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世代任務,就是拓展台灣的國際友誼」──專訪李問,「新南向政策」的年輕推手之一

「我們的世代任務,就是拓展台灣的國際友誼」──專訪李問,「新南向政策」的年輕推手之一

文、採訪 ‧ 林欣蘋/換日線編輯部

盛夏午後,台北溽暑,李問騎著摩托車,現身北門捷運站。車子停妥後,他熟門熟路地走下 Y27 號出口,鑽進涼爽明亮的地下街,就此把日頭拋在外面。

穿著印尼巴迪衫(Batik),走在充滿特色美食的「印尼街區」,細心的李問,已經為這場訪問做足了準備:他步入自助餐店,從容不迫地對店門口的女孩,用學了兩年、並且通過台灣首度舉辦「印尼語檢定考試」的印尼文,點了一碗充滿粉紅糖漿與熱帶水果的清涼甜品(Es campur)。

電視機傳來節奏明快的印尼流行樂,在女聲的伴奏下,李問彷彿又坐上了狂飆的三輪車,開始蛇行於他的「東南亞綺想」⋯⋯。

穿著印尼巴迪衫,走在充滿特色美食的「印尼街區」,細心的李問,已經為這場訪問做足了準備。圖/林欣蘋 攝影

看似無趣的學術,反令他的生活精彩豐富

如果你曾經讀過李問在換日線上的專欄,隨他進入馬來西亞雨林,尋找客家先人陳亞泉的安息地、在砂勞越州和汶萊交界,懷想華裔作家張貴興的小說、拜訪「馬尼拉北部公墓」色彩繽紛的陵寢,接著「瞬間移動」到六張犁,挖掘台北墓園中的歷史記憶,那麼,你大概會有點好奇:李問是誰?他是人類學家?旅遊作家?還是專跑東南亞線的記者?

答案是,以上皆非。

今日的李問,在政策智庫,擔任外交政策研究人員──乍聽之下,是不是有點無趣?請別誤會,現年不滿 30 歲的李問,可不是刻板印象中的「學究型」人物──滿腦子只有書本,沒有生活。

事實上,李問的生活,正是因學術而精采豐富。

參加印尼傳統服飾時裝走秀的李問。圖/李問 提供

大學 4 年加上研究所 2 年的人類學訓練,讓李問頻繁地隨師長、同學,穿梭在不同國家、地區的田野間,勘查城市的空間規劃、採訪本地人的生活習慣、記錄個人的全新體會──這些經歷不僅啟發並滿足了李問對世界的好奇心,更堅定了他凡事「親力親為」的人生守則。

所謂的「親力親為」可以作兩種解釋:其一,儘管熱愛閱讀,但比起「盡信書本」,李問更相信「實地走訪」後的個人經歷與印證。他說:「我很難去書寫沒去過的地方,因為對我來說,現場的感官經驗以及跟人互動的對話內容、切身的回憶,都是重要的素材,是我的『方法論』。」

受到民族誌的影響,他自然也在意所見所聞背後的社會脈絡,但比起公式化的寫作方法,他形容自己的旅行書寫,比較像是「滑動的比例尺」,在時空環境、自然景觀、社會文化與個人經歷間切換尺度(scale)。據此,就連討論嚴肅的政治議題,他都不忘穿插政治人物的談話語調、節奏乃至穿著打扮,可見其見微知著的用心與洞察力。

另一方面,因為人類學強調「透過親身體驗,介入他人的生命經驗」,李問在就讀台大期間,甚至曾為了社區採訪,好一陣子都起個大早,特地到學校裡,隨婆婆媽媽們一起跳「元極舞」。回想起當年的「熱血青春」,李問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欣喜與懷念,戲稱自己就是「愛湊熱鬧」。

李問在時裝總秀上的打扮。圖/李問 提供

短暫記者生涯,結下與東南亞移工的緣份

從芝加哥大學畢業後,李問並沒有立刻投身學術,反而回到台灣,進入外文媒體《Taipei Times》一圓他的「記者夢」,更開啟了他與東南亞的不解之緣。

如果說讀書時,東南亞只是他眾多學習的田野之一;那麼就業後,東南亞則逐漸成為他訪問研究與日常生活的重要主題。

身為《台大意識報》的創社成員之一,李問自學生時期就開始關心勞權等社會議題,進入報社後,他更幸運的被分配到了社運團體線,得以深化過去對勞工生活的認識與關心。

東南亞移工就在此時進入了他的視野:他發現台灣勞工議題的範疇,並不僅限於本國人,在這片土地上,還有一群來自異鄉的勞動者,擁有屬於他們的語言、文化與社群,亟需人們的關注。

以「人」為本,參與「新南向政策」發想與研究

後來,李問在朋友的引介下,結束了短暫的記者生涯,開始從事與「新南向政策」相關的發想與研究工作。這份具外交性質的工作,看似與他喜愛四處遊歷、結交朋友的興趣不盡相合,但對他來說,外交研究不過是換個方法,繼續拓展對世界的認識,與對家鄉的關懷。

透過出差和旅行,他在兩年內走訪了 8 個東南亞國家,更積極參與在台東南亞移工們的聚會和活動,意欲從「人」的角度出發,思考政策的可能性。

他說,自己理想中的「新南向」,是打破 90 年代的單向投資與經貿政策,廣泛納入語言教育、人才培育與文化交流等面向。為了「以身作則」,他開始學習東南亞最多人口使用的印尼文,並因而認識了許多新朋友,每天下班後,總有滿滿的行程要跑:

「(以前)大概怎麼也想不到,可以有機會在台北,和印尼朋友一起練習傳統武術、一起彈奏搖滾樂歌曲,或是參加印尼傳統服飾時裝走秀,甚至還到清真寺,用印尼文學阿拉伯文⋯⋯」

此外,他更發現,同為南島語系,印尼文與大學時接觸到的台灣原住民語言,有許多相似之處,令他感到格外親切,「這些共同的文化因素,正好可以作為『島嶼對話』、文化交流的基礎」。

人才培育方面,他表示,自己一直希望可以比照客家電視台和原住民電視台,設立一個「東南亞電視台」或「南向電視台」,以臺灣移工族群的印、菲、越、泰等 4 語為主,播放當地節目,亦進行語言教學和新聞報導;並藉由新聞和節目製作,培養熟悉東南亞議題和各國語言的人才。

「或許等到有一天,我們培養出台籍的東南亞語系主播或記者,就代表我們成功了。這些人才經過新聞台的訓練,又可以到公部門或企業界服務。」李問說。

「以前大概怎麼也想不到,可以有機會在台北,和印尼朋友一起練習傳統武術。」圖/李問 提供

認識東南亞,年輕人可以怎麼做?

如今,政府的「新南向」雖然才上路不久,民間已有越來越多有志之士,開始以田野調查、學術研究、創辦 NGO 等方式,向台灣的鄰國們靠近。

李問說,他對青年朋友的用心,特別感動:「正是因為這些朋友,讓我獲得更多動力與啟發,更相信我們這個世代的重要任務,就是要從更多面向拓展臺灣的國際友誼。

他也建議年輕讀者們,如果想要更了解東南亞,不妨透過自助旅行與「東南亞研究青年平台」等團體的講座活動,實際與當地人互動,拉近彼此的距離。一如他的專欄文章裡曾提到的:「突破狹隘想像,才能看見真正的東南亞」。

他步入自助餐店,從容不迫地對店門口的女孩,用學了兩年的印尼文,點了一碗充滿粉紅糖漿與熱帶水果的清涼甜品。圖/林欣蘋 攝影

(備註:本專訪全文收錄於 2018 年換日線紙本季刊夏季號《千面東南亞》中,歡迎由此訂閱 2018 年《換日線》紙本季刊,收藏來自世界各國的精彩故事與獨家內容:http://bit.ly/2A3GzfK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林欣蘋 攝影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