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彭于晏:「不同國籍的合作夥伴,是朋友,也都是可敬的對手。」

專訪彭于晏:「不同國籍的合作夥伴,是朋友,也都是可敬的對手。」

採訪/撰文:馬岳琳

好吧,這真的是一篇 lag 很久的文章,不是彭于晏不認真,實在是記者換日線換太久(這是什麼理由?)。在記者即將被換到歐洲時區之前,終於把彭于晏的採訪整理出來(好啦對不起大家!)。

距離上一次專訪將近一年,彭于晏言談間一樣真誠有趣,但看起來更為自信:他在不同的時區拍戲,當浪琴表的全球代言人,光鮮亮麗的出場只是工作裡的一個面向,他其實也會擔心也會怕。

如果要說拍戲很辛苦,彭于晏大概是很有資格說這句話的演員。他擔任男主角的《破風》、《黃飛鴻之英雄有夢》、《激戰》、《翻滾吧!阿信》,讓他必須練騎術、練武術、練拳擊、練體操。去年接受《天下》專訪時曾說「這麼拚命,鍛練的其實是一顆強大的內心。」

彭于晏經常扮演運動員,運動員應該都是內心強大之人,因為他們得和全世界的高手對決、和零點零一秒的速度搏鬥;演員應該也都是內心強大之人,他們在角色裡向自己挑戰,在螢幕上與歷來的影帝影后較勁。

演藝圈極為競爭、充滿明裡暗裡的比較,明星被鎂光燈和放大鏡檢視,光環愈亮、壓力愈大。

「如果要談我這十年來如何看待我的演員生涯,其實每個人都是你的朋友,但每個人也都是你可敬的對手,他們會給你機會,讓你更認識自己。」彭于晏聊起來好似輕舟已過萬重山,但他如何與來自各國的劇組人員合作?如何在到處拍戲的陌生環境下求得表現?如何面對男主角間粉絲歡呼聲的大小不一樣?

以下是專訪摘要:

我現在都是參與兩岸三地合拍的電影,也有跟好萊塢團隊或韓國團隊合作的機會,或許因為我的成長環境和家人影響,我以前不在台灣念書,在國外認識不同文化的人種,在中西兩種文化下長大。

我和他們相處融洽的秘訣是,如果遇到不熟悉的劇組,我會比較熱情地去瞭解狀況,也會花更多時間在準備上、做更多功課。例如攝影師、燈光師是誰?他們以前做過什麼作品?如果是第一次合作的導演,就需要花更多時間討論,他想拍的東西?他希望角色怎麼做?

我其實不覺得自己是大家認為的明星,我只是一個演員,拍戲時就拿出我最好的部份,只要 action 就要做到現場會安靜下來看我表演。你得要有這樣的自信,否則就會很容易迷失。至於怎麼累積自信?就是過去我拍的每一部戲、每一個作品,我都花很多時間去練習、進入角色的狀態。

大家其實都想把戲拍好,你瞭解愈多劇組的人,愈能迅速融入一個與國際團隊合作的工作狀態。這是信任的問題,就是你信不信任這個團隊。我以前沒有那麼多心思去瞭解,因為自己也有很多工作也會害怕,擔心表現不好,但這幾年慢慢成熟了,會知道要準備得更多。例如你知道這個燈光師拍過強尼戴普、這個服裝師得過奧斯卡,那你會更清楚自己的心態,要如何接受洗禮、向他們學習。

我就是個比較雞婆的個性,會管比較多,我喜歡在現場,拍完戲也喜歡在現場和他們聊天,不會回到車上,我會想瞭解現場的所有人。

如果你認識了燈光師,燈光師也認識了你,拍戲時他就會說:Eddie 你可能要站過去一點效果比較好,他會幫助你;如果燈光師助理擋到你的視線,如果你跟對方完全不熟,你也不好意思直接跟他說欸讓開一下。如果一個團隊所有人都想把東西做好,那拍出來的東西絕對是超越劇本的想像,這就是拍戲好玩的地方。

大家看到我都覺得我很好聊吧,哈哈哈,我希望我能尊敬每一個人,就算是一位搬道具的工作人員,我都會跟他打招呼。我早上到劇組現場就會說「大家早!」(充滿朝氣),中午便當來了我就會說「放飯了!」(舉手吆喝)。拍戲很苦,一天 12 個小時,你要很苦拍完還是大家很有活力、很開心地拍完?

一路走來演藝圈都是很競爭的啊,但這次拍《破風》我學到一種自行車哲學,就是一群人騎車總有先到後到,就算你上坡騎得比較快,但我下坡再追上你就好了。一直騎總會騎到的,可能我只是花比較久的時間,但不代表我到不了。

如果要談我這 10 年來如何看待我的演員生涯,其實每個人都是你的朋友,但每個人也都是你可敬的對手,他們會給你機會,讓你更認識自己。

我看到始源(同為《破風》主角的韓國男星)會看到哇他粉絲好多哦,那我很開心,因為他的粉絲多可以給這部電影更多不同的格局。大家都是想把這個戲拍好,只要是往這個方向走,就不會去比較什麼。而且很重要的是,你要做更多功課、更努力,要不然你如何讓你碰到的對手愈來愈好?如果自己也能愈來愈強,那就會更有機會和影帝影后合作。

《破風》裡有一句 slogan:「風在前,無懼。」但其實還是會怕啊,碰到什麼事都還是會怕,怕演不好,每天都會。但只能靠勇氣了,還有自信,但當勇氣和自信這些都沒有的時候,就要有意志力。

我會希望我的每一個角色,都能讓年輕朋友看了後可以得到「再去奮鬥」的啟發,這是我希望能帶給大家的。大家都說我很勵志,但其實不是我勵志,是我的角色勵志,我只能把這個東西交流給觀眾。因為我也沒有別的,我不唱歌也不跳舞,不能讓大家開心也不主持節目,所以戲劇就是我能跟你交流的。我沒有辦法跟每一個粉絲聊天說話,但我覺得我還是可以告訴他們些什麼。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明堂 攝影/華映娛樂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