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失敗】黑田與電通(五):驚喜的笑容

【東京失敗】黑田與電通(五):驚喜的笑容

前文請見此

驚喜

古川先生跟香港阿姨,有時候是很脫線的「天兵情侶」──來到宮城後,古川先生後雖然貴為支社長,但他還是像以前擔任業務時一樣,常常自己跑去客戶公司拜訪,然後跟對方胡亂推薦自己的同事「絕對可以推出新的、讓你眼睛一亮的創意」,直到回來公司後才驚覺大事不妙。

香港阿姨則是一邊罵他,一邊跟我一起想方設法補救、在一團忙亂中繼續服務客戶──我們主要負責サッポロ在華文區域的廣告策略制定,同時也參與關西推廣的啤酒商品企劃專案。

我們在仙台支社的宿舍,是電通特別斥資興建的現代化建築,宿舍前有個日式庭園,做得很美,我常在出門上班前,站在這裡發呆。這間宿舍有三層樓,一共住了 20 多人,但我來到此地之後,還沒看過其他人──我總是在其他人起床前離開、大家都下班後才回來,避免各種工作以外的交際。(理由後面會說)

雪一連下了好多天,忙碌的工作也持續著。身為電通的「高等社畜」,「過勞死之前一定都不能停止工作」的決心,是非常強烈的。

緊湊匆忙的日子一天天過去,東京也日漸顯得遙遠。我的記憶時間軸裡,自然更完全沒有當初黑田曾經來過新橋居酒屋的記憶。

但就在要過聖誕節的前兩個星期,剛剛完成、播出新的慶祝短片後,當我累成く字型地坐在庭院中,卻聽見一陣卡卡的步伐聲──

隨著聲音轉頭看過去,我頓時嚇到下巴如尾田畫筆下的人物一樣掉下來!

「黑田來仙台幹嘛?!」

我還沒有回神,古川先生跟阿姨的聲音就冒出來了,「としおさん!」我不知道該感謝他們過來化解尷尬,還是該恨他們又讓我跟黑田沒有獨處時間。當天,古川先生、香港阿姨和我,就一起盡地主之誼跟主管的責任,請黑田吃飯替她接風。

原來,本社已經同意了古川先生的邀請、與黑田的申請,讓黑田以「本社企業局本部長」的身分,支援這次的 サッポロ 共同合作專案一年──從今天起,黑田就是我的夥伴了!香港阿姨嚷嚷著:「雖然名義上是支援你,但只有我才能使喚指導黑田!」我說好。

笑容

古川先生在吃飯的時候一直用日文說,黑田真的願意來東北,實在太令他震驚了!阿姨一直幫我「翻譯」古川先生的意思──不過因為都是狀聲詞、大意一下就沒了。

阿姨則對我說黑田願意來,真的太厲害太好了,感覺上就像是黑田官兵衛加入伊達政宗那樣,我問那誰是片倉小十郎,阿姨說是我。我說真的假的,我是外人不可能,大概就是個小姓這樣。阿姨則回古川先生很看重我,她會說我是片倉,不是因為黑田來幫我忙的關係。我說我知道啦我日本歷史很好,因為我都有玩《太閣立志傳》。

黑田便問我,欣賞日本戰國時代的哪個人物?我跟黑田說我的偶像是木下藤吉郎。她說「喔!是太閣啊!」我說但是我喜歡藤吉郎、不喜歡太閣跟秀吉。黑田笑說:「他們是同一個人好嗎?」我說:「才不是,秀吉當上關白後,就變成別人了。」

這是我第一次跟黑田聊天,開頭竟然是豐臣秀吉的成長史──之所以能聊這個,其實是因為我很愛打電動啊!我在來到日本之前,凡是跟日本有關的知識,大都是從電動、漫畫跟小說中來的,不聊這些,我不知道還能跟日本人聊什麼。

然後胖宅我就開始狂講漫畫了──因為想起商社的無情,我提到深見惇跟她在《惡女》中描繪的角色田中麻里鈴,沒想到黑田大感興趣說她有買。開啟了漫畫話題實在太棒了,因為我真的只能跟日本人聊這些。(對不起我比較無知)

但黑田因為看的都是日文版,所以有些人名跟漫畫書名我對不起來。例如有一部漫畫台灣翻成《魔力小馬》,但在日本叫做《潮與虎》(うしおととら),我們兩個就在它的名字上「鬼打牆」很久──

我說我很喜歡一部叫做《魔力小馬》的漫畫,主角一個叫小馬、另外一個是阿虎⋯⋯「蛤?」黑田皺著眉問我,她先說了一部主角是馬的漫畫,我說不是,主角是一個寺廟住持的孩子、用長矛降妖除魔主持正義。黑田馬上說:「啊!是《孔雀王》嗎?」實在好可愛!

後來我拿筆來畫,她瞬間說出「潮與虎」的名字,可惜我日語不好沒聽懂。於是我就模仿「小馬」拿獸矛的動作,她瞬間大笑拍手。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印象中總是神情嚴肅、緊繃的她,如此放鬆的樣子。

(未完待續,下篇請見此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