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劇場才子蔡柏璋:不為自己設限,成為世界的「台南人」

專訪劇場才子蔡柏璋:不為自己設限,成為世界的「台南人」

什麼樣的舞台劇,可以一演就是十年?

8個演員,30個角色,連續演出6小時。台南人劇團的《K24》,把恐怖份子刺殺總統千金的懸疑,混搭莎士比亞經典《羅密歐與茱麗葉》和歐美影集「一季」六集形式,開創獨特風格。

2005年,《K24》一、二集在馬祖首演,身兼編劇、導演的蔡柏璋,剛從台大戲劇系畢業一年。

現在,他是台南人劇團聯合藝術總監,也是劇評家陳正熙眼中「台灣劇場最值得期待的青年創作者」。

在台大戲劇系任教及兼任台南人劇團藝術總監的呂柏伸觀察,蔡柏璋的故事有溫度,「他的角色時常面臨兩難,人物才有血有肉有靈魂」。

聊起過去十年,坐在巴黎小閣樓的住處裡,接受越洋視訊採訪的蔡柏璋笑說,「我沒有設限任何可能性,因為我覺得我什麼都可以做啊!」

音樂劇《Re/turn》裡的蔡柏璋,既是編劇、是導演,也是故事裡的歌手、在女主角身邊打滾的紅粉知己。

去年底,他才剛開完個人演唱會。今年四月,他已經在法國盧昂演藝學院,當起一日客座導演,帶著16位法國年輕演員做聲音訓練。

在廣藝基金會的QARing交流計畫下,蔡柏璋還要挑戰用英文、法文寫劇本,演出獨角戲《Solo Date》。

「每個人只要專心做好自己的事,就會吸引更多有趣的人,到你生活裡,」蔡柏璋說。

2009年,人在英國念書的蔡柏璋,就和呂柏伸、在紐約專攻電影配樂的王希文的三方連線,做出有老百匯風味的音樂劇《木蘭少女》。

在英國那年,蔡柏璋也曾去當歌手蔡依林倫敦演唱會的後台翻譯。結果,樂在其中的他越做越多,最後甚至協助舞監在後台處理緊急狀況。

去年底,蔡柏璋透過蔡依林的經紀人居中牽線,蔡依林首肯後,蔡柏璋和蔡依林攜手加入《混搭兩廳院》計畫。

蔡柏璋挑戰穿高跟鞋跳舞,蔡依林嘗試演出莎士比亞《羅密歐與茱麗葉》經典獨白。

兩支影片放上Youtube後,合計吸引超過30萬人點閱。

笑稱自己是33歲「高齡」的蔡柏璋說,只要沒做過的都想試試看,「如果沒經驗,就找有經驗的人幫我。我覺得過了30歲,就不要給自己設限。」

放眼未來,對熱愛旅行的蔡柏璋而言,海外生活是靈感,也是作品和生命的養分。

看著海外優秀的作品,現在的蔡柏璋不僅要挑戰把作品帶出去,還想嘗試跟國外導演合作,變身世界的「台南人」。

圖/台南人劇團 提供

 

以下是《換日線》專訪內容

我這次在法國劇場跟朋友談合作可能性,他的工作方式,讓我很羨慕。

他們有一個職位叫「戲劇顧問」(dramaturge)負責提供導演劇本相關的史料,和協調導演和演員,發展延伸的題材和內容。

對他來說,燈光也是重要演員、角色,需要發展。所以從第一天排練開始,他就進來看導演和演員怎麼互動,看整個戲的氛圍,思考光線怎麼發展。他的燈光真的和戲融合在一起,音效也是如此。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衝擊,讓我想要重新思考劇場的工作方式。

在國外學習,我看到的精神,就是重視細節。台灣人比較容易忽略這點,因為我們的社會太有效率。我們不重視細節,不重視「小東西」的價值。效率可以讓事情更快,但我們也比較沒耐性。如果我們的社會要提升境界,就差在細節。

例如,日本就很會把我們不重視的東西,看得很重要。他們的東京鐵塔,每年都要重新上色。那些上色的工人都是青少年,很驕傲地在做這件事。而且他們對鐵塔的紅色或白色非常講究,這種精神是我們缺乏的。

在莫斯科學戲,就和台灣相反,因為他們很重視身體訓練。演員會在舞台上一直講話,展現魅力。

但莫斯科藝術劇院的學生,第一年其實是不能講台詞的。因為他們認為你的身體還沒訓練好,你的聲音、歌唱技巧都還沒訓練好,憑什麼說話?所以他們大一的學生不會被分配到台詞。

台灣的戲劇系大一學生,進來就接觸到台詞,但他們的技術、精神層面都比較薄弱,身體上、聲音上的訓練也比較少。看過莫斯科的經驗,我就覺得需要加強我對學生的訓練,或我對我自己劇場演員的要求,因為我體驗過那些訓練的好跟美麗。這些差異,我也會建議給戲劇系,希望可以把台灣的環境弄得更健康、更好。

未來三年到五年,我希望可以多跟國際接軌,所以我現在做的都跟國際藝術家有關。特別是亞洲,導演或演員們的交流機會太少,這很可惜。我知道很多優秀的演員,都是在年輕的時候認識,一起交流、一起成長、互相砥礪。

學戲就是學做人,我不認為在國外看到什麼,就一定要移植回台灣。但我覺得,我們身為人、身為旅人,一輩子就是在學做人的道理。

>>>更多劇場才子蔡柏璋專訪

採訪:彭子珊、趙于萱
撰文:彭子珊
攝影:鍾士為
主圖提供:台南人劇團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