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失敗】黑田與電通(八):母親的圓月

【東京失敗】黑田與電通(八):母親的圓月

前文請見此

圓月

哈哈哈,前面看得很失望吧!還是很意外嗎?但一點沒錯,我和黑田擁抱之後,還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也不會發生。

會在這時候,預期有著「十八禁」情節般後續發展的朋友們啊!你們大概並不了解我在日本會社工作的種種顧慮跟壓力──

我是日文都說不好的外國人,卻擔任在地菁英們的空降主管,每天一被逮到機會,自是公、私兩面都被攻擊到體無完膚;黑田雖是名門之後、專業表現也出色,同樣每天會被私下議論「還不是靠關係、靠臉、靠有錢洗學歷⋯⋯」。日本人要GY起來是非常GY的,尤其我們公司,更可說是「GY中的GY之最」。

創意人說的八卦都超有創意的:例如很多人都說我是古川社長的海外私生子,也有人說我是國外大客戶的小孩,還有人說我是山口組組長的台灣私生子⋯⋯幹總之都以「私生子」為大宗,說到我都快相信自己真的是了!

來東北後,隨著與同事比較熟稔,傳聞雖減少了很多,但「為了黑田好,我們應該要保持距離」⋯⋯才不,其實主要是因為我很自私,希望不要影響到隨時可能沒有的工作。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窗外的月亮很大很亮,家人對我說過「高緯度的月亮比較大」,我覺得是真的。

我很想阿公阿媽,不知道他們若曉得現在我每天都在日本,拼命想辦法活下來;若曉得我每天都在東京總社,被別人講得多難聽,會有什麼感覺?又會用什麼話安慰我?

想著想著,也想到了分手的女友,一陣難過的情緒襲來。我想是我太脆弱了,剛剛黑田的一陣大哭,讓我也想哭了。

我想,黑田也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跟委屈吧——任性地離開東京、跑到仙台這種鄉下地方,一定會被爸爸罵到臭頭,因為我。

我想黑田的大哭,背後情緒很複雜,想來想去覺得很對不起她,決定起床寫信,好好地跟她說謝謝還有道歉,我太不體貼了。

寫完之後按了寄出,我就開始上 Ptt  看「 76 人板」——沒想到才看沒幾篇,黑田就回信了。太快了吧!不過她沒說什麼,只有傳來一個「:)」,這樣而已。

阿咧好喔。但這樣我突然不知道怎麼回耶。於是我也傳了一個「:)」。

母親

後來我睡不著,決定起床做菜,煮一頓台式早餐給黑田吃。

我到樓下去翻找各種食材,結果只能做出菜脯蛋、辣筍子、荷包蛋、鹹鴨蛋、皮蛋豆腐等──靠北幾乎都是蛋,「蛋」我還是硬著頭皮做。好險我有東港魚鬆跟花生麵筋,以免場面看起來太冷清。我又在冰箱裏找到了綠色蔬菜,川燙後淋上蒜末跟麻油,結果這時黑田突然出現,站在我後面說:「我早餐不吃大蒜。」把我嚇死。

黑田從屬於她的冰箱區域拿出了醬菜,那些醬菜實在太棒了,跟我煮的神奇台灣鄉下白粥異常的適合。我跟黑田解釋我為什麼會做兩種粥,一種是我阿媽教我的、稠到可以用一坨來形容的白粥;另一種是我媽媽教我的,外婆來自京都直傳的白粥。黑田大吃一驚,說我為什麼會說外婆是京都人,我解釋母系:

「媽媽的親生母親,跟一個日本工程師未婚生下了她。而我的外婆,也是她的媽媽跟『日本的客人』生下的。外婆跟日本工程師分手後,從京都帶著剛出生的女兒(也就是我媽),來到南投的集集工作,也是經營茶室。所以我阿爸常怒罵我媽是妓女生的⋯⋯」黑田聽了一直皺眉,我也一直皺眉,因為我覺得黑田好囉唆好愛問。等我煮好的時候發現天啊才兩點多,此時古川先生再度崩潰出場。

古川先生這次的出場顯得超級崩潰,跟他一起破門出場的,是「正宮」的古川太太。

古川先生大吼大叫。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崩潰,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惱羞成怒。古川太太年紀雖然看起來比古川先生大很多,卻溫雅嫻美地從頭到尾一直微笑。跟在後面的香港阿姨也突然害羞安靜了下來,我也跟著幫古川先生害羞了起來。然後古川夫婦上樓。

我擺放三副餐具,邀請阿姨過來跟我和黑田一起吃粥。阿姨邊吃邊哭,用著香港腔和日本腔融合的中文對我們說,古川太太以前是她的客戶,她和古川先生在一起的事情,是經過古川太太同意的⋯⋯黑田一直點頭,她說她也會同意。可是黑田,你沒有先生啊,你是要同意什麼啦!

但是當時我突然發現,我對黑田其實一點都不了解,她的喜怒我很陌生。我只是喜歡她,但是我既不了解她,也從沒有試圖去瞭解過,一切都是我在自己爽,難怪我不懂黑田的哀傷跟哭泣。

想著想著我開始掉淚,結果反而是黑田跟阿姨一起驚訝又擔心地看著我,我好像突然了解赤木的心情。我說我被筍子的油辣到眼睛,這個連我自己也不相信的理由,然後起身去洗碗,說我要先睡了。

回到房間後,心情非常複雜,我又想到了母親和她的家。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imy27feb@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