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島無誤」,然後呢?

「鬼島無誤」,然後呢?

"Ever tried. Ever failed. No matter. Try again. Fail again. Fail better"──愛爾蘭劇作大師 Samuel Beckett

過去這個星期,我的臉書裡不斷重複播放的,除了梅姨的領獎感言之外,大概就是歐巴馬的卸任演說了。雖然說自己有時候也會想人家美國總統演講跟我有什麼關係,好像應該多花點時間去找小英總統說了什麼。但是看著這個我當初剛留學時也曾站在台下跟著他喊"Yes, We can!"的總統,忍不住還是隨著同溫層朋友的幻想,在心裡默默地說聲:"Four more years!"

幻想轉眼即逝,但是歐巴馬臨別演說最後的幾句話,卻在我的腦海徘徊不去......

如果你厭倦了在網路上和陌生人爭論,試著在現實生活裡和那樣的人對話。如果你發現了有待解決的問題,就繫好鞋帶,去把大家動員起來。如果你對選舉當選的人感到失望,拿起寫字板,開始連署,自己出來選。參與,跳進去做,堅持下去!」

(If you' re tired of arguing with strangers on the Internet, try to talk with one in real life.  If something needs fixing, lace up your shoes and do some organizing.  If you' re disappointed by your elected officials, grab a clipboard, get some signatures, and run for office yourself.  Show up.  Dive in.  Persevere.)

「少說話多做事真的是蠻老派的!」好友這麼說。唉!沒辦法,我已經到了開始被歸類成老派大叔的年紀。但是老實說,若比較我在美國和台灣工作的經驗,其中一項最大的不同,還真就在「行動」這件事情上。

或者,用商管裡愛講、聽起來也很炫,但是每次我都覺得會拼錯的詞來說,就是「企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

分析得很好,「然後呢」?

剛從研究所畢業進入顧問公司時,我很趾高氣昂的要讓大家看看我的分析能力,證明研究所博士不是白念的。

第一次開始負責某個項目裡客戶產品市場競爭力分析時,我使出渾身解數把所有產品狀況分析地超詳細,連經濟學裡的專業指標都翻出來用。畫了一堆圖表、羅列了所有的問題,還按重要性排了序,洋洋灑灑的做了幾十頁的報告。

我把心血的結晶拿給合夥人 Brian 看,他邊看邊點頭,翻到經濟分析時轉過頭來問我這些是什麼──很顯然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我心裡暗想著:「這樣應該無懈可擊了吧!拿給客戶看它們應該也會覺得很厲害!」

闔上報告,Brian 對著等待著讚許的我說:「然後呢?(So what?)」

然後?什麼然後?然後我做的很好,稱讚幾句吧!然後帶我去見客戶,讓他們看我們找到的問題啊!

「別誤會我的意思,這個分析很詳細,我也想不出可能有什麼遺漏的問題,應該說這比我預期的多了很多。但是你事情只做一半,沒辦法這樣去見客戶。」

這下我真的懵了。該找到的問題都有,幹嘛沒辦法見客戶啊?

「客戶要的不是更多的問題,而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他們要煩惱的事情已經夠多,解決煩惱才是我們的價值所在!」

一個顧問前輩曾說,員工有兩種:一種會讓老闆頭痛不已的待處理事項再多好幾個,一種會讓老闆不再頭痛。

職場上,指出問題的同時嘗試解決方案

作為團隊的一員,我們常會覺得把問題指出來,是正直的表現,甚至是向心力的表現,畢竟愛之深責之切嘛!但是,我們很常就這麼停在指責、批評,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我想,也許你我周遭都有聽過這樣的經驗──發現某個問題,急急忙忙地去找上司,但是卻只換來了一陣不耐,一切都再議再說。

「老闆根本鴕鳥心態,連有問題都不願意承認!」我們心裡也許這樣 OS。其實,也許恰恰相反,老闆完全同意問題的存在,只是他需要有人來做點什麼,讓他能喘口氣。

想像假如今年的過年,家族聚會餐後你得幫忙洗所有的鍋碗瓢盆。洗了很久還是很多,彷彿永遠也做不完。這時候,一個人走過來,指著幾個洗過的鍋子上被遺漏的污漬,你希望他對你說:「你看,有污漬沒洗到」,還是「來,我幫你把這個沖乾淨」?

因為對行動價值的信念,我想不起來在過去的工作經驗裡,有哪一次團隊跟客戶的報告當中,是只有問題,而沒有建議的解決方案。縱使面對自己公司內部,我們一樣是用如此的態度面對所有問題:

覺得有一個重要的議題沒有人了解?我們就找幾個有興趣的同事在工作之餘,來進行內部研究計畫,開發可能的產品;做 PPT 覺得需要多一些工具來加快速度?會寫 code 的人就自己寫 plug-in 然後放上內部網路分享給大家;想要利用自己的專業,幫忙社會企業或 NGO?那就動員志同道合的夥伴晚上或週末去當義務顧問。看到問題就動手解決,不用覺得人微言輕,更不用等待上級「關愛的眼神」。

面對台灣,批評之餘我們是否也用行動改變?

其實,社會議題何嘗不是如此?

從小我們都背得滾瓜爛熟,「政治是眾人的事」。它沒有說政治是總統、行政院長或立法委員的事,也沒有說政治是國民黨、民進黨還是時代力量的事,更沒有說只有在選舉的時候,才是眾人的事。

如果,有什麼是比現在台灣社會面臨的各種問題,更讓我感到擔憂的,反而是在所有問題出現時,最後的結論往往只有「鬼島無誤」這四個字。

當然,台灣有的是人才,也有充滿企業家精神的行動派。只是,我們是否重視他們的存在與他們所做的努力?我們在批評台灣的種種問題、批評政府、企業、意見不同者的無能、無良或無知時,是否真的也嘗試過用行動改變現狀?

這裡舉個絕非唯一的例子:老是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唯一當過的幹部是路隊長,人稱「超哥」的 IOH 創辦人莊智超,只因為覺得台灣學生的留學意願每況愈下,擔心台灣的國際競爭力,於是就開始找人一起創了 IOH 這個平台

他沒有說:「政府都在幹什麼知不知道台灣沒救了?」他沒有說:「應該要有學教育的人來做」,也沒有說:「學資訊的人應該要做」,當然更沒有等教育部的公文下來才要做,甚至沒有等資金到位才來做。

「看到堤防漏水了就趕快用手指頭塞住,不用等手指頭最粗的人來啦!」他這麼說。

誠然,每個人的背景、志趣、專長都不同,對各項社會議題更可能有不同的觀點和意見需要溝通,但也許,從今以後,至少你我能開始相互提醒,下次再看到「鬼島無誤」時,都能問彼此一聲:

「鬼島,然後呢?」

《關聯閱讀》
2016全球青年領袖游直翰:「台灣不是鬼島,與其抱怨政府,不如靠自己創造環境。」
非關「鬼島」、非關「菁英」──海外工作,只問你想成為怎樣的人

《作品推薦》
撕下「標籤」,或許我們比想像中更接近
我們都(需要)是說故事的人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俊團 黃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