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450億美金做公益,你會怎麼用?」──改變世界之前,先從基本功開始

「有了450億美金做公益,你會怎麼用?」──改變世界之前,先從基本功開始

有了 450 億美金,你會怎麼去花?怎麼去改變世界?《紐約時報》最近尋訪他們的讀者做了一個簡單的調查。網友的答案各式各樣,例如投資癌症治療研究、發掘新能源以及採取環保措施、改革教育系統等地球社會上的大問題。

之所以會有這個調查,原因是 Facebook 創始人 Mark Zuckerberg 以及他的老婆在去年 12 月初宣佈設立有限責任公司,主要用以捐出兩人所持有的 Facebook 股票,來做慈善投資。高達 450 億美元的龐大數目,引起了媒體的高度關注以及廣大社會的讚揚。

在貧富差距快速擴大、美國政府年年虧損的年代,私人財富將會是慈善組織越來越重要的依靠。近年來許多科技大亨(如 Bill Gates,Elon Musk)紛紛參與或者創辦了慈善組織,希望利用他們的資金來改善社會上的不良現象。這些人多多少少都了解他們的財產即便在名義上是他私人擁有,但從更深層的角度來說,仍然是來自社會,所以應該適當的反饋給社會。31 歲的 Zuckerberg 是這群從事慈善事業者中,最年輕的人之一。

有少數憤世嫉俗的人提出,這麼做可以讓 Zuckerberg 免去相當大的納稅義務。這樣說雖然也沒有錯,但是 Zuckerberg 的做法畢竟符合美國法律,而且也不是罕見的現象。「與其讓政府把大筆稅金用在不斷膨脹的預算當中,還不如用這些錢來進行一些對自己認為有價值的慈善項目。」──這是在美國科技界、尤其一向以自由意志論傾向聞名的 Silicon Valley 比較常見的態度。

到底是由政府運用資金,還是由私人運用資金,對整體社會福利更有效?這一直是一個具有爭議的話題。這個問題固然重要,不過還有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那就是投資者(現在慈善家都以「投資」的眼光去衡量慈善項目)如何為他的資金「鋪路」。

錢代表的是對整體社會的一種索償,但錢起不起作用還得看這個被針對的群體或項目有沒有良好的組織文化以及風氣。其實,Zuckerberg 自己也應該知道,想在社會或者組織裡獲得大幅度的改革,錢只是其中一個因素,還得準備許多其它條件,才可能讓這些索償獲得最好的發揮和回報率。

2010 年 9 月 24 日 Zuckerberg 攜手新澤西(New Jersey)州長 Chris Christie 以及紐華克(Newark)市長 Cory Booker 在 Oprah 節目上宣佈 Zuckerberg 將捐 1 億美金的等額補助資金來改善紐華克的學校系統。在這個華麗、大張旗鼓的開幕下,這 3 位領導人物透過他們的許多私人關係以及正面公關在 2 年內成功募款了另外 1 億美金,為紐華克總共獲得了 2 億美金的資助。當時他們宣佈的計劃是用 5 年的時間來徹底的改變紐華克處在危機狀態的學校。然而,5 年後,這個項目卻沒有獲得他們所想要的成果。紐華克學區的成績單沒有什麼顯眼的改良,在許多方面還似乎退步了。

項目失敗的原因有很多。驕傲的教育改革派、野心勃勃的政治人物,短視的利益組織攪合在一起導致這一筆錢根本無法發揮到它應當發揮到的用處。這系統裏面層層複雜的人際、利益、以及裙帶關係,加上整個地區長期貧窮的狀態,以及對外來人士的疑心非但沒有被外來資金解決,反之外來資金讓這些問題顯得更加突出。外來的資金成為了教育顧問以及老師工會眼中的一塊肥肉,各個群體為之爭奪不休。

換句話說,外來的資金本身不會改變一個情況的本質,只會把已經存在的現象放大。要是資金注入到一個問題重重的隊伍,一個充滿複雜因素的情況,它將很難起到任何好的效果。輕的話得不到良好的資金回報率,重的話很可能被各個利益團體瓜分或者揮霍了。

我在當物理治療科的運動教練時瞭解到一個很重要的概念:重量訓練是建立在正確的動作規律(movement pattern)基礎之上。動作規律就是所謂「正確」的身體運動方式,符合人體本身結構的動作。

比方說,做深蹲時運動員的膝蓋應該保持在腳趾後面。若不能達到這一點,那運動員就必須針對這個問題去做「補習」的調整,直到動作規律正確之後才可增加重量訓練。這些補習運動不只是針對膝蓋,而往往是身體「上游」(如髖屈肌)和「下游」(如腳踝)的部分都包括在內。因為身體一部分出問題,通常意味著其它部位也需要調整。若在改良運動規律之前強行訓練,只會導致運動員受傷機率增加。

同樣的,教育系統有問題的時候,需要整體去調整,去輔導有關的涉及群眾。改變執行團隊、樹立正確的團隊精神、創造良好的組織文化以及風格、處理腐敗的裙帶網絡、獲得當地民眾的信心以及參與、這一些都是外來資金能否真正發揮的先決條件。這些行動跟「補習」運動一樣,很多都是繁瑣的、不亮眼而缺乏公關價值的措施,但它卻是至關重要的環節。特別在之前有不好習慣的組織或社會群體裡建立正確的概念不是簡單的事,也不是外在的力量能輕易影響的。如果不集體正視這些問題並且積極地去處理,大量的資金只會把這些已經存在的弊端放大。

從宏觀來說,私人財富在慈善界會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Zuckerberg 已經在進行另外的教育領域投資。)但真正重要的不是錢的來源是私家還是公家的,而是在花這筆錢之前,慈善組織怎麼去創造一個讓它能得到最好的發揮環境。一個項目的成功或失敗,將取決於這些錢能否落在一個已經被「翻耕」的土壤上。

或許報社做調查時的問題,不應該是假設你有了 450 億美金會如何運用,而是應該問:你為了將要得到的 450 億美金,做了些什麼樣的準備?

《關聯閱讀》
NGO的工作觀察──濟貧,不是錢丟進來就能解決
你的聖誕怎麼過?愛爾蘭大學生第31年露宿街頭,募款近700萬幫助街友

《作品推薦》
NGO募款專家:容易募到的小錢,是用來打發你的錢
魔鬼就在細節裡─樂團首席如何找?看誰行政資料填得好!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TechCrunch CC BY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