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丁目 1-1-1

一丁目 1-1-1

開啟傳奇,一般來說都要咒語,而把日本公司的特質排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是咒語。

不信你看。

第一個是:

道理

其它包含:

枯燥
準確
穩定
緩慢
迅速
分散
集中
富裕
節制
充盈

以我在日本的經驗,私自用不科學的感覺來歸納(我從來沒受過科學訓練對不起),我列出了在與日本公司和同事工作時,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特質,令我感興趣,當然,也包含恐懼。

日本社會是不需要用到邏輯的,他們只講道理。

所謂的道理,也就是普遍被社會共納接受的,不在這道理內的,稱為浪。就是出線了,離經了,叛道了,脫離道理了。基本上這些在道理內的特質,是共生共合的。也是日本文化發展出來。純粹是理解人性之後的完全設定。

運用在公司治理上,以前是會社當家,現在是職人稱道,過去眾人遂行單一意志,現在單一意志率領眾人,你可以說是一樣,但是一句話怎麼講,在日本社會就是截然不同的。每一句話都有他的道理。

是的,日本社會的道理,就是要徹底的消除在所有人類行為中,有關人性的部分。

也就是說,這百般設定,就是要屏除人性有可能的相關影響。好讓所被執行的結果,能夠完美的被呈現。

而任何執行的過程,對於日本人來說都是一種創作。任何一種執行出來的結果,都是作品。

在舊銀座電通總部的洗手間裡面,我見過一個溫文的中年人在拍攝廁所的照片,那是個還沒有賈伯斯魔法手機的年代,大叔拿出一台拍立得,拍完之後和年輕人一樣做著搧扇子的動作。然後他仔細端詳照片,把廁所拋在腦後的走了。他的創作文本完成了,而廁所只是他的平台而已。

與其說,我在日本工作的幾年中有什麼體悟,不如說吃了什麼,作了什麼,看到了什麼。

除了工作之外,下班最重要的就是吃飯跟喝酒,近兩年多了跑步,也是為了可以盡情的吃飯跟喝酒,以免身體過於自大跟膨脹了。

這三件事情有著極為奧妙的相關。是的,道理這種東西,就是用在各處都要一樣的,一種萬法歸宗的意味。

日本人吃壽司喝酒跑步跟認真工作的人都多到不行。以至於外國人以為他們「都是」一樣的。

都一樣認真,都一樣是,都一樣是跑步。其實完全不一樣。光是在虎之門一丁目之五的巷子裡面就有七家居酒屋。每一家,都有該去的人。

因為看起來一樣的東西,對日本人來說。其實根本就超不一樣。

這時候就要說到針尖上了。道理一樣,標準卻不一樣。

諸君,道理他不是個標準。他是個理解順序。

每一種店,每一種工作,每一項可以被人類執行的過程,都被細細的分成各種細緻程度不一的標準流程。

所有的事物為了免除掉人性的介入,被分成很多等級。很有趣的是,為了更細緻的服務人,服務等級越高的,人性除滅得越乾淨。

有趣吧。階級越高的越無人性的意味。

越重要的事情越不能相信人性,因為重要的事情,是要用來保護跟服務人的。

這種過程是一種抽離的解構,好讓善的好的正確的被留下,那些會影響成色的人性渣滓,都會被這些過程濾淨。

人性完全消失了之後,剩下什麼呢?

人性。

絕美的,細緻的,靜好的,穿透歲月跟時光及群體的,悄然獨立的人性。 

作,食,動,飲。 

都是如此。

透過這樣的過程捏製的壽司,出神。
透過這樣的製作釀造的吟釀,入化。
透過這樣的過程執行的工作,神工。
透過這樣的理解建造的建築,天作。

很多你在想像中的那些詞語,套在日本經驗的細節中,是那樣的若合符節。

有關聯吧?我真的沒有唬爛你,真的有關聯的。而且我想說的是關聯很深。日本文化的縱向跟橫向建構可以從他們的生活中分明辨識。 

日本人好像個篩子,篩去世界的雜亂,剩下人的純淨。如同那透明的深紅的魚肉。透過那些。可以見到更好的世界。這就不能不談到壽司了。 

壽司在我心中,可以用來深入解釋日本道理文化的斷面。下次我們來好好吃一下,壽司。
 

   

圖片來源:flickr@moyanbrenn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