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下的學術魂:台灣研究如何接軌國際?──專訪NATSA會長湯舒雯,與她的團隊夥伴們(上)
圖片

 

撰文、採訪:林欣蘋 / 換日線編輯部


如果你自詡為「文青」,或者符合以下任何一個所謂文青的標籤──瘋閱讀、愛觀影、好藝術、具高度人文關懷或濟世抱負,那麼,你一定知道湯舒雯。或者,換個角度來說,即使你與上述的文藝標籤八竿子打不著,大概也曾耳聞身邊的「文青」好友,用少女的眼神與傾慕的語氣表態,「湯湯是我的女神!」

善用流暢的文筆與敏銳的洞察力,在個人臉書專頁上針砭時事、記敘日常,湯湯展現生活幽默感的同時,亦充分散發個人魅力,受到廣大年輕族群的喜愛。即使自學生時代即得過不少文學獎項的她,至今尚未「正式」著書立說,湯舒雯的文學造詣有口皆碑,經典掌故信手拈來,又能與時下流行話題密切連動,「網路平台文藝女神」的形象由此建立,每則貼文都能引來平均三千讚與數百則轉發,擲地有聲。

文藝面的湯湯,大家有目共睹;學術面的湯湯,恐怕鮮為人知(如果多與少的標準,是以湯舒雯個人臉書上的六萬追蹤者衡量的話)。

湯舒雯的身份多元,除了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亞洲學博士生、文字創作者及「文藝女神」之外,今年五月,她還一肩挑起了北美台灣研究學會(North American Taiwan Studies Association, 簡稱 NATSA)會長的重責大任。

「自討苦吃」的會長,「三顧茅廬」的夥伴

北美台灣研究學會,是一個加州立案、以北美為據點,致力於從事並推廣台灣研究的學術組織。1994 年,由一群野百合世代以博士生為主的海外留學生──包括今日的台中市長林佳龍──組成,迄今已邁入第 24 年,是國際上第一個海外台灣研究機構。

據湯舒雯形容,這是一個高度「人治」的組織,由一位會長,帶領兩位 PD(Co-Program Director,執行總監)、十位地方 PC(Program Commssioner)及數位地方 AC(Administrative Commissioner)組成,每年的終極目標是舉辦「年會」。當屆會長由前任會長任命,新會長需以一人之力,找齊所有團隊約二十名成員,任重而道遠。

「所以其實會長非常厲害,她要有領導力、溝通能力,還要有拉人的能力。」自去年開始擔任組織裡唯一常設職的秘書曾心慧說。

曾心慧指的「拉人的能力」,可不是單純靠人脈,情商好友幫忙即可。會長招募人才,除了要配合組織當年度的需要,最大的難處還在於這是一份無給職,而對一群學業生活已經焦頭爛額的博士生來說,要挪出做研究以外的時間,定期開會、籌辦活動、張羅細節,簡直是自討苦吃。

「想想看,剛來的第一年要適應、 第二年要修課、準備考試、第三年要考資格考、第四年要寫論文、第五年要田野,然後進入 Job Market(職場)──仔細想想,博士班的每個階段都很忙。」湯舒雯補充。

而此次與湯舒雯共同受訪的團隊成員,除曾心慧外,現任 2018 年年會 PD 的顏維婷與陳小易,都是她依照組織需求,精挑細選乃至三顧茅廬,才好不容易招募到的得力夥伴。

顏維婷即將完成俄亥俄大學政治學博士班學業;小易則是柏克萊大學建築學的博士候選人,正在撰寫論文準備畢業。自我介紹時,湯湯不忘補充,「她們的研究題目都超有前瞻性。」維婷聚焦的是福利國家、開發中國家的社會政策與階級;小易做的則是電影與城市的空間研究。

聽到這裡,大概多數人都會同意,他們是一群「菁英中的菁英」──除了博士生、留學生的既有「光環」,研究題目還那麼「新潮」,與一般人恐怕不是一個世界。但其實「菁英」與「非菁英」都只是為便於分類而過度簡化的標籤,學術同溫層和任何職業/身份的同溫層沒什麼不同──他們或許因海外生活及學術研究的經驗而自成一個團體,但放諸日常生活,他們就和所有人一樣,吃飯睡覺,聊天辯論,煩惱工作細節,訪談到餓的時候,會站起來洗手作羹湯。

「你不要看我們這樣,小易是個文青,她寫詩的,還很會煮菜,平常做事又細心,我不能沒有她。」訪談間,湯湯的領導特質畢現,不忘適時將鎂光燈,投放到夥伴身上。

小易是湯湯接任會長後,鎖定的第一位 PD 人選。圖/陳小易 提供


小易:「參與NATSA,是一趟自我探索之旅」

小易是湯湯在接任會長後,第一個鎖定的 PD 人選。湯湯解釋,往年的 NATSA 成員,以社科背景居多,小易由城鄉所到建築所的背景,提供了組織另一個觀看的視角;再加上,2017 年台港比較座談會的共事經驗,讓湯湯注意到小易善於梳理細節,總能把繁瑣的組織事務處理得有條有理,十分可靠。

「我知道自己是那種『馬車型』的人,我對學術生產很有熱情,平常也只專注在學術上,對於要 run(經營)一個那麼大的學會,有很多邊邊角角的細節、很多文件需要傳承、很多會要開──說實話,我沒有那麼多的心情。但是小易很體貼,會努力確保所有年會成員都可以參與到核心討論。」

而對小易來說,參與 NATSA,是一趟自我探索之旅。宣稱自己沒有國家概念、黨派色彩的小易說,2014 年第一次參與學會活動時,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大家都好焦慮,一直在討論台灣研究在北美如何生存,還有怎麼樣在北美留下來,每年都有一個如何在這裡找教職的工作坊──可是為什麼一定要留下來呢?我寧可離我的田野近一點,或者離好的電影空間研究機構近一點。

後來想想,因為涉及華文文本的詮釋,人文領域的危機感確實會比較強。可能因為我做空間研究,沒有太大的區域研究意識,區域的比較會隨研究需求而改變,比如說,地理條件上,台灣比較接近荷蘭,那就不一定要拿台港或中港比。」小易分析道。

「再後來,我覺得一直站在場外,批判場內的人『好奇怪』、『為什麼跟我不一樣』也不好,所以決定自己跳下來做做看,現在就比較能體會一點。」

永遠的提問者維婷:「台灣的人文研究,該如何被評價(evaluate)?」

有了小易的參與,下一步,則是找到能和小易互補的夥伴。2017 年年會結束,在檢討會上,湯湯把視線轉向讀政治的維婷,「我和小易都比較偏人文,需要一個社科的腦袋平衡。」

當時,這個「社科的腦袋」對人文研究者提出了一個犀利的問題:「台灣的人文研究該如何被評價(evaluate)?」大學讀政治、研究所轉領域專治台灣文學的湯湯說,「我完全懂她在說什麼。社科對研究成果的好壞,有很清楚的評判標準,比如研究方法、對話對象;但是好的文學,誰說了算?」

「她們兩個那天討論到大家吃完飯,都還黏在桌子上面,然後她們又都是講話很激動、很大聲的人,我後來就覺得,啊,算了,我去旁邊好了......」回憶當時的場景,小易笑著插話。

會對維婷的問題這麼敏感,是因為湯湯看到了這個問題背後,與學會本質的共通:「我自己加入學會前也會疑問,文學研究、台灣文學研究或是台灣研究,該如何被 evaluate?如果出發點終究只是『愛台灣』,那研究對於整個知識生產到底有何意義?」

「我那時候就知道,我們的組織裡需要一個提問者,永遠會在旁邊問『我們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維婷就是這個角色。」然而,當時忙著教書的維婷,卻以心有餘而力不足為由,一口回絕了出任 PD 的邀請。

堅忍、嚴謹、實事求是的外表底下,顏維婷也有浪漫的理想主義魂。圖/顏維婷 提供


只是,她大概沒料到,新任會長一旦鎖定「任務目標」,必將鍥而不捨的執行到底──「我每一天晚上都找她,她一直躲我。在會議要結束的前一天晚上,我們在前會長的房間裡闢室密談 ,前幾任會長都回來了,幫著我一起說服她,一路講到半夜三點半,她都不為所動。」

眼見動之以情、說之以理均無效,最後,新會長使出激將法:「老實說,沒有你們,我還是可以辦這個會,每年三四萬塊(美金)都一樣要花的。但是,既然我們有一樣的願景,何不就用這筆資源,一起產出更多更有意義的事情?」一段肝膽相照的慷慨陳詞,竟然動搖了性格堅定的維婷,激出她堅忍、嚴謹、實事求是的外表底下,浪漫的理想主義魂。

「其實,擔任學會幹部對未來升等毫無幫助,身為博士候選人,也完全不需要靠學會累積人脈,所以,她竟然在這個點上鬆口,說明她不是因為錢,也不是因為學會可以給她什麼好處,而是真的胸懷大志,想做些什麼。」湯湯面露喜色,不無陶醉地說,「把顏維婷『拉入坑』,是我至今最自豪的事情之一。」

在時代的風口浪尖上──24 年歷史的學會,新貌正在成形

談話及此,大半時間微笑的看著夥伴們七嘴八舌、話說從頭的心慧,也忽然有些動情的說:「看到她們無條件的在做這件事情,真的覺得台灣很有希望!」

湯湯聽說,瞪大眼睛,「不要聽心慧這樣說,心慧夫妻才是我們可以走到今天的最大功臣。」

(由左至右)小易、維婷、心慧,難得的暑假台北小聚,舒雯在美國。圖/陳小易 提供。


原來,心慧的先生是現任國立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的助理教授沈伯洋,人稱 Puma,過去曾任 NATSA 的 AC,心甘情願於協助年會打雜、做名牌等瑣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法律所畢業後,他以優異的表現,獲得人人稱羨的美國大學教職,孰料,他卻毅然決然地放棄了這個難得的機會,堅持回台任教。

而這種低調、謙遜、責任感十足的特質,也可從心慧的身上窺見。訪談間,她始終扮演一個稱職的秘書,即使隔日要上課,仍克服時差、在台灣深夜時間上線受訪,負責解答組織架構、回顧往例。除此之外,她絕口不提自己的故事,完全退居幕後,正是那種演員謝幕時,幫忙升降布幕,並在人群散去後,收拾鮮花的工作人員。她把舞台還給幹部,並確保鎂光燈沒有打在自己臉上。

「我們就像吉祥物一樣站在台前,但他們都願意扮演小螺絲釘,沒有一定要站在幕前,NATSA 也沒有給他們什麼。沒有這些人,我們不會有今天。」湯湯總結。

所以,如果你還以為 NATSA 只是一群「人生勝利組」,在遙遠的美國空談台灣未來的學院派,恐怕有失公允──透過學會的四個成員,跨越三個時區、兩個國家不斷的隔空交辯,一個在上世紀應歷史潮流而生,現正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上、力圖轉型的北美台灣研究學會新貌,於焉成形。

(未完待續)

【CFP】2018 年「第 24 屆北美台灣研究年會」徵稿即日展開!
第 24 屆「北美台灣研究年會」(NATSA)年會主題聚焦「島嶼越境:比較視野中的台灣」(Beyond an Island: Taiwan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將於 2018 年 5 月 24 至 26 日在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舉行。
投稿詳情:北美台灣研究學會臉書專頁貼文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湯舒雯於今年五月,就任北美台灣研究學會會長/湯舒雯 提供、附圖/陳小易、顏維婷 提供

《關聯閱讀》
真正的「國際化」,在於看見台灣的在地價值──動畫導演趙安玲專訪(上)
辭去公務員「鐵飯碗」毅然赴泰進修,回台教學13年──專訪泰語老師鄭海倫:「語言為你的心,打開通往世界的一扇窗」

《作品推薦》
動畫導演趙安玲:「無論旁人的眼光如何銳利,這是一場自己與自己的戰爭」
「全球化,不是你通往國外的單行道」──專訪跌破眾人眼鏡、堅持回台的前哈佛台灣同學會會長謝佩芬

世界看台灣 《換》人說說看/換日線編輯部

什麼模樣的人有資格站出來分享自身的經驗?
成功的定義其實很廣,不限於企業家、或權威學者,
還有一些在各自領域默默發光的人, 他/她們也可以是廚師、設計師、運動員、工程師...,
或者遠渡重洋在異鄉工作的創業者,
一起認識這些在你我身邊蟄伏的年輕朋友,
讓麥克風交棒,《換》他/她們說說看。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