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槍擊、慘案頻傳,美國人為何仍支持擁槍?
圖片

「我不懂,為什麼槍枝會讓我們更安全,」同學Tim抱怨,「你們贊成管制槍枝嗎?」

Tim在進博士班前,在一間銀行擔任過櫃台職員。有天一名顧客走上前,可能因為卡在褲子裡不舒服,就把手槍砰的一聲放在櫃台上,並且開始和Tim旁邊的女同事閒話家常,一邊處理銀行業務,而女同事也有說有笑。

Tim感到相當震驚。「我的女同事竟然聳肩說,如果顧客帶槍,萬一歹徒進來,也可以保護我們,」Tim描述時雙手張開大力揮舞著,「但那是個致命武器耶!為什麼會有人沒事帶在身上啊?萬一不是要保護我們,而是傷害我們呢?」
 
「你支持槍枝管制嗎?」在我們系所問這個問題,樣本偏誤一定超高。我們學校在加州又是政治系博士班,眾多的非美國人大多都像Tim一樣,認為槍枝相當危險。但Joe卻是個少數。Joe是不折不扣的自由派,極力支持擁有槍枝,和Tim在研究室內爭論起來。一時之間,兩派人開始交鋒,話題轉向大規模槍擊案。
 
2012年12月14日,美國康乃狄克州桑迪·胡克小學發生校園槍擊慘案,造成28人死亡,其中包括20名兒童。這是2012年以來美國發生的最血腥、死亡人數最多的槍擊事件,也是繼2007年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槍擊案後(導致33人死亡),最嚴重的校園槍擊案。當時,輿論大譁,該案引起了人們對於槍枝管制的反省。

但這趨勢似乎是短暫的。根據美國丕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2014年的民調顯示,自大約2000年起,越來越多美國人支持擁有槍枝的權利,而支持管制槍枝的人則越來越少。2013年至2014年的民調更明顯地呈現交叉趨勢,支持擁槍權的美國人民(52%),首次超過支持管制槍枝擁有權(46%)。

更甚者,更多美國人相信槍枝可以保護人(57%),而非讓人更危險(38%)。即使在桑迪·胡克小學慘案發生後的數日(2012年12月17日至19日),民調也顯示,將近一半(48%)的美國人認為槍枝擁有權有助於保護人們,避免其受害(見表一)。最令人訝異的是,甚至有許多槍枝支持者,在慘案受害家屬表達支持槍枝管制時,大聲抗議,表示該案是個騙局,認為受害家屬是騙子。

表一:槍枝擁有權會讓這個國家更容易......?資料來源/美國丕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這情勢令人費解。為什麼美國人支持槍枝擁有權呢?當孩子們枉死在槍下時,為什麼美國人仍「執迷不悟」,持續支持人民擁槍? 如果沒有槍枝亂竄,不就代表這些孩子不會死於非命嗎?此外,為什麼修法會碰到重重阻礙呢?如果擁槍權有其漏洞,為什麼人們不支持改變呢?

圖一:你認為槍枝管制應該要更嚴格嗎?(顏色從深至淺:更為嚴格、保持原樣、較不嚴格)。資料來源/蓋洛普諮詢公司(Gallup)

美國人支持擁有槍枝,要回溯其歷史:你可以說是因為當初人民舉槍起義反抗英國殖民,你可以說是美國的拓荒精神,你也可以說是1791年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有備有及佩帶武器之權利。

歷史上,美國擁有槍枝的家庭更佔了四成(見圖二),這數字大概是先進國家之最。簡單來說,畢竟大家習慣擁有槍的日子,沒了就像被剝奪了什麼,更何況這還是憲法賦予的權力。這種權力可說是一旦釋出了之後,就很難有收回的可能性了。

圖二:你家有槍嗎?資料來源/蓋洛普諮詢公司(Gallup)

為什麼擁槍修法又碰到重重阻礙呢?為了大家生命財產,而限制致命武器的販賣,怎麼會如此困難?美國是民主國家,要回答這問題之前我們必須想想,誰擁有槍?誰賣槍?因為槍枝管制對這兩個群體最為不利。全美將近有一億人擁有槍枝,如果將擁槍人士的持槍目的進行分類,可分為運動、保護身家安全以及「反對政府暴政」。前兩者大多支持將法律修得更為安全,但最後一群人,卻極力反對修法。他們大多由美國全國步槍協會(英語: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簡稱NRA)組成。
 
NRA擁有450萬個會員,約有150年的歷史,過去的地位類似保險公司(就像美國汽車駕駛人協會AAA),保障擁槍者的安全。但在1977年的NRA年會上換了新的領袖後,NRA立場就越趨保守且極端。NRA對贊成槍枝管制法案的國會議員從不客氣,只要是公開支持槍枝法案的國會議員,都得面對NRA的抵制,並受到選票的懲罰。以科羅拉多州為例,在康州小學槍擊慘案後,通過法案加強槍枝管制,包括對槍械雜誌的廣告設限,嚴格查核槍枝購買人的身分等做法。可是相關法案擋到了NRA的財路。於是NRA策動保守派大亨寇克兄弟(Koch Brothers)出大錢刊登、播放廣告拉票,罷免了促成槍枝管制法案的兩名科州參議員,這顯示了槍枝法案的政治代價有多高。
 
如果更進一步觀察,會發現有80%的共和黨人士,認為槍枝有利保護人民,在中立選民中則佔 62%,在民主黨中,則只有35%。這代表贊成槍枝是否保護人們又呈現黨派分裂的局勢,讓槍枝議題更為複雜。身為台灣人應該很好理解,只要扯上藍綠,議題理性討論的空間就銳減,在美國更是如此。因此,槍枝法案這燙手山芋, 自然沒有什麼政治人物敢碰。
 
不過,即使政治人物鮮少觸碰該議題,不代表美國人不支持更嚴謹的修法。事實上,槍枝管理法案的確越趨嚴格,在甘迺迪總統以及馬丁路德金恩被刺後,美國國會修訂了槍械管理法案 (1968 GCA, Gun Control Act), 擴張了管制的範圍;1986年,修訂了槍主保護法 (GOPA, Gun Owner’s Protection Act),從該法公布之後, 再也沒有新的機槍進入私人市場;1994年,經過多番折衝樽俎,當時的總統柯林頓終於說服國會簽訂罪案防治法案(Violent Crime Control and Law Enforcement Act of 1994) 以及布來迪手槍暴力防治法(Brady Handgun Violence Prevention Act) 又稱布來迪法案 (Brady Law)。布來迪原來是雷根的新聞秘書,在雷根總統1981年遇刺時,遭到池魚之殃,從此癱瘓。他的太太莎拉,後來成為手槍控制公司的主席,是美國最大的槍械管制支持組織, 致立於槍械管制。這兩個法案可以說是管得最細也最苛的法令。這些法案的規定和管制的項目,一次比一次嚴,也一次比一次廣泛。
 
此外,自2009年後,大規模槍擊案逐漸減少,死於相關案件的受害者也逐年遞減。然而,這不代表美國很安全。自2012年康州慘後後,美國每年仍有至少20件大規模槍擊案。這也許和相關規定有關。按照布來迪法案 (Brady Law)規定,買槍的顧客必須受背景調查,店家可以透過網路調閱「全國犯罪背景即時調查系統」(NICS),以決定是否要販賣給該客戶,相關手續不會超過五分鐘。
 
然而,這個規定卻有兩個很大的漏洞。首先,由於隱私相關規定,心理疾病的相關資料並不會出現在系統內。美國目前每一萬名顧客中,只有五名買槍顧客會因為心理疾病而被拒絕買賣,但美國擁有心理疾病人口的比例卻遠遠高過於此,因此槍枝極有可能會販賣給有心理疾病的顧客。2007年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校園槍擊案,造成32人身亡的兇手韓裔青年趙承熙,就是一例。此外,相關規定僅限於擁有牌照的販售店,私人間的買賣卻不受管轄,這導致槍枝管制有明顯的漏洞,也因此,槍擊案仍層出不窮。

回到最原本的問題,為什麼多數美國人認為槍枝事實上可以保護人呢?老實說,我並沒有找到答案。但認真想想,美國人的邏輯也挺簡單的:既然大家幾乎都有槍是既定事實,那麼,你自然也得拿著槍保護自己吧?
 
Joe在「辯論」後,有點無奈地說:「我成長過程中很長一段時間在科羅拉多州度過。這種地方,你碰到問題,打個電話給州警,有時他們回會答你:『好,那我下星期三路過時去處理一下。』如果碰到掠食性野生動物還有想要傷害你的人,你沒拿槍可說是一點勝算也沒有,打電話根本沒用。這種情況下,你認為槍能不能保護你?」我瞄一眼丕優的數據,支持保護擁槍權百分比,鄉村: 68%、城市:42%。

好吧,Joe,也許你是對的。

資料來源:

[1] 美國槍枝管制簡介

[2] The Promise: The Families of Sandy Hook and the Long Road to Gun Safety

[3] Gallup
 
[4]
Pew

[5] A Guide to Mass Shootings in America

[6] The Biden Gun Control Task Force: Risks and Rewards

[7] Evaluating Gun Policy

[8] Vice:Do We Need Stricter Gun Control? - The People Speak
 
[9]
Mass shootings toll exceeds 900 in past seven years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奧利佛/Political Animal

奧利佛,大學聯考時,聽到同學說當外交官可以看現場的世界盃足球賽,就進了外交系,一路念到政治系所博士班。
古希臘人認為,人是天生的政治動物,人們在公共活動中充分展現他的德行。
生長在民主國家,認為所有公共政策的存在與否,代表著民心向背,因此熱衷於政策成型的原因,尤對美國以及台灣的公共政策,深感興趣。
目前在美國太平洋時區(Pacific Time Zone)一所大學就讀,熱愛政治與電影。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