」

如果這個病人是你,你心裡會怎麼想?如果是我,可能心裡只有一個疑問:「是這位醫師有問題還是我有問題,怎麼會回來找他看?」

我承認這是個有點愚蠢的假設性例子,不會有醫師明知道治療沒有效果,還不做進一步檢查和處置,看看到底病根究竟是甚麼,大概也沒有病患可以忍受這種狀況。可是,類似這種不斷「以一樣的方式失敗」的情形,卻在你我周遭像無限輪迴般一直在上演。

同樣的作為,怎麼能期待「不一樣的結果」?

還記得上一個「新年新希望」的決心嗎?後來的結果是什麼呢?我首先第一個承認我從來都沒有達成過新年一開始設定的減重目標,連一半都沒有。當然我可以怪罪台灣美食實在太多,身旁誘惑這麼多實在是非戰之罪。但是,沒達成的目標好像也不只減重這一個──想要多存些錢、多看些書、開始認真學日文、開創新的研究方法、多去戶外走走......唉!真是越講越傷心。

美國心理學大師 Daniel Kahneman 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許多人跟我一樣有相同的問題。(雖然是很奇怪的心態,但是好險不是只有我)而原因就在於我們對未來的預估過度樂觀──大膽的設定目標,但是行為的決策上卻保守怯懦。

可不是嗎?我們每天都在想要省錢,減少不必要的花費。但是有幾個人會付諸實行,像英國的財經記者 Michelle McGagh 一整年除了生活必需品之外,真的甚麼都不買──不添購新衣、不上館子、不去夜店、到哪裡都騎腳踏車。一年硬生生多存了兩萬兩千英鎊(折合約八十三萬台幣)。

我們常常有意或是不小心,雖然處理的方法都沒有變過,但總覺得「這次一定會不一樣」,一定會神奇地成功。甚至,還可能比以前設定的目標走得更遠,做得更好。

於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次又一次我們勇敢做著一樣的或是更遠大的夢,但是卻甚麼改變都沒發生,回過頭也只剩下「有夢最美」,彷彿像受了某種集體的詛咒。

「那有什麼關係?」你也許會這麼說。大不了就是胖一點、戶頭的數字小一點、會的東西少一點。日子一樣在過,一樣能擁抱小確幸。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就好了。

每年都說「明年一定會更好」,真相是不進則退

麥肯錫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這種「大膽做夢、因循行事」的無限輪迴,也不斷地出現在許多公司組織的經營管理上。在講求現代化管理的今天,不管是在公家單位或在私人企業工作的人,對於每年要進行一次的策略目標規劃,或是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 KPI)的制定應該都不陌生。

但這些目標或是 KPI 的設定,很容易就會變成一場有如演戲一般的滑稽過程。主管口沫橫飛的擘劃未來幾年美好的遠景,告訴大家:雖然過去一年因為某些偶發事件或是不可抗力因素,公司表現不如預期,但是今年不一樣,我們一定可以加倍的成長。台下聽的人熱烈鼓掌,但是老鳥轉身過去告訴菜鳥,雖然叫偶發事件但是每年都會有,所以跟去年一樣,是達不到目標的。

所以當把這樣的公司歷年規劃營運目標和實際表現畫在一起時,就會變成像下面這樣一張長得像幾根背上毛髮的圖──每年都預估接下來會強勢成長,但是實際上卻是欲振乏力、不見起色,甚至開始下滑。


即使你很幸運地,工作的地方沒有碰過這樣的事情。但是上面那些話,相信你多半仍似曾相識──因為同樣的狀況在台灣的政策制定上,不斷地在上演:從號稱打造台灣經濟新模式,但是從思維和方法都和「舊」南向政策大同小異的「新」南向政策,到教育部預計每年送 50 位博士生去矽谷,打造科技人才,但是其實不少有過矽谷經驗的台灣人才,卻在台灣找不到發揮空間。

換一個名字,卻總是重複過去錯誤的公共政策,原因是什麼?

在我熟悉的衛生醫療領域裡,這樣的例子又更多了。衛福部去年重啟醫學系公費生計畫,希望加強偏遠地區醫療人力。但是 2009 年宣布停止公費政策當時引用的理由──「公費生續留率只有 1%」和「偏遠地區醫療已可以由周邊醫院支援」都言猶在耳,很難看得出為什麼要重複過去失敗的政策,如今會是偏遠地區醫療改善的關鍵。

另外一項被執政黨視為優先通過法案:對負責藥品和醫材上市審查的「醫藥品查驗中心」進行「行政法人化」的政策,雖然號稱可以藉此改善審查能力、提升效率,但是過去的經驗都告訴我們,審查的能量與效率,不是改個身分就可以神奇地提升的整個程序的優化、人力資源的投入,和審查法規的調整,雖然困難,可能才是重點。更別說日前宣布的「三代健保」,目前唯一提到的內容,是二代健保嘗試過但是慘烈失敗的家戶總所得制。

那麼多聰明的公司主管和政治人物難道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不斷重蹈覆轍嗎?大概不可能。還是這些問題沒有比較好的做法嗎?當然有。企業管理上有很多創新的手法和其他公司的經驗,相關政策的議題,很多上面提到的文章連結裡,也都有提出不同的選擇或是其他國家的策略。

但是很多時候公司主管要把預估講得漂亮才要得到資源;政治人物需要一些立刻可以在下次選舉時拿出來說嘴的「政績」才拿得到選票。最後成效如何?這就是另一回事了。

真正面對過去的經驗,從中找出根本原因徹底解決,規劃長期務實的計畫,其實是很需要勇氣的。

更重要的是,不斷面對無法完成的目標,人們其實很容易越來越害怕「做錯事」,於是行事愈發保守,少點改變,少點大刀闊斧,寧可小確幸也不願意放手一搏。但是做的方法沒有大的變革,結果一定不會有大的改善,甚至當世界往前衝的時候,最後可能連小確幸都保不住。

重蹈覆轍並非以靜制動,而是一種自我催眠式的抉擇。

從自己做起,嚴格監督,促成真正的改變

大膽做夢從來就沒有什麼錯,但是大膽的夢想需要有大膽的作爲來支撐──勇敢地去面對過去失敗的經驗,承認未來的路上可能荊棘遍佈,不會永遠盡如人意。且即便如此,仍選擇擁抱一條不一樣、不確定,但真正檢討失敗經驗後,「有所改變」的道路、謹慎前行。

對於那些似乎超出我們能力所及的政策,作為「政府的頭家」,我們其實有責任去敦促政府、民意代表以及媒體,認真地去審視過去的經驗,大家一起協力走出過去的惡性循環,別盡做些彼此畫餅充飢的假動作。

我們有可能建立起讓所有年輕人趨之若鶩的「台灣夢」嗎?當然可能。當每個人都開始相信改變、成為改變時,別說台灣,連世界都可能因此改變。但所有人都得大膽地踏出不同於過去因循苟且的第一步。

就從認真地實行你我新年新希望開始吧!今年到現在,其實也才剛春天而已啊!

《關聯閱讀》
他們,還是相信美國夢──洛杉磯免費社區成人學校教我的事
「如果你不畏懼失敗,何必害怕改變?」──芬蘭的教育啟示

《作品推薦》
「鬼島無誤」,然後呢?
撕下「標籤」,或許我們比想像中更接近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國泰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