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旅日職棒選手陽岱鋼:成功沒有不勞而獲,只有實至名歸

專訪旅日職棒選手陽岱鋼:成功沒有不勞而獲,只有實至名歸

2013年世界棒球經典賽,洲際棒球場,陽岱鋼出戰荷蘭的一支全壘打,對陣南韓一次不顧危險的頭部撲壘,讓他獲頒小組賽的最有價值球員,也讓他的名字,被台灣球迷牢牢記住。

場景拉回北海道的札幌巨蛋,陽岱鋼在中外野聽著球迷歡呼。他在日本職棒的火腿鬥士隊守中外野,打第三棒,同時是攻守兩端的靈魂人物,和隊友中田翔的組合,兼具了速度和力量,是太平洋聯盟投手最怕遇到的中心打線之一。

華麗的球技和帥氣的臉孔,讓陽岱鋼的人氣高漲,火腿隊以他為中心,推出了許多周邊商品,包括以他命名的便當,或是連續三天的岱鋼日慶典。陽岱鋼也不辜負球團,不但連續三年入選明星賽,去年更在明星賽中奪下最有價值球員。賽後英雄訪問時,陽岱鋼融合英日文,脫口而出的「3Q爹死」更一度成為日本流行用語。

許許多多的光環在他身上,但眾人不知道的是,鎂光燈的背後,其實是不間斷的苦練。陽岱鋼為本土飲料廠商代言所說的「不放手,直到夢想到手」,其實不僅僅是句廣告詞,更是他人生的寫照。

就像陽岱鋼說的,「成功沒有不勞而獲,只有實至名歸。」

 

以下是《換日線》專訪內容:

一開始來日本時,自己年輕,沒有想很多,只是想學習他們的棒球,就朝著日本走來。

很多人出國留學,結果變成出國去玩,但我當時其實下了決定,一定要學到自己想學的東西,也一定要有所表現,這樣我出國打球才有意義。

我告訴自己:既然來日本了,就一定要闖出一番名堂,不然我不回去,出來之後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當時競爭很強,日本學生很多,一個外國人要在日本佔一個位置是很難的事情,畢竟日文不會講,文化也不了解,和日本選手比起來比較吃力,就只能靠努力加強球技,讓大家注意到我的表現。

那時候和二哥一起在福岡,他高三我高一,他也是我學習的對象,在這三年我是以他為目標,因為他成績非常非常好,我不想讓他丟臉,要趕快跟上他的腳步,不要被其他選手說,哥哥都辦到了,弟弟怎麼沒做到?(編按:陽家三兄弟為陽耀勳、陽耀華、陽岱鋼,先後成為旅日棒球選手。陽耀華與陽岱鋼均就讀福岡第一高校)

高中時天天練球,早上5點練到8點,下午3點練到10點,每天就是棒球和學校這兩個地方而已。高中其實沒有什麼快樂的時間,不能像普通的學生有假期出去玩,但這也是自己選擇的。日本選手的基本功非常厲害,我覺得自己不像他們一樣扎實,在全隊練習之外,只好多花時間訓練自己,讓自己和日本選手的球技更接近一點,不要讓自己的腳步被拉開。

圖/黃建賓 攝影

我是非常不服輸的人,這是自己選擇的,做了之後後悔是比較可以接受,不做之後後悔是對不起自己。

很多出國的人在習慣生活後,就會看到很多引誘在周邊徘徊,像是放假時出去玩,交女朋友什麼的,容易忘記自己一開始來到異鄉的目的。但我不斷給自己訂立目標,告訴自己不要想外界的其他誘惑,等目標達成後再去想都還來得及。

算一算,從國中畢業後到日本,也已經過了13年。這13年來最了解我的就是高中教練,他叫做平松正宏,有如我在日本的爸爸。他對我說:「只要守住我給你的三個條件,你一定會是一個好選手。」

這三個條件是:一,你不能放假,放假也要練球。二,你不能帶手機。三,你不能交女朋友。

我覺得自己做得到,因為我來日本是要來學習日本的棒球文化,不是來玩。從我高一開始到高三畢業,為了棒球,為了我和總教練的約定,我沒有一天違背這三個條件。當時固然辛苦,但現在回想起來,反而覺得這是我高中生活最快樂的事情──為了自己的夢想盡全力了3年,苦練了3年,我一點都不後悔。

進入日本職棒後,遇到不少挫折。從二軍好不容易升到一軍,球團卻叫我更換守備位置,從游擊手轉為外野手。現在想想我其實很幸運,提早發現自己不適合游擊,而且老實說為了搶一個先發位子,要我守哪都可以,就為了有這個舞台,為了有可以表現的機會。

從高中時期累積的一些成績,和被球評封為「十年一人的大物」,對我來說都是過去式了。進了職棒,就是一切從零開始,職棒的水準完全不同,我不能因為過去的光環而患得患失,對自己要有更高更嚴格的要求。

練習的時候,我告訴我自己,我是全隊球技最差的,因為我差我才要苦練,我要贏過他們。比賽的時候,我就對自己說我是球場最強的,企圖心才會更強,自信才會更強。比賽就要讓人看到自己的信心,這場比賽主角就是我。

一個運動員要有不認輸的鬥志,不要在面對有名選手時腳步就亂掉,害怕。大家都是人,球場上就是男人對男人的對決,對付投手,就是要專心想怎麼突破。

我想,成功沒有不勞而獲,只有實至名歸。

圖/張緯宇 攝影

採訪、撰文/杜易寰
主圖攝影/張緯宇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