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被「凹」怎麼辦?──為了名聲先忍忍,不要怕當別人的免費工

新人被「凹」怎麼辦?──為了名聲先忍忍,不要怕當別人的免費工

對於剛入行的新鮮人來說,常碰到的問題就是:「是不是應該幫別人或前輩做一些免費工?」在電影圈當菜鳥編劇,像是被凹免費寫寫故事大綱、免費翻譯一些文件等就頗為常見。

曾有人提醒我不要白白給人佔便宜,因為到最後,人家不見得會真的因為感激你,就給你一些實質的回饋。這件事情在職場上很常見,而台灣上一輩的主管通常又會拿他們自身的成功經驗告訴你:你就盡量多做吧。但這件事情,真的只是單純「凹與被凹」嗎?

美國電影圈有一句話很有名,"Be nice to people on your way up you because you'll meet the same people on your way down."這句話的意思是「要對所有的人和善,因為你往高處爬與往低處掉的路上都會遇見他們。」

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聽說「六度分隔」理論,那時候會與朋友假想我們跟各種名人之間的距離:湯姆漢克斯、史蒂芬史匹伯甚至美國總統等。我們幻想著未來跟這些人僅僅只有一步之遙的機會。開始做電影之後,我迅速的體會到這個圈子基本上是「一度分隔」,且不說這圈子就是這麼小,轉來轉去就是這些人,而且往往你的名聲會遠比你本人更被其他人認識。電影圈靠本事、靠機運,但這些都遠遠比不上你的名聲,以及關鍵時刻是否會有人願意助你一臂之力;或是把你拉下馬。

這裡不是要鼓吹去討好別人、拍人馬屁,而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不要忘恩負義、自私自利、對別人頤指氣使。因為你們很可能在未來會有機會合作,而電影這一行當本來就不是一個很「客觀」的世界,你是否有才華遠不如別人對你的觀感重要。我碰過不少本事不差,卻因為性格不太好而一直很難有機會的人,反之,有更多是根本沒有什麼本事,卻因能讓關鍵人物喜歡他而得到別人也許得奮鬥多年才能得到的好機會。

你也許會覺得電影圈聽起來很不「公平」。可是別忘了,「做人」也是一種才能。更何況做電影是與多人協力合作的工作,導演大衛芬奇用過一個比喻,我認為很貼切:「拍電影就像是導演站在一百米以外的地方,對拿著一隻畫筆的一百人大喊他的指示。」怎麼在有限的時間、資源內,讓幾百人的組有效的往同一方向前進,這是溝通能力、管理能力、組織能力的綜合展現。

有些運氣好的導演能找到願意忍受(也許他們本人很享受)他們脾氣的工作夥伴,這人也許能有本事幫他去團結他的團隊,成功完成每次的任務,但這真的只是極端的少數。

回到最一開始的問題,我想告訴大家我看到的美國跟中國的情況。如果你人在美國工作,「免費工」這種行為不但不建議,也不會被認可。因為美國的編劇是有工會的(WGA, Writers Guild of America),做任何工作要收多少錢都有規定,破壞行情是不會被允許的。

然而,如果你人在大陸,這卻是一個發揚自己很好的機會。我的觀點是,你是新人,不先給別人看你能做什麼,人家怎麼敢付錢把一個計畫交給你呢?你得先證明你不但有能力而且「很想要跟這人工作」,有的時候對方其實是在測試你的態度,而不是真的想佔你便宜。

當然啦,我運氣比較好,碰到的人都有給我這個機會,我知道有不少人是就這樣無止盡的被利用下去,所以這還是要看對象的。

作為一個電影從業人員,你若是想要一直有人找你工作、願意跟你一起拍電影,首先得要好好待人,千萬不要恃才傲物,這種態度不論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帶來任何好處。

總而言之,做電影就是以人為核心,但這人的能力又沒有一個客觀、具體的標準可以評估的奇妙工作,很多時候別人的「印象」、「聽說」、「感覺」,就是工作成敗關鍵的臨門一腳。不只限於電影這行,我想在各行各業都一樣,因為當你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就會發現:原來每一行都很小。

當你決定要「被凹」或者「不被凹」的時候,你可能要知道「對方可能會因此給我機會」是一件機率不高的事情,但是「其他人可能會因此給我機會」的機率大多了。說到底,不管你決定要被凹或者不被凹、又如何理解被凹之後會不會有實際回饋,你都要記得,這都是你形象的展現。而做人,永遠最難。

《關聯閱讀》
〈聯合國升職記〉代表UN全貌嗎?──正職「菜鳥」的另一種聲音(上)
天啊!我竟然在倫敦當起了「高年級實習生」

《作品推薦》
即使不是自己的功勞,你也應該要全力以赴
「自我感覺良好」的職場成功學:只有當你先看重自己時,才會變得重要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黃瑞祥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