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英服裝設計師潘貝寧:台灣品牌,要更勇敢說自己的故事

旅英服裝設計師潘貝寧:台灣品牌,要更勇敢說自己的故事

當咖啡店的店員將五顏六色的馬卡龍一一裝進塑膠套模、精緻的紙盒和購物袋時,在櫃檯前穿著大片荷葉翻領襯衫、黑色套裝的優雅女士忍不住皺了一下眉,接著微笑說:「可不可以麻煩你直接用紙袋就好,包裝越簡單越好,塑膠更是能不用就不用。」

她是以「環保時尚」概念,揚名國際的台灣設計師潘貝寧。

多次登上國際時裝周舞台,曾獲選歐盟「四十大新興設計師」、三度受邀BBC專訪,被譽為繼吳季剛之後,時裝設計界的新「台灣之光」。潘貝寧更是國際時尚圈中少見的「博士設計師」,劍橋大學建築碩士畢業後,她又到布魯內爾大學攻讀時裝創作與客製化量產,取得博士學位。

離開家學淵源、收入豐厚的建築師事務所工作,潘貝寧毅然在異鄉繼續進修、更勤跑全球各地數百個成衣工廠,前後花了超過八年時間,才投身服裝設計產業,建立自己的服飾品牌DEPLOY。

「因為成立品牌對我而言是嚴肅的事情,我要確定這件事情我非做不可、非我不可、又能帶來不一樣的想法和觀念,讓世界更好,才能放手去做,」潘貝寧說。

在異鄉從無到有,建立屬於自己的品牌,一步步打響名號,也看盡國際時尚、設計產業的無情淘洗。潘貝寧想回頭分享給台灣的一句話是:「不要盲從,勇敢說出屬於自己的故事。」

以下是《換日線》專訪內容:

現在台灣越來越多人在談品牌、也越來越多人開始經營品牌,每次回台灣,總看到許多年輕人前仆後繼地揮灑自己創意,一家個性咖啡店也好、一間潮流服裝店也好、透過網路販售的各種設計商品也好,都很令人驚喜。

不過,在異鄉花了很長的時間,從觀察學習、籌備到真正創業,關於「品牌」這件事,我想從自己的經驗出發,分享給台灣不論大企業或新創公司,一點我自己的看法。

我認為,品牌不能只是「形象」、也不能只追求「流行」。品牌經營者,絕對不能盲從,必須先找到一個自己真心相信的核心價值,並且不斷花心思追求極致,才能在產業無情而快速的競爭中,存活下來。在紐約、倫敦、東京等市場,我看過無數曇花一現的新興品牌,它們快速崛起又快速消失,關鍵原因通常都是「沒有想清楚自己是誰」。

在成立我自己的服裝品牌之前,其實我花了超過八年的時間,每天不斷地思索兩個問題:「我為什麼非自創品牌不可?」「這件事情(自創品牌)又為什麼非我不可?」第一個問題是為了確定自己的熱情、能夠終身投入;第二個問題,則是要確定自己做好準備,能夠走出不一樣的路,提供不一樣的價值、或更好的服務,這樣我創立的品牌,才有獨一無二的價值,不會被輕易取代。

以我自己來說,「環保」與「時尚」,是兩個看似對立的觀念,但他們都是我的熱情所在。於是我問自己,「我可不可以結合這兩個觀念,變成我品牌的核心價值?要達成這個目標,我還需要做些甚麼?」

接著,我從鍾愛的設計出發,先想怎麼樣的設計、和使用甚麼樣的材質,可以讓服裝不會隨每一季的時尚潮流轉換,變成被用過即丟的浪費。這樣還不夠,我還要從一件衣服的設計到生產到銷售過程,無數的環節中,探究可以從那些地方下手,讓它更永續環保。

於是,我花了前後八年,攻讀時裝創作和生產的博士學位,同時也造訪了全球上百家大小工廠。直到我覺得我問自己的問題,已經得到答案後,才開始著手創立自己的品牌。

成立品牌對我而言是嚴肅的事情,我要確定這件事情我非做不可、非我不可、又能帶來不一樣的想法和觀念,讓世界更好,才能放手去做。

台灣不少產業,正吹起從微利代工轉型升級、鼓勵品牌創新的風潮。這是很重要的趨勢、也是台灣應該走的路。不過,台灣本身市場小,台灣品牌勢必要走向國際、追求更大的市場。要面對國際嚴峻的競爭,我會建議台灣的品牌經營者,先別急著追隨國際知名品牌的腳步,而是定下心來,想想「我是誰?」「我有甚麼不一樣?」勇敢說自己的故事。

例如,台灣過去靠著代工起家,現在亟需轉型,但轉型不代表要把過去全部拋開。事實上,熟悉生產過程中的所有環節、細節,其實正是台灣很難被外國競爭者取代的獨特故事。與其花重金,追隨知名品牌腳步,找明星、名人行銷海外市場,台灣品牌若從自己熟悉的生產過程加以改進、做出特色,好好說一個工廠、如何一步步走向國際的故事,或許更能打動人。

品牌這條路,充滿艱辛,我也還在不斷摸索、學習。希望這幾年來在海外的經驗,可以給有志走向這條路的你們參考。

 

採訪:張翔一、黃瑞祥
撰文:張翔一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