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丁目 1-1-5 日本再生術

一丁目 1-1-5 日本再生術

本來這篇的篇名,我想要取〈羊羹輪胎與長刀〉。在虎之門這附近有最有名的武士刀販賣店,因為以前這裡是武士聚落八幡町;赤坂附近有虎屋羊羹;輪胎故事則在虎之門流傳,歷史非常的久遠。在江戶建港初期,這個故事是有關碼頭工人被夾死,船舶撞壞碼頭,碼頭撞破船舷的職災,這跟我們要談的再生有關,廢棄橡膠再生後,幫了江戶港船運量提升一個大忙。

此地位在港區,談到港區一定要提到森集團。森集團在東京做的工作很簡單,乃萬惡的都更是也。港區是他的根據地,四處林立的大型辦公住宅飯店整合購物、捷運共構的大型高樓,目前東京私人住宅最貴的所在地,就在虎之門,也是森集團的物業。身為虎之門的寄居者,好好的說一下虎之門是必須的,因為它跟日本從泡沫經濟後的再生有著密切的關聯。

然而,回到一開始我的命名主題,的確就是想要模仿細菌槍砲與彈藥之類的命名方式。好聊以慰藉本身粗陋無文的蒼茫。也好去追尋那種爬梳日本細瑣歷史的況味。就在這個虎之門。

基本上,東京本身或說是日本本身就有這種不停地舔舐過去傷口,更正,珍惜過去一切的癖好。已經到了變態的地步。其實不符合常態就都叫做變態,以一物而極來論,日本整體無疑是變態的。

在東京,身為一個台灣來的人,母系血緣中雖然沒有出生證明,但是一看到日本阿姨就想要叫媽媽的血緣關係,有一種孤臣無力像是坂本龍馬看到黑船的感覺,我羨慕的不是這個國家的偉大,而是這個國家形成的進程。

一切一切鉅細彌遺的深怕闕漏萬一,細細咀嚼再三的進程。

日本是個反芻歷史的怪物,都廳道府縣的各個行政區一共算來有四、五百個胃那麼多,每個胃都會形成一個無法取代的聚落,而東京就有三、四十個巨大無比的胃,每個都有著自己奇特的魅力。然後人們就拼命往怪物的肚子裡裡面擠。有時候是當作養分,有時候被當作是排泄物。住在國外的,會定期回來讓他吞吃,住在都內 23 區的,有些是瘤、有些是器官,住在 23 區外的,則像是細胞一樣、像血球一樣,所有四通八達的鐵路捷運就是血管,這樣的東京運作起來,是極為龐大而無人可敵的。虎之門在這樣的怪獸裡,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神經中樞。

舉凡這怪獸對世界給他的任何觸動,所激起的任何控制動作,包括咬噬,撕裂,拍打,抓擊都是虎之門的公家機關所在地決定的。

在虎之門方圓 10 公里之內的區域,有很多有關貿易跟進出口還有國家基礎的商社總部,因為虎之門靠近霞關,而霞關靠近皇居,皇居隔著櫻田門會先看到法務部,而法務部的旁邊,就是日本的國會。沿著皇居,還有岡田新一(應該是最好)的現代建築作品,最高裁判所。

對了,如果想知道新宿的事情,很抱歉我這一年多完全沒有去新宿,如果你想知道新宿的事情。請上網搜尋:新宿。我用純文字沒辦法貼上一個手指頭的圖。網路上很多,我不是旅遊作家所以我真的說不出來。

說到這邊我又要開始 replay 了,不過這也是我真正的主題,不是 youtube 那個三角形,也不是你常在臉書或是手機上看到的圈圈的裡的三角形。

是我第一次學會的日文漢字,在錄影機上面。那時候的錄影機,是日本國力彰顯最厲害的縮影,我的小時候,日本製造就代表棒,優質,帥氣,尊爵不凡之類的。而那個三角形,為我們帶來了日本,那個偉大而美麗的紅白色幻夢。當然不是任天堂而已。

怎麼寫了一千字才寫到再生啊,實在沒辦法,日本實在太過龐大,但是我說過,日本他強大的是國家,不是人民,什麼我沒說過嗎?好吧那我現在說。

日本強大的,是國家而不是人民,replay。

也因此,日本用動漫文化派出代表比克,讓比克代表日本,那個原本正派又分裂出邪惡然後正邪交戰最後又由邪轉正的比克,就是日本的縮影。而比克,他正可以無盡的再生。

什麼你竟然不知道比克?好吧比克是七龍珠裡的重要角色你可以上網搜尋,不過你不知道比克也沒關係反正你沒看過前幾集 007 或是前 6 集的星際大戰也都沒關係。從最新上映的這集開始看就可以。

比克從世界的公敵變成悟空的(助手),而悟空就是美國。日本所憧憬又懼怕就希望能夠跟隨,又從內心隱然想要與之對抗的投射。在悟空一次又一次的進化中,比克經歷了更多殘酷的掙扎,卻永遠也跟不上悟空,可是日本人卻更愛咬牙切齒用自己抱著敵人,最後還讓悟空有樣學樣的比克。

可是悟空死了,而比克只要神沒有死他就可以再生。一直到漫畫的後段,悟空都是死亡的狀態,而比克早已復活過一次又一次。

還可以跑回母星跟另外一個長得跟自己很像的人尼爾合體!就像日本找到英國一樣。這些脈絡並不是我去拼湊的,乃是鳥山明在國內節目中說他在創作的過程中,因為腦力枯竭,參考了很多日本的歷史,才能做出那麼多(冗長的)劇情。

我們都學過,歷史會給我們教訓,一旦會學歷史,那國家必將不死。作為並非歷史上唯一紀錄為神的兒子的耶穌說過,信我者得永生,他這樣說的時候,說服以色列人的,也是用他熟知的歷史。

日本再生的秘術,正是此處。

正面的面對自己的失敗,正面的,雖然膽怯但是直直而去。

這正是這個再生術的絕對奧義,以歷史在灰燼中奮起。

從最高裁判所走過來,過了馬路,地上是山口縣的縣花。深深覺得自己是日本再生之父的安倍晉三的故鄉。就是對著幾乎是戰犯的昭和妖怪的岸信介,安倍從不掩飾自己的血統,用這個大大的失敗給自己永遠深深的警惕。

相信我,他們不會做沒有指涉意涵的事情,任何細節在日本都有指涉意涵。安倍晉三在再次擔任首相的那一年的某個午後,他特別從法務部跑到最高裁判所,然後跑到皇居,跑到千鳥淵,跑進昭和紀念館,旁邊就是戰後遺族館,簡單舉辦一場記者會。好啦他用走的。跑的是我。

這不是一種洗白。洗白是台灣人羞怯承認錯誤的一種聊堪自慰的方式,對安倍來說,那他對自己親上表示的敬意,並且他決定了一條不同於父祖的路。他所期待的寄望的是日本無窮無盡的未來跟後代。

日本經得起失敗,因為他總是攬鏡自照。反芻過去,得以見到未來。2020 年的日本,從現在看到的沖天起重吊臂四起就可以發現,從房地泡沫經濟斷壁殘肢的怪物,面對另外一個甦醒的巨獸中國,相形之下,日本再生得更靈巧、從容、慧黠、準確,以及有著無盡的千年的優雅。

是的,不斷的再生,不管是比克,鳳凰,或是年復一年盛開的櫻花,都是日本再生的象徵。

然而再生後被退去的軀殼或是殘肢,則又是另一個問題了。下次,一起見識日本負面城。

《關聯閱讀》
安倍的山口.悲歡的長州──蔡英文訪日的弦外之音

《作品推薦》
一丁目 1-1-4 日比谷之王
一丁目 1-1-3 Restaurant ANDRE──漂浪男兒漂亮餐廳,與歡喜的目屎
一丁目 1-1-2 壽司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