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丁目 1-1-3 Restaurant ANDRE──漂浪男兒漂亮餐廳,與歡喜的目屎

一丁目 1-1-3 Restaurant ANDRE──漂浪男兒漂亮餐廳,與歡喜的目屎

這是一個只有30個位置的小餐廳。他讓我吃到雙眼熱淚盈眶。我不知道你看過所有對他的描述之後的感覺。但我也想要說一下這個千里迢迢讓我連續兩天且連續吃兩餐的餐廳,還有開餐廳的人。

我不敢推薦他的餐廳。我憑什麼推薦?那輪不到我,我只是個屁。自有人會加添他的冠冕,擁簇他的榮銜,而我沒資格也沒想這樣做。幾乎是吃完每一道菜的時候,我同桌的友人提起,他想哭,他覺得太好吃到讓他想哭,友人覺得感動,必定有部分是來自於他敏銳天生的身家教養,還有後天對於法國料理,分子料理等食物紅酒白酒的後天鑽研與研究,他的感動沒有帶著感慨緬懷,卻帶著充分的認同與理解,那是一種優雅的感動。

我的感動很俗氣。你也知道,我老是常常感動得想哭,我當然想起努力,差距,後天的追趕和犧牲,無名小卒的奮鬥,那是埋藏在我們人生中無盡的寶藏和課題。我想起台灣,我自己,還有很多跟我們一樣從底層努力的人。這兩天的餐點價格大概是500新幣(約新台幣11000元),不含酒。倍乘訂位的難度,航程的距離,每小時工時的等價交換,這餐不是我應該吃得起的,但我實在好命到不行,竟然可以吃到André做的菜,而且連續兩天兩餐。

在那個小小廚房中奮鬥的16位勇者,詩人,畫家,戰士,信仰者,容我向你們鞠一個無所重量的躬。「有日本人,本地新加坡人,印度人,歐洲人,沒有一個台灣人。」André親口對我說。我感到難過,然後轉過去我看到16個佩服,因為他們每天工作16小時。是的。但是他們不是賣命給那些奴役人的企業家。但我也感到佩服,因為他們的Chief,André Jiang,來自台灣。

我不得不提到台灣很多金融財經惡魔美化走狗部隊,一再引用André的說法去美化你們奴役人的事實,非常噁心。但是這只是我的偏見,跟他無關。是的,如果你感覺不舒服表示你還有良心快點醒來!

謝謝你們知道他的,努力,謝謝你們願意在那狹小的地方付出心力。謝謝你們,給我們驚喜。而且是狂喜。有一首台語歌唱到,這是歡喜的目屎,的確,那些眼淚是帶著萬分的高興的。與有榮焉。

我推薦他的精神,他是男子漢,他沒有華麗的學歷,他的志向很孤僻,他不念金融,但是他年營收絕對台幣破億,他不念經營,但是他的餐廳有聲有色,他不念設計,但是他每個細節都設計到讓你如同花朵經風吹撫般的搖擺振動。餐廳的標準字是他畫,雕塑是他,餐碗盤都是他。每一個你感動的細節都是他,這個叫做André的人。男人,台灣人。男子漢,就是最勇敢而且最無懼的人。

有媒體報導說它是印度洋上最偉大的廚師。

這種爛標題也寫得出來。但是算有稍微了解到他的偉大。因為我運氣很好,吃過很多家一二三星的米其林,所以我相信米其林那絕對不是虛名,但是也不能說沒有浪得。André原本在三星的餐廳工作,被師傅派來新加坡開分店,主持餐廳,三年前出來開業。

我以為他就是一個漂流的台灣少年,如果你覺得這世界對他很禮貌那你就錯了。沒人一開始會對一個這樣的少年禮貌的。

這世界無情殘酷而且淘汰人與靈魂的速度如一瞬之光。

這個來自無人知曉的太平洋小小島上的男兒。做出了讓我掉淚的料理。他的料理裡面有著世界。或者說,他的料理架構了他的世界。又或者說,料理對他來說就是全世界。

有法國,有他的雙胞胎師傅,有經驗,有他的人生酸甜苦辣,有經歷,他旅遊世界各地,吃到和他是同類人,用手作的美好想像。有來自各個國家世界海洋的人對他的各種期待,與他分享的各種感動,來自不同語言都不需要翻譯就成為笑容,頷首,掌聲,和高聲不絕地談笑。是的,這就是他的餐廳。連空氣都是美味的原料之一。

我看著Anderé胸前,別個探針。應該是溫度計。

我暗自希望他的料理裡面有台灣,有故鄉,有他難以忘懷的家鄉想像。我沒有答案給你,但我自己有答案,你也要答案的話,飛新加坡,吃一趟。

因為我跟他合照實在太胖太醜,這是我兩次吃飯唯一的不爽。我要好好運動變帥,下次去新加坡跟他合照。其他的,美好到無以復加。其實絕頂是無話可說的。

但你知道我很囉唆。他的好跟白妞一樣。那些黑妞般的好就不要再一直拿來形容André了。

好文推薦:
光有熱情不夠!世界名廚江振誠:「我的廚房裡,現在沒有台灣人。」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明堂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