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月亮沒有比較圓──美國反思,讓學生重新洗牌,減少校園霸凌

外國月亮沒有比較圓──美國反思,讓學生重新洗牌,減少校園霸凌

我在美國念諮商輔導碩士時,曾在一間K-8(註1)的公立學校實習,這樣的學校結合了幼稚園到八年級,因此學校裡除了有活潑懵懂的幼稚園學生,可愛又好奇的小學生,當然還有那些表現的有點自以為是,但實際上卻開始為未來愁煩的中學生。而我所在的麻州(Massachusetts)國小是要唸5年,國中3年,高中4年,這些公立學校皆為學區制。也就是說只要你不轉學,基本上你的幼稚園同學會一直陪伴你12年直到高中畢業。

這樣聽起來還滿好的嘛!不需要經過任何考試分發就可以上高中,似乎完全沒有升學壓力。還不用和好朋友們分開,可以一直在一起,建立一輩子的友情。甚至就算離開中小學進入了高中的新環境,還絕對會有以前認識的學長姐可以照應。怎麼想都比台灣的學制好,不是嗎?

可是事情通常不是這麼簡單的,升學制度與升學壓力這個話題,因為實在有太多可以分享的,所以之後再來慢慢談。但光是「學校生活」這一塊,就讓很多學生們頭大了。

回憶一下你青春期的學校生活,是不是有一點苦甜參半呢?就算你是校園的風雲人物,學校裡充滿了你的死黨或粉絲,但總是有那麼幾個人,你一點都不想要再見到他們,他們總是要譏諷你,總是會帶給你生活上的不悅。萬一更慘一點,我們就不是那種很受人歡迎的學生嘛,大家都看我們不順眼,總是要欺負我們一下,大雄被欺負還可以跑回家跟哆拉A夢訴苦,可惜我們什麼都沒有…...。這樣的生活,如果一直持續個12年,這怎麼受得了啊。

有一本小說,叫做《事發的19分鐘》(Nineteen Minutes),在說一個小男生,因為比較瘦小,從上幼稚園的第一天就被欺負,隨著年紀的增長,欺凌越變越嚴重,不論他怎麼做,怎麼改變,都無法改善被霸凌的命運,終於在他上高中之後的某一天,忍耐達到了極限,於是他帶著槍械進入校園,進行了19分鐘他所謂的報復,不僅毀了他自己的人生,也讓許多年輕的生命因此消逝。這當然是個很極端的例子。但是這不僅僅是虛構而已,這20年來,在美國發生了大大小小的校園槍殺案,做案的青少年們,大多都是校園裡社交階級制度中最底層的學生,無法改變現狀的無奈與痛苦逼得他們走上了毀滅一切的絕路。而更多的學生,則是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自殺、自傷的案件在美國國高中的階段層出不窮,在我碩士班同學實習的一個鎮上,短短1年半間,就有3名國中及高中的學生,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樣悲傷的情節,其實在美國的中學階段是不斷重複上演的。

這樣相較起來,我覺得台灣在高中時期經由考試或是其他管道分發,讓學生們重新洗牌的制度,相較起來是好很多的。「重新洗牌」就是一個全新開始的機會。也許曾經喜歡讀書,總是被笑書呆子、四眼田雞的孩子,因為上了菁英高中,認識了許多跟他一樣,喜歡鑽研知識的同學們,每天都有機會與不同的同學們進行深度的討論,因此變得快樂,求知的需求也得到了滿足。或是一個曾經只喜歡把手上器械通通拆解掉,對於其他事都不太在乎,學科老師們也不太了解要怎麼提起他學習興趣的小朋友,因為進入職業學校,選擇自己喜歡的科系,與有相同興趣的同學一起切磋技藝,而具備機械知識的老師們也依照小朋友的專長,建議他會感興趣的課外讀物,小朋友因此不僅學習到可以維生的一技之長,也塑造出自信的人格。

這不是要說台灣的教育體制有多好多好,而美國的有多差多差,只是在現在這個總是認為外國月亮比較圓的風氣下,我身為一個曾經在美國教育體系工作的人,總覺得應該要提供一些平衡報導,讓大家知道美國的教育體系也是有其缺陷的,實在不需要總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台灣高中的體制是值得被保留的,只是在篩選學生的方式上可以進行修正,我覺得大眾可以對台灣的教育多一點信心,給老師們多一點支持,這樣才是讓小朋友們能再更適合他的道路上,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們,盡情地揮灑屬於他們的青春樂章。

註1:K-8,Kindergarden to Grade 8的縮寫,相當於台灣教育的幼稚園至國二的程度。

作品推薦:
同志婚姻全面合法,美國學校怎麼教?
作弊,竟是美國對亞洲學生的印象?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黃瑞祥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