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不是自己的功勞,你也應該要全力以赴

即使不是自己的功勞,你也應該要全力以赴

我是一位電影人。我的工作內容不像一般人對電影工作的幻想是在拍攝現場盯著螢幕或跑來跑去的幹活,多數的時候,我都是坐在電腦前拿著我的頭撞電腦螢幕,恨不得把下一場戲就這麼撞出來的策劃與編劇(近期終於取得的新稱號)。2011 年從電影學院畢業後,我在北京工作整整四年的時間,這是我作為一位不新不老的電影人的一些心得與感悟。

我有一個做電影的朋友,大我一歲,入行比我早一兩年,認識他的時候我心中一方面把他當前輩看待,另一方面也期待與他合作。後來在我介紹之下,我的老闆也讓他一起來參加我們的劇本課與劇本會,參與他當時監製的電影開發。

那時我天天都十分興奮,每天都在搜集資料、拉片子、寫筆記,還有點自以為是的寫了很多場戲,想著提供給導演與編劇一些想法,也期待這些前輩能給我一些反饋,例如是好是壞、可用不可用(其實被說寫得不好,往往比被誇獎收獲更多)。

這段期間,我為了別人劇本前前後後也寫了不下萬字,甚至還在劇本討論會之外的時間拉著朋友私下討論,為的就是能夠突破目前的劇本困境。而這位大我一歲的朋友比較含蓄,我當時不確定他是沒想法、保留實力還是不想說太難聽的話(談劇本很容易起衝突的,我年輕不懂事時就經常得罪人),總之,他說得少,寫得更少。

直到有一天討論會結束後,我們一起去搭公車,「你為什麼要那麼拼命?」他劈頭就問我。我愣了一下,說自己性格就是如此,做什麼都要努力做到最好,不然就別做阿。

「這又不是你的劇本,就算這電影拍出來,別說一分錢,連個署名都不會有,有這種時間精力,不如拿去做點別的事情,例如寫寫自己的劇本,」他又說,等到老闆有機會拍 XXX(某個他很喜歡的作品)時,再全力以赴的寫那劇本就好。

我當時其實很想問他:「你憑什麼覺得到了那時候,老闆會把機會給你而不是給我呢?」

是,把我的精力與時間花在成就別人身上似乎很不值得,可是根據我的理解與推斷,老闆叫我們來參加討論會除了給我們磨練自我的機會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從中理解我們的能力與工作態度。

如果非要等到那「夢寐以求的機會」才施展本事,不是不行。但問題是,當那絕佳的機會來臨時,老闆會選擇一個對他能力毫無所知的人上場,還是像我這樣,也許看似技不如人,但至少清楚知道我能耐在那裡的人呢?

至於自己的創作,更與此事毫不衝突,甚至還有所幫助,因為我白天寫別人的東西,可以讓我晚上把自己的劇本寫得更好。

我喜歡做電影也喜歡看足球,對我而言,做電影跟足球比賽很像──人人都想踢重要的比賽、都想在重要比賽中一舉成名天下知。看看每年各大重要盃賽塑造出多少球星。

但是,如果你不願意去踢小比賽,不願意用這些機會鍛鍊或展現自己,有誰會知道你的本事?又,你的本事又要怎麼鍛煉呢?

拍電影、踢球都不是用想的或用說的,都得是去一腳一腳踢、一筆一筆寫、一部一部拍,才能累積出實力。有天份或悟性高的人也許可以縮短這個過程的時間,但即便是黑澤明、奧森威爾森、法蘭西斯‧科波拉也是拍了多少片子、寫了多少劇本,才能拍出曠世巨作;奧森威爾森雖然 26 歲就拍出《大國民(Citizen Kane)》,但在此之前他導了多少舞台劇、寫了多少廣播劇才鍛造出後來電影導演/編劇/演員皆優的傳奇?

不要只看那些成功人士的代表作及其之後的作品,要看的是他們在此之前累積了多少,才能有今天的成就。而且通常,他們失敗的作品往往比成功的多,但失敗的累積,都是通往代表作的必經之路。

這想法看似老生常談,但在進入職場之後,要能真正說服自己「別人的功勞就是自己的舞台」實在並不容易。

記住,什麼「團隊精神」、「捨己為人」之類的說法都無法支撐你身心俱疲的時候還能往前走,你唯一要想的就是「自己」──只有讓自己撞得遍體麟傷之後,才會成長,而你的伙伴與貴人才會真正意識到你的貢獻與價值。

至少對我而言,工作之後我才學會的事情之一是:「創造機會」以及「把握機會」的本質相同,那就是隨時全力以赴。

《關聯閱讀》
姊的時代,尚未降臨日本職場──從「小妹」到「一姊」的漫漫長路
好萊塢最美的風景,不是豪宅與明星,而是努力尋夢的人們
專訪劇場才子蔡柏璋:不為自己設限,成為世界的「台南人」

《作品推薦》
台灣電影人在大陸,優勢剩下「文化」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