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的萬聖節事件,與天下獨立評論撤文事件

耶魯的萬聖節事件,與天下獨立評論撤文事件

這個星期以來,美國媒體熱烈地討論校園的種族議題。發生在耶魯大學的萬聖節事件,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這絕對不是因為耶魯是哈佛的死對頭...)

整件事情的起因,說來大概會讓台灣長大的我們覺得再普通不過了。萬聖節前夕,學校行政人員發了個通知叮囑大家:請大家萬聖節 cosplay 避開可能會觸動種族文化敏感神經的裝扮。特別是不要在頭上帶(印第安)羽毛頭飾,(回教)頭巾,或是把臉塗紅塗黑。(為什麼沒有禁止扮成李小龍或花木蘭?)

這也可以管?!好吧!這一年來美國社會種族對立的氛圍之下,會越管越多也是可以理解。聳聳肩,繼續扮鋼鐵人扮鬼扮動物也就是。沒想到,一對駐校的教授夫婦,大概做為知識分子和學術殿堂的老師,覺得有提出不同觀點讓學生思考的義務,寄了一封公開信。

信中的大意是說,如果一個金髮小女孩打扮成花木蘭(終於有亞洲代表出現!)無傷大雅,那這個禁忌的界線究竟該怎麼劃,誰來劃呢?種族與文化的尊重很重要,但是為什麼不能信任我們的年輕人,讓他們透過彼此的溝通對話來達成這樣的目的,而是要以行政和官僚來控制學生的言行?對於不同甚至帶攻擊性的言論予以包容,也許才是真正言論自由的表現。

除了政治不正確之外,其實整封信措辭婉轉,論點的確也是值得深思。不過,少數民族學生間一陣譁然,認為這是替種族歧視背書,數百名學生連署撻伐這對教授夫婦。一天,教授還被一群「路過」的學生包圍,當面質問與咒罵,一點回應的機會都不給。

整個過程被拍下放上網,接下來幾天也是餘波盪漾,除了各式歧視的標籤漫天而來,部分學生還表示他們無法忍受再和這對教授夫婦住在同樣的學院,決定要搬走。

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了天下獨立評論撤文事件。

在地球的兩端,看起來完全搭不上關係的兩件事,起因同樣是方式有待商榷改進,但也許是無惡意之舉,瞬間竟然都捲起輿論的海嘯。認為自己是受害者的「鄉民」,發揮 FB 世代輿論草根自由化的特性,對於威權的象徵──白人教授、傳統大媒體,提出最深刻的批判。事件的發酵,許多人的解讀認為那反應不僅僅是事件本身,而是反應背後更大的問題,價值觀之爭。

更多的人參與議題的討論,自然是件民主社會的喜事。但是輿論進行的模式,卻讓人隱隱憂心。我不是當事者,我無意也沒有立場去評判一封 email、一篇撤稿對於當事者的實質衝擊。但是平心而論,在電子傳媒當道的今天,所有的細節、解讀、動作,很容易以爆炸性的速度發酵,以及隨之而來強烈而緊繃的情緒。

這種常常帶著憤怒意味的情緒,發展到極致成了沒有太大差別性地強勢貼上如「種族歧視」、「親中媚共」的標籤,任何沒有認可這種情緒的言行,都加柴添薪地讓事情繼續延燒下去。

在耶魯教授被包圍的當下,旁邊的學生跟在當中的同學說: 「走了啦!他不值得你聽他表達意見!」(Walk away, he doesn't deserve to be listened to)。撤文事件發生後,在天下其他的網站平台,我看到了類似像「天下的文章不值得看」的聲音,即是只是一篇國外遊子分享經驗的文章。

我們真的要用一封 email 否定掉一個學校,用一篇文章否定其他屬於同一個平台兢兢業業的媒體工作者?

縱使我們深信見微知著,我相信大部分的人應該也不會因為電腦當機了一次就把整台搬去丟垃圾桶。

也許,我們應該對這世代的草根輿論更有信心些,相信溝通,相信沒有任何單一媒體或機構能夠限縮言論自由。不論是美國、是台灣,情緒過後我們都還有太多經濟、教育、社會民生的難題需要大家的聲音。

近來越來越蓬勃的社群網路活力,也告訴我們相對於當權者的「受害大眾」,也許不再像過去認知當中如此的弱勢,對於話語權的主導,其實有著驚人的力量。而這個力量,如果能在批判後也鼓勵建設性的改變,我們的小確幸,或許也能大步地往前邁進噢!

《關聯閱讀》
曾柏文:獨立評論@天下錯在哪裡?
王盈勛:關於獨立評論獨立與否的評論

《作品推薦》
批評、指責之後,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從校園兼任助理爭議談起
無知的力量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