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指責之後,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從校園兼任助理爭議談起

批評、指責之後,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從校園兼任助理爭議談起

"Don't find fault, find a remedy."──美國企業家 Henry Ford

在波士頓的日子裡,除了河畔的徐風、和同學在草皮上的談天,三不五時會想起的,大概就是打工的點點滴滴了。剛開始念研究所時,語言、文化及新知識領域的衝擊就搞得我七葷八素,但是念好學校還是得付出代價──縱然學費有了獎助金幫忙,不打工賺錢生活還是十分拮据。

因為是拿著學生簽證的外國人,在美國除非要當黑工,不然就只能在學校裡工作。六年的時間裡,研究助理、課程助教這樣的工作自然是跑不掉。博士班第三年之後,平日跑去經濟系開選修課給大二學生修,晚上或週末就當起學校裡的調酒酒保。原因無它,這些的薪水實在比當助理好很多,還可以暫時脫離寫論文的電腦。

不管換了什麼工作,跟哪個老師,到哪個部門,反正都在校園裡,學校就是我的雇主。薪水以時薪算,和學校其他的兼差雇員沒啥兩樣,美國政府也很不手軟的從我的薪水裡扣年金稅(Social Security)。那時每次拿到薪水條都不禁咒罵一聲:「我又不是美國人,也不在美國養老,窮得要死還被扣一堆錢!」頗有寄人籬下之嘆。

所以,當友人問起認為校園裡兼任助理是否和學校有勞雇關係的時候,著實愣了好一會兒。原來,以勞力換取報酬,竟然可以不是勞雇關係。

但是,話又說回來,我一向覺得仿效這件事得學制度精神,不能只學規定。不然它山之石搬多了,難免會砸到腳。真要認真看美國的兼任(part - time)職工,並不是因為有勞雇關係,就可以有各種福利。這事兒聯邦政府基本不管,各州有各自主張,但是大致上除了基本工資,保險、退休金等福利,原則上還是回歸市場機制──想要好員工,就拿出好一點的福利。除非,你像 WalMart 一樣是一方之霸,把兼職員工的醫療福利砍光光也不怕沒有人來。所以真要套用資本主義的理論,其實沒有人規定兼職一定要在學校裡,勞雇供需自然會平衡。

但這真的是我們要的嗎?

其實,相較於探討勞雇關係的認定,和是不是真的會衝擊校園倫理,做為一個管理顧問,我更好奇的是「為什麼校長們要聯名上書?」以及「接下來要怎麼辦?」

即使再不喜歡大學校長們的人,可能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的聯名上書應該不是因為他們純粹想壓榨兼任助理。當然一定要這樣想也不是不可以,我只能說,相信人性極惡,日子過得應該是挺辛苦的。那麼,如果我們願意相信校長們不是以壓榨學生為使命,會如此十萬火急的上書,多半是這件事對學校的營運成本衝擊還不小。我不是學校裡的主管更不是校長,不過學校裡經費拮据也是時有所聞,有時連研究必要的期刊都訂不起。成本增加,偏偏自籌收入受限。

這種狀況下,因應新的成本增加,不管是學校或是任何公司,方法不外乎三種。

第一種,徹底改革做事的方法,提升效率。這道理簡單,做起來超難。先不說改變本身就得付出很大的成本,如果人們的習慣和行為可以按道理輕易改變,減肥產品就不會有那麼大的商機了。第二種,有多少錢做多少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建設投資就別想了,研發少一點,產品差一點,事情將就著做,大家將就著用。最後一種,必需做的事少不掉,能請的人變少了。那麼就「共體時艱」,大家多分攤ㄧ點吧!

第一種方式知易行難,所以事情很容易就往後面兩種發展。但是,走上這兩條路,不管是在什麼工作那個行業的人,在台灣現今的經濟環境下,後面會發生的事,大家再清楚不過了。

但是,一切真的只能這麼悲觀,台灣只能是鬼島嗎?

勞雇關係的認定,甚至要不要納保,其實講簡單了,就是個要或不要的二選一。不論結論是什麼,太陽還是升起來,日子還是過下去。但是,我們真的想要下一代接受的是將就的教育,凡事只能共體時艱的價值嗎?

「啊教育經費就這麼少啊,不然怎麼辦?」也許,真正的問題是,為什麼教育經費真的只能這麼少,大學真的需要這麼多嗎?與其爭論大學校長們的文學造詣,陳情書是否立論嚴謹、至情至性,不如讓大家退一步坐下來想想我們希望台灣高等教育的使命是什麼,體制該長什麼樣,我們又願意投入多少資源。

退一萬步說,既然適逢選舉季節,當候選人們說「我準備好了」的時候,不妨問問「準備好做什麼?」吧!

近來媒體上很多事情的討論,都讓我想起一段影響我很深的對話。還記得我剛開始當顧問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和一個合夥人一起坐車去吃飯。在客戶公司受了一天鳥氣的我,忍不住開始說起我看到客戶那裡一卡車的問題。原本以為他的反應就算沒有同仇敵愾,至少也會覺得我觀察挺仔細,很有道理。誰知道他接下來卻說:

找到問題和批評大概是最容易的ㄧ件事。但是要幫助客戶往前走,你得先了解前因後果,然後想想如果是你,會有什麼不同的做法。」「這樣說好了,如果看到一個人被路上的坑洞絆倒了,只大叫『地上有洞』其實沒什麼意思,當你開始問『為什麼會有洞』和『那該怎麼辦』時,我們的工作才開始!」

他淡淡的笑著,語氣裡沒有苛責的意思。「以後有一天,當你開始擔任經理帶團隊的時候,道理也是一樣。別急著指出其他人做錯的事情,告訴他們怎麼利用他們的長處做得更好,團隊才能向前邁進!」

《關聯閱讀》
「大學除了是知識殿堂,為什麼不能試著當個完美資方?」──從美國現場,看台灣校園兼任助理納入勞工制度
職場生存指南:你負責解決問題,還是麻煩製造者?

《作品推薦》
反對的義務
無知的力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