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對世界說,台灣一直都在──雲林鄉間,打造良作工場

我想對世界說,台灣一直都在──雲林鄉間,打造良作工場

(聊自以為記)

2016 年的冬天,仍然會在東京度過,氣溫是 6 度,地點仍然是大手町。

下面這些,只代表我自己的觀點,不是任何官方的說法,只代表我自己而已。說說這 3 年來,台北、東京、大阪三地奔走的心情。他不是一個句號,只是一個逗號而已。

要說這座工場完工以先,就有什麼力量存在,我想大概就是我不放棄不自量力的莽撞和固執,得到了董事長的賞識支持,跟凱文認同並且比我更堅持創新的意志力。還有我的同事夥伴對我無盡的包容。

身為一個一級傳產的業主,祥圃可說絕無僅有。對於創作者的支持他們很盡心盡力地做了。

過程中他們和我,衝突爭執不斷,畢竟大家都有本位的觀點。我只能說這座工場,是一塊我寫在那些淵源文字裡的磚,我們希望產業是座城,我把自己磨碎來做燒磚的粉,而祥圃這個企業會是一塊磚。

既然作磚就是想引玉,而,玉是什麼?

玉是官帽上的裝飾。是大財團大食品企業裡的貴重之物。

磚之所以要引玉,是因為沒有玉,產業永遠不是國家隊,產業沒辦法得到大量集團資源的幫忙。

於是我靜靜坐在路邊,每天早晨黃昏深夜中午,有空沒空台北東京高雄台中雲林台南的時候,我把過去在各種產業根、各種職業中經驗爬梳過一次又一次。

我們需要什麼?

良作工場需要什麼?祥圃需要什麼?台灣又需要什麼?

老實說我對我自己,只打了一個及格而已的分數。世界還好大,該做的事情還好多,更好還離最好很遠很遠。

今年公司大賠錢。

但是這工場裡的細節卻是我和我的夥伴,捺下的共同指紋。

從荒煙蔓草的初期,在貨櫃屋裡的 sammi 和賴桑,是我最喜歡最喜歡的人物。

他們是我沒說過的良子的爸爸媽媽。在我心中他們永遠都是那個雛形,樸實,平凡,安靜,真正的功勞者。

今年我會把這個作品帶去法國報名,我找到了一個夥伴。我想試試看這條路。

我想對世界說,台灣一直都在。

日本並不是我學習的對象,我的創作對日本人來講太不日本了。但是他們卻能安然地接受。那些我指導的規定的堅持的不要的,都呈現在那些具體而微的細節裡了。我看著良作工場,就會想到我自己。還可以。還可以。那些黑色鐵件跟木皮。那些桌桌椅椅。那些 LOGO 指標,都是我說過的一字一句。

良作工場從頭到尾就是照著我去做一個跟我很像的生物體而已。說到自己,我剛剛洗澡的時候照鏡子,我真的老了。再不快,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交給他們,我的夥伴們,要登頂,我的時間真的不夠了。

而良作工場會留下來。留在台灣,雲林,祥圃。

有沒有我這個人或是我的團隊根本不重要。我今天在地板上睡覺的時候覺得有一種告別的意味在。我想好好感受一下這個我遺傳到我阿公的牛脾氣的各種堅持都沒有遺漏的地方。我堅持要這些人這些夥伴這樣的風格,很多堅持我沒有繼續是因為我會把大家弄死。

不過,良作工場你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了。不久的將來你一定會有自己的魅力。跟我再也沒有關係。

這種轉身的經驗我有太多次,每一次都是不能輕易的別離。

你即將跟世界打招呼。而我們即將離去,卻永不分離。

《關聯閱讀》
好奇心引發的意外──從一個微博帳號,到中國最大的B2B Fashion Showroom
從台南小巷躍上日本舞台:不斷犯錯,才能走出森林

《作品推薦》
一丁目 1-1-5 日本再生術
一丁目 1-1-4 日比谷之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良作工場 Nextland 專頁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