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涯沒有標準答案!」他闖入 Google 卻主動請辭:一個旅日台灣人的「非典型」求職案例

「職涯沒有標準答案!」他闖入 Google 卻主動請辭:一個旅日台灣人的「非典型」求職案例

採訪、撰文:林欣蘋/換日線編輯部

現於東京任職科技業的台灣人 Mark Chih,在日本職場打滾,轉眼已屆 10 年。回想起當年剛取得美國 MBA 的他,英語說得比中文好,中文說得又比日語好,日語程度趨於零,卻神奇地在日本落地生根。

如今的他,不僅已在日本成家立業,還與好友共同創辦了 Worklife in Japan 網站,一方面連結在日台灣人,建立社群;另一方面提供台灣讀者日本就業資訊,閒暇時最愛親自出馬採訪,報導台灣人的日本奮鬥故事。

然而,這些無償的經驗分享,卻一度被讀者嫌「太菁英」,缺乏普遍性,不夠「實用」。Mark 聽了不但不生氣,還誠懇地邀請對方加入討論。他認為,求職路上,本來就不存在「標準答案」:「我來日本也不是一個標準答案,但我覺得不用把自己限制住,可以多看一些別人的故事,發現更多可能性。思考是重要的,然後有很多方法可以實踐。」

說起 Mark 的求職路,確實是個「特例」:現年 40 歲的他,並非土生土長的台灣人。青年時隨父母移民加拿大,他長年在美加成長、求學;後來職涯的大半時光,卻都在台灣和日本度過,甚至成了台灣人闖蕩日本的「搭橋者」。

在他身上,各種看似相互矛盾的社會標籤,不僅安然共存,相得益彰,還相互碰撞出了一套多元文化刺激下,十分「非典型」的「Mark 式思維」;更使得他本人的職涯,成了旅日台灣人社群之中,最耐人尋味的案例之一:

「畢業即失業」:社會新鮮人,敢「試錯」也要敢「放棄」

大學畢業自世界百大、在 1990 年代,選擇了當紅的電腦作為主修;甚至因為移民身份,而得以無簽證之憂地在「科技業重鎮」美國加州矽谷求職──種種得天獨厚的條件,即使放到今天,也絕對是「人生勝利組」的最佳代言人。

不料,看似前景可期的產業受到過度樂觀的高估,人們一窩蜂的投資,伴隨而來的是接下來長達 6 年的網際網路泡沫化。剛畢業的 Mark,一夕間成了這場災難的受害者,投遞履歷石沉大海,甚至連面試機會也無,自信大受打擊。

人生從勝利組淪為受災戶,有人因而灰心喪志,從此一蹶不振;有人抱怨時不我予,開始憤世嫉俗;也有人選擇暫且將就,靜靜等待時機──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Mark 的應對之道,既不是埋怨環境失能、也沒有向現實低頭,而是誠懇地檢討自己的不足。他坦言:「雖然就業機會銳減是事實,但如果實力夠強,還是有很多機會;問題就在自己實力不夠,得從累積實力開始。」接下來,他除了考取證照累積實力,也用實際行動,展開一連串「試錯」的過程:

他暗忖,既有的路徑行不通,不妨換條路走,回台灣找機會。新鮮人初入職場,可能產生的困惑與難處,他也沒少經驗──對工作毫無概念,只要「投履歷有反應、薪水好像還可以」就去了,試下去才發現和想像中不同,只得辭職再試。

就這樣尋尋覓覓,3 個月竟換了 3 份工作,簡直是台灣職場的大忌。台灣孩子從小就被教育要「吃苦耐勞」,傳統職場上,更瀰漫著「熬出頭就是你的」的氛圍;這種「說走就走」的行為,不僅在社會眼光中顯得太草莓、沒定力,甚至會被解讀為西方教育下,過於講求個人主義的任性。

面對這些質疑,他回答得從容不迫:「我認為試用期是彼此評估的過程,彼此還在嘗試,互相評估,而不是為待而待。我相信當你找到一份真正有興趣的工作,自然就會待下來。我希望自己是主動的選擇,而不是被動的等待。」

他接著分析,會直覺地這樣想,可能是因為從小就被教育「凡事對自己負責」:「以前念書也是這樣,打混或者認真念,老師都不會理你,沒過也是你的事。選擇了,就自己想辦法面對,所以我也沒辦法怪說我聯考考不好,念到不喜歡或不實用的系。」

後來,他在第三份工作中接觸到金融業,找到樂趣,果然安安分分地待了 3 年,也開始對自身專業有了概念:除了意識到自己不是「技術流」,反而對商業更感興趣,亦發現「一個專案或團隊會遇到的問題,往往不是純技術可以解決的。」

「畢業即就業」:循序漸進的人生,也會有意外

當既有工作已無法滿足志趣,有人選擇跳槽、有人選擇轉領域,也有人乾脆當起背包客,放自己一個長假;Mark 則在分析利弊後,選擇重回校園。

2006 年,看準了校友網絡與地利優勢,Mark 進入了鄰近矽谷的美國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簡稱 USC)就讀 MBA,補充商管背景的同時,也盼望畢業後能「二闖矽谷」;但命運似乎對他另有安排:

碩士最後一年,他透過學長引薦,進入日本跨國企業 SONY 實習。主管注意到他的潛質,在他畢業前夕,提出了一份 3 年合約──於是,當半年後爆發金融海嘯,全球景氣盪到谷底,世界百大企業忙著裁員之際,他卻神奇地「畢業即就業」,離開夢寐以求的加州,飛往 8,000 多公里外的東京。

這個始料未及的人生轉折讓他發現:無論看似擁有多麼充分的籌碼、或者多麼循序漸進地規劃人生,路上仍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外部因素,可能輕易地打破所有假設。像從一串程式碼中更換了一個指令,得出的結果可能截然不同。但也正是這些意料外的遭遇,為人生帶來了不同的驚奇與風景。

熬過了前 3 年衰頹的全球景氣後,隨著景氣回升、日本國內的半導體市場衰退,公司開始積極拓展海外客戶,協助外國廠商透過公司專利技術,將產品引進日本市場。同時擁有技術與商管背景、又能流利使用英語的 Mark,搖身成為了角色吃重的海外窗口。

接下來 5 年,他擔任公司與客戶間的溝通橋樑,完成了許多重大的行動支付專案,包括支援香港電子支付系統八達通開發行動支付功能、協助美國知名手機品牌與日本 Suica 結合等;發揮專長,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讓他樂在其中。

圖/Masaru Kamikura@Flickr CC BY 2.0

只是工作再快樂,也會隨著個人的成長,遇到無法突破的頂點;青年容易為興趣轉職,中年開始更在意自我突破。幸運地,就在他工作進入第 8 年,開始思考職涯的可能性之際,任職 Google Japan 的朋友出現,適時地將他介紹到 Google Pay 團隊。

原來,2017 年,有感於競爭者已先一步完成了行動支付產品與日本市場的整合,Google Japan 也隨即投入資源,急起直追──此時,實際參與過相關專案的 Mark,便成了完美人選。

事後分析這段轉職經歷,Mark 強調,成功並無既定公式,最重要的是如何讓自己成為一個「獨一無二的綜合體(mixture)」。以他的例子來說,成功的要素包含對技術的掌握、對商業的了解,和英文母語人士的溝通能力,若個別檢視之,均非不可取代,「但三者綜合,在某一個時間點,它就是有價值的。」

「職場比的往往是誰的 skill set 多、如何相輔相成。即使你的經驗很 narrow,但是把自己變成獨一無二、只有你具備做某個東西的一切條件時,你就是別人眼中的首選。」

為了「更適合自己的位置」,心甘情願「裸辭」Google

2017 年,帶著累積了 10 年的工作經驗,他通過重重面試關卡,進入了 Google Japan 任職。這一年,他 38 歲,喜上眉梢之際,亦不忘以「谷歌老菜鳥」(New Googler,簡稱 Noogler)自嘲。

然而,時隔僅一年餘,位子都還沒坐熱,他就趕在 40 歲前夕,主動遞出辭呈,轉身離開了這間眾人眼中的「夢幻企業」。更令人驚訝的是他選擇「裸辭」,尚未拿到其他公司的 offer 就一心求去,只為啟程去找那個「最適合自己的位置」──怎麼回事?

原來,進入 Google,和產業中最頂尖的人才,在自由開放的企業文化裡腦力激盪,確實為他帶來莫大的樂趣。只是這一次,他很快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頸:語言。

他解釋,在日商 SONY 任職時,因為開發對象是外國企業,即使日文程度有限,也不至於影響工作。但在美商 Google 卻剛好相反,開發對象是日本事業,日文不佳,讓他自覺發揮有限。

「其實在公司,沒有人說過我日文不好,也沒有人質疑過我的能力。我那時候有在想,會不會是 self-fulfilling prophecy(自證預言)──因為已經沒有自信,所以反映出來的表現受影響,自己也在思考如何打破。」

深思熟慮後的答案,正是令人跌破眼鏡的「辭職」──「果斷放棄」的決定,再度與台灣人「愛拚才會贏」的精神背道而馳。

他解釋:「如果我再年輕一點,我可能會再硬撐一下,因為語言是可以練習改善的。最好的情況當然是一邊發揮我的優點、一邊補我的缺點。

但是我已經工作了 10 幾年,目前應該要找一個 80% 在發揮我的優點、20% 在補我缺點的工作;如果邊補缺點邊戰鬥,過於瞻前顧後,最後只有三四成的自我發揮,比例上感覺不太對。」

「你剛進職場的時候,可能沒辦法去做這個分析,因為你不知道自己的優點和缺點是什麼,有時候也只能埋著頭去做,有一天突然發現好像是這樣子。現在我獲得的資訊比較多,比較能夠去客觀分析,可以做出跟剛出社會時不一樣的選擇。」

話雖如此,Google 待遇好、福利佳,公司名氣又大,真的能「說放下就放下」嗎?

他忙不迭地表示,選擇離開,並不表示從此絕緣:「一開始 HR 篩選了這麼久,就是為了要找到符合企業精神的人,而那些企業要求的人格特質,不會因為離開而改變,所以公司並不排斥 Googler 回歸,甚至三進三出的例子也很多。畢竟產業不斷變動,會一直需要不同的人才,如果以後有好的 fit,我也會很樂意回去。」

話到這裡,足見「老菜鳥」對谷歌意猶未盡;只是凡事都有時機,時機未到,他不會強求。

實力,就是把運氣的成份降到最低

訪談結束後,Mark 足足沉潛了半年,後來再聽說他的消息,他已重回 SONY 旗下的子公司 FeliCa Networks,做的仍是事業開發,但是由於組織內部的變化,負責的專案將更多元有趣,正是此時此刻最適合他的位置。

兩年前的他大概很難想像,自己將在短期內與老東家再續前緣;正如當年特地去加州讀 MBA,最後卻因一次實習就在東京定居了下來,彷彿呼應了他在在強調的那句:「職涯沒有『標準答案』,達成目標有很多方法,所以不需要把自己限制住。」

最重要的是,不論選擇哪一條路,最終決定成敗的關鍵,仍在於「實力」,「而實力,就是把運氣的成分降到最低。」

圖/Mark Chih 提供

《Mark Chih 小檔案》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簡稱 UBC),計算機科學(Computer Science)學士
美國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簡稱 USC),商務管理碩士(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Worklife in Japan 創辦人;曾任職於 Google Japan、SONY 等知名企業,專職事業開發。
《換日線》專欄:Mark Chih/希言自然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ark Chih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